第六百六十章 就是你干的(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六十章 就是你干的(二)

    黄勇终于意识到这个刘云鹏今天是有备而来的,不过他根本就无需担心,因为事实的真相他身前的那个中年人清楚的很,所以对他来说唯一要做的就是配合对方,把这场欺骗之戏演好,便算是很好的完成了任务。

    果然刘福贵开口说话了,虽说他现在清楚了儿子此番与他共进晚餐的真实用意,但当对方真的如他所料想的那般去实施了,他的心中难免还是升起几分难过之情,连带着的他刚刚对儿子燃起的一点好感,也在后者的一番怒骂下,变的荡然无存。

    不过老江湖终究是老江湖,刘福贵的任何心态你都不可能从他的脸上察觉出半毫,他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沉声的问道:“黄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总,是这样的,那个李小姐他……”黄勇刚要开口解释,可还没等他两句说完,就听刘云鹏怒火中烧的插话道:“爸,黄勇他们擅自放慧如出工厂,而且还很有可能伪造了你的笔迹,做了假的通行证。”

    刘云鹏现在已经无所谓李慧如的死活了,再他看来,不管对方现在是否是真的在工厂外面,对自己都不重要了。

    因为他很清楚,在末世下男人的**是何等的强烈,每天被生活艰难所困,很容易让人滋生出各种不好的念头。

    【≦,..

    工厂原本存活下来的女性现在全都成了那些手下纵欲的工具,而向李慧如这样美色兼收的极品更是他们意淫的女神。

    所以刘云鹏认为李慧如很可能早就被这帮家伙不知道撸到哪里各种奸淫了。

    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不能接受的。他虽然喜欢玩弄女人,但像上述情况被糟蹋过的女人。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碰的。

    所以李慧如是擅自出工厂也好,亦或是被诱拐出去也罢。都些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利用她的失踪,把黄勇这个混球所做的垃圾事情个揭露出来,好让他得到应有的处置,这才是刘云鹏的最终目的。

    黄勇当然不会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哑口了,他不紧不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并将之摆放到了饭桌上:“少爷,我黄勇怎么敢违背刘总的意思擅自放人出工厂呢?刘总,您看,这是手下今早交给我的通行证。我查看过上面的笔记迹,的确是出自你手。而李小姐今天便是拿着这个和手下说是您安排她外出办事的。”

    刘福贵不动声色的拿起了桌上纸条,只是这张纸显然是被撕毁后重新粘帖的,所以他不由皱眉道:“这个怎么会这样?”

    “这个……”

    “爸,这个是我撕的,我怀疑这个是伪造的,我相信你不会安排慧如一个女生出去办事,所以气不过就把这个玩意给撕了。”刘云鹏觉得自己理在心中,所以说起话来底气十足:“不过没想到还被他们给粘起来了。不过也好,爸,就请你看看这通行证是否是你手签的,还有你是否有派慧如出去。”

    刘福贵煞有介事的拿起纸来前后看了两眼。而后在手里边摇边道:“李慧如我当然不可能派她出去,她能帮我做什么?除了浪费工厂的粮食外,什么用都没有。另外。这字的确是我的字,但却不是我亲笔签署。你们看这个纸的厚度和透明度,在仔细看看这笔记的生疏。明显是临摹上去的嘛!”

    “哼哼,怎么样,黄勇,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我爸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吧”得到了自己想要答案的刘云鹏,心理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

    他适才还真担心对方是自己老爸要求出去的,那他就真的没折了。

    “少爷,李小姐真的不是我放出去的。刘总,我跟了您这么多年,我的为人您应该很清楚,我怎么可能会干那样的事情,何况李小姐还是少爷的人。我……”

    “好了,黄勇,你不用解释了,我相信这件事情和你无关。”刘福贵摆摆手,很不耐烦的打断了黄勇的话语。

    黄勇也是很知趣的没再往下说,可是刘云鹏却是依旧不依不饶:“爸,你别被他说的迷惑了啊,你看这假通行证,还有慧如乘坐的是没有手台的车子,哪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这根本就是背地安排的。”

    刘福贵大手一挥扭身指着身后的黄勇道:“云鹏,你知道黄勇跟了我多少年吗?快20年了,我对他要比对你了解的都清楚。你说今天的这件事是他做的,你有切实的证据吗?关于车子没有手台的事情,那是我零时要求的,因为外面局势紧张,人手调动之后,我需要工厂各点保持通讯流畅,以确保遇到危险时各点可以及时通报。所以就取消了外出小队的手台配发,以保证各守卫要点都能有手台联系。而这个假通行证,我看根本就是李慧如自己临摹的。”

    “爸,这怎么可能?”刘云鹏显的有些着急,他发现自己的老爸似乎有意在袒护黄勇似得。

    “怎么不可能,你不觉得这事情来的也太蹊跷了吗?为何李慧如那丫头早不走晚不走偏偏选择今天走?哼,要我说啊,恐怕还是因为昨天我说了她几句的缘故。我不得不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心理承受能力实在太差,就被说了那么两句,就心理不痛快的想要逃离这里。也罢,人各有志,既然她要走,那你拦也拦不住,这样也好,省的她耽误你的前程。”

    “爸,不可能的啊,慧如她绝对不可能因为这点事情就离开工厂的,这事情根本就是黄勇他……”

    “够了!”刘福贵突然拉下了脸色,一改之前慈父般的表情,他厉声斥道:“这件事到此为止!云鹏我希望你别忘了昨天我和你说过的话,至于这个李慧如你最好给我尽快的忘掉,另外她这次如果说还返回工厂,我也会找她谈话,让她远离你的。记住,现在这个末世,是灾难,同时也是机遇,知道吗?只要你从现在开始好好的努力,有朝一日,你就必定能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云鹏,你是我刘福贵的儿子,身上淌的是我刘家的血脉,所以你一定要争气,别给列祖列宗丢脸!”

    刘云鹏的肩膀被刘福贵捏的生疼,但他不敢哼出半点声音,他明白此时此刻自己最好老实的听讲和答应对方的要求,否则一旦有什么不当的言辞,必然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