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意想不到的来客(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六十五章 意想不到的来客(二)

    ps:感谢diguoxingren投的月票

    “那车里的情况呢?还有其他人吗?完毕!”对方是否是独自前来,这点的确非常重要,也直接关系到他们下一步该采取何样的应对措施。︾,

    林俊夫再次将监控镜头移动至香樟树障后的丰田凯美瑞轿车上,可惜无论他如何调整焦急和拉近镜头都无法看清车内的情况,他颇感无奈的如实汇报道:“老徐,车子上有贴膜,无法看清车内的状况。完毕!”

    既无法搞清李慧如此行的目的,也没法得知车内的情况,这让老徐彻底没了办法,他不可能在没有任何讯息的情况下,下达指示。那样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而就在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手中的手台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老林,你看看能不能看轻对方车子的车胎,通过车胎也可以大致判断出车内的人员数量。完毕!”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对车子颇有研究的王忠瑜,好在老徐和林俊夫的这次通话用的是别墅内部通用的固定频率,否则王忠瑜也没可能得知他俩所遇到的难题。

    对啊,王忠瑜的提议无疑给陷入僵局的侦查工作带来了一丝曙光。

    当下林俊夫没有耽搁,赶忙将镜头拉向了丰田凯美瑞轿车的车胎上。

    通过不断的镜头拉近,林俊夫还算清楚的对车胎的受压状况做出判断:“老徐,从车胎的情况看,车内应该没有人了。不过我也不能肯定。完毕!”

    “知道了!完毕!”对于林俊夫的不确定,老徐表示理解。

    别说是他。恐怕包括适才提出此方法的王忠瑜在内,就没人敢保证在这黑夜单凭监控设备判断出车内载人的真实情况。

    不过有分析总好过去无分析。不管怎么说现在好歹有了点线索,那便是李慧如这次很大可能真的是只身前来。

    即便不是只身,随行的人员也不会太多,如此的话,即便有什么突发状况,以别墅的人数优势也是足以应付的了的。

    当老徐对手头所掌握的信息做着分析判断时,其手中的手台又一次响了起来,这回来电的人是胡晓东:“老徐,要不出去和她沟通下。看看究竟是什么个状况吧,我看这y头确实是来寻求帮助的,不太像是装的!完毕!”

    这样下去的确不是办法,老徐想了想与其在这里和对方耗时间,还真不如出去直接和对方摊牌。

    毕竟,对方怎么说也就是女人而已,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老徐还是做出了必要的安排:“好,我现在就出去和她谈。大家务必提高警惕。完毕!”

    李慧如砸门砸的手也疼了,嗓子也喊哑了,但回应她除了自己的回声外,就只剩无边的寂静和萧瑟的寒风。

    “李慧如。这么晚了你来别墅做什么?”老徐突然出现的声音就像是严寒中的一丝暖流,让几乎绝望的李慧如激动的差点流了泪:“徐……徐连长。”

    李慧如快要失控的状态让老徐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试探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工厂那边出了什么事儿?另外。就你一个人来的吗?”

    “徐连长,求你帮帮我啊。工厂没有出事,是我。是我出事了,你放心来这里的就我一个人,没有旁人”李慧如语无伦次的话语愈发让老徐觉得奇怪,不过有一点倒是让他稍稍放心,那便是对方的确是只身前来。

    “工厂没事,你怎么一个人跑来了?刘总呢?还有你那个男朋友呢?他们怎么放心你一个人过来?”老徐就像个查户口的糟老头,一问起来就没个停。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刚才的问话刚好触碰到了李慧如的痛楚,再加上此地空旷冰冷的气氛烘托,李慧如竟然失声痛哭了起来。

    当了大半辈子军人的老徐,最害怕的莫过于就是女人的泪水,李慧如此时的举动,顿时让他有些无措:“那个,小李,你……你别哭啊,有什么事情慢慢说,这个……哭解决不了问题的嘛。”

    “徐连长,我现在无家可归了,求你务必收留我啊,求求你啊!”

    老徐现在非常后悔没让林俊夫出来进行这次交涉活动,不管怎么说后者好歹从事交警工作多年,应付这类事情应该比自己要得心印手的多。

    让一个女人就这么呆在寒风里凄厉的哭泣着实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担当,至少徐仁杰是这么认为的。

    徐仁杰仔细观察了下别墅外停放的那辆一动不动的丰田凯美瑞,似乎看不出什么异样,但他还是不太放心拿起手台和林俊夫确认了一遍:“老林,有没有新的情况!完毕!”

    此时的林俊夫比之老徐一点也不轻松,他不仅要注意大门处李慧如的举动,还得留意凯美瑞的动静。

    盯着显示屏看的时间长了,让他的双眼开始有些发花。但是在目前的局势下,他不得不强大精神,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没有,老徐,车子那边我一直盯着在,看样子似乎是没人了。完毕!”

    “好的,大家伙都注意了,我现在上去开门放人进来。完毕!”

    “你当心点老徐,有任何危险立刻返回。完毕!”

    胡晓东的担忧是发自内心的,而且徐仁杰之所以敢去接近并放李慧如进屋,很大程度是对背后队友们的信任。他相信他们会将对自己的任何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

    老徐的身影从吉普牧羊人的背后闪了出来,他一路小跑奔向了小门处,李慧如依旧哭的稀里哗啦的,见到靠近的老徐,像是抓住了根救命稻草般激动的嚷嚷:“徐连长,让我进去,求你帮帮我吧。”

    闻言的老徐头只觉皮一阵发麻,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边开门,边劝慰:“小李,别哭了,有什么事等进屋慢慢说。”

    或许是老徐沉稳的声音给了李慧如些许力量,亦或是看到自己费劲心力终于在即将绝望的最后一刻得到了上天的眷顾,李慧如抽泣了两声渐渐停止了泪管泄洪,她娇嗔的回道:

    “谢谢徐班长你愿意收留我,真的是太感谢你了,幸好有你们在,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