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七十五章

    ps:感谢diguoxingren的打赏

    “云鹏起床了没?”刘福贵看似漫不经心,但黄勇脑子可没混,他很聪敏的回道:“我去时,少爷刚巧起床。”

    “哼,什么刚巧,我看是被吵醒的吧,这小子还是那么懒。”刘福贵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后者要是哪天早起了,那才叫见鬼了呢:“对我的布置的任务,那臭小子有什么反应吗?”

    “回刘总,少爷一开始表现的很惊讶,待我说明详情后,倒是显的很有信心,说是不要2周就能看完那些书。”黄勇三两句话就在把刘云鹏吹捧的同时,又给对方挖了一个大坑。

    “就知道浮夸,什么事情没做前就乱打保票,不成熟的表现!”刘福贵一声哀叹,怒其不争。

    黄勇暗自偷笑,假意道:“刘总,依我看,少爷这段时间还是有所改变的,就拿李慧如这件事来说吧,他上次来找我对峙,明显是有准备,思虑过才来的。”

    “哼!那也算是动脑子?他就是毁在了这些个女人身上,天天混迹其中,不学无术。对了,带李慧如出去的弟兄回来了没有?”刘福贵突然想起来黄勇到现在还没有向他汇报有关李慧如事件最终的结果。

    这事可大可小,一个闹不好被刘云鹏知道了真相,难保那臭小子不会头脑发热做出什么傻事来。

    “嗡!”刚才还乐得看刘福贵数落自己儿子的黄勇,现在可没那份闲心了。自己负责派出的两名手下别说是回来,就连手台都联系不上,这让他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敷衍肯定是敷衍不过去的。开玩笑,想在刘福贵面前耍小把戏,那你真是活的腻歪了:“回刘总,执行任务的手下到现在还没回来!”

    “还没回来?”刘福贵放下了手中的书籍,缓缓扭过头来:“怎么回事?还没和他们联系上吗?”

    “没……没有!”

    见刘福贵面色铁青,黄勇小心翼翼的补充了句:“刘总,您看会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处决过程中遇到了丧尸袭击?”

    刘福贵冷哼一声:“你问我,我问谁去?这事我是交给你办的。应该是你给我结果才对。”

    黄勇无言,这已经是第三次了。第一次秘密行动被赫雷得知,第二次派出监视赫雷的手下被抓,而这次自己的手下依旧莫名的在行动中失去了联系。

    一次次的失败让黄勇都觉得顿挫,他极力需要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否则终有一日会被他人取代自己的位置。

    “刘总。我这就带人出去找!”言罢,黄勇起身便走,刘福贵低喝一声叫住了对方:“站住,你现在出去没头没脑的有什么用,黄勇,你要明白,如果那两个手下有心回避,你就算是把工厂周边给翻个个也未必找的到。”

    “刘总。您的意思是,这两个王八蛋叛逃了?”

    “哼。这也只是我的臆测罢了,不过难保他们不贪慕李慧如的美色,被其左右。”

    “看来是我低估了这个女人的力量了。”黄勇低着头,悔过之意溢于言表。

    “行了,这事多想也无意,重要的是一定不能让云鹏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你去和守卫叮嘱,现在但凡有车辆进入工厂视野范围内,立刻通报,不得擅自放人进入,一旦发现两个手下回来,第一时间隔离。明白吗?”

    “明白!那刘总我现在即刻去办!”

    刘福贵想想却也没其他事在需叮嘱的了,便摆手示意对方离去。

    经过三人大半天的合力改造,原本凶残的分尸现场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抹蓝色的海洋,老赵他们将卧室的门窗打开,剩下来的工作便是交给冷冽的寒风,用它那犀利的风势带走这满屋的刺鼻油漆味。

    还有半天的时间,3名幸存者自然不能窝在房间里打发浪费,对他们来说每时每秒都是珍贵的,保不齐什么时候匪众就会搞个突然袭击。所以第二避难所的建设还得抓紧。

    “咱下午做什么?”王强躺在客厅的木床上一边伸展着全身的颈骨,一边发问。

    老赵看了看空荡荡房间,若有所思道:“床,咱们得在弄几张床过来,不然回头等大家伙来了之后,总不能都窝在地上睡觉吧。”

    倘若是在炎热的夏天,铺上草席,席地而睡倒也快活,但是现在,那就是在给自己找不愉快。

    “嗯,有道理,我看这样,咱们下午就去临近的屋子弄床,回头弄他几张床拼个大通铺,这样大家伙挤在一起,倒也暖和,你们看怎么样?”

    唐小权的提议完全是无奈之举,他们不可能为了几张床在专门驱车出去搜寻,况且就算找到,凭江淮车的运载能力也带不回几张,况且这屋子的面积同样也摆不下太多,所以就地取材才是上上之选。

    唐小权的提议立刻得到了老赵的首肯,而王强素来都是出苦力的主,既然二人都觉得这么做靠谱,他自然没什么异议。

    除此之外老赵还提议,在村落的房与房之间架上木条,他看了下,虽说村落的房子稀稀拉拉,但相隔的距离倒不是很远,而且大都是低矮的瓦房,如果能在房屋之间加上木板,就能将整个村子练成一个大型的交互式避难所。

    一旦遇到大规模丧尸袭击,大家伙就不用为被困在某间屋子不能动弹而担心了。

    “好主意,老赵,不满你说,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这木板我们完全可以从村道两旁的树木砍取,就是到时候会花费些功夫罢了。”唐小权显的有些兴奋。这也是当初他一眼看上此地原因之一,没什么能比的上这天然的逃跑地理优势了。

    “啊呀,费啥事啊,咱大老远的跑来,又不是来享清福的,只要能搞咱就搞,现在吃点苦回头少受苦嘛。”王强终于逮到这个难得的机会数落一下唐小权,而后者则白眼翻了他两眼道:

    “哟喂,强子,可以啊,境界满高的嘛,那今天砍树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哈!我相信已你这么高的觉悟搞定一两颗小树应该是手到擒来啊,对吧老赵。”

    “哈哈哈哈,我也觉得交给小王没什么问题!”

    看着二人贼笑的嘴脸,王强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又被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