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互相利用(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七十六章 互相利用(一)

    ps:感谢梦里山花开的打赏

    “刘叔,中午帮我做几道菜可以吗?”

    刘云鹏的到来,让正忙着为刘家人准备午餐的刘食大吃了一惊:“呀,是云鹏啊,怎么今天想到你刘叔啦?说说吧,想吃什么?”

    也许再别人眼里刘云鹏不过就是一个依靠着父母过活的寄生虫,但在刘食的眼里,前者依旧是个孩子,他或许在物质方面确实比别人得到的多,可是来自父母关爱的精神层面的东西却少之又少。

    “是这样刘叔,你帮我整点下酒的菜,我今天想一个人在屋里吃!”

    刘食先是诧异,但旋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李慧如的事情在工厂里早就风言风语的传开了,就此事他也专门问过刘福贵,得到的结果是前者擅自离开了工厂。所以想来刘云鹏是打算戒酒消愁。

    没想到云鹏这小子也会真的为一个女子这般用情啊,谁不是从年轻一步步走过来的,谁没谈过恋爱,所以刘食很能理解的笑着点头应道:“好吧,我回头命人做好了让人给你送过去!”

    “呃,不用了,刘叔,我就在门口等好了,你帮忙尽快给我弄,谢了!”

    刘食不愧是大厨,做起大菜来可谓是精雕细琢,做起家常小菜那也绝对是相当的效率,没多大会的功夫,1盘锅子,2盘热菜,2盘凉菜便出锅入盘摆放整齐。

    “红烧鸡,葱爆牛肉。杂鱼火锅,脆皮皮蛋,凉拌花生米。怎么样?这些菜够了吗?”刘食一出手果然是大手笔,说来他也是看着刘云鹏长大的长辈,要论起感情来,他是为数不多的喜欢刘云鹏的人。

    “哇喔,刘叔你真是太厉害了,这才多长时间啊,整了这么多菜。不过我可吃不掉这么多哦,这样吧这个杂鱼火锅我就不带了,其它我都打包带走!”

    “云鹏我同你说。刘叔这个杂鱼锅子味道绝对和你的胃口,你是嫌端房间不方便吧,没事,刘叔一会叫人送你屋里去。”

    刘云鹏的确如刘食所说的那般嫌这锅子太大携带不方便。但究其缘由可就并非是因为他懒的缘故了。而是他整这些菜带走是为了巴结拉拢赫雷,所以要尽可能少让其他人知道,否则就失去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毕竟在这栋大楼里黄勇的耳目还是众多的,一旦让他手下发现自己出入赫雷的住处,难免不会让其生疑。这也就是为何他执意要自己拿取饭菜的原因。

    “不用麻烦了,我相信你的手艺,只是我这两天肠胃不大好,这杂鱼锅太辣。我怕刺激!”刘云鹏胡乱编造了个理由搪塞对方,而刘食一听前者不舒服。立刻关切的问道:“呀,严不严重啊,这个胃疼可大可小,有没有吃药?”

    刘云鹏被弄的有些无语,他就这么随口一说,没想到弄的对方那么紧张,况且他也没闲工夫搁这里扯蛋,他得赶紧去赫雷的住处,不然对方若是提前吃了饭,那自己准备的这一切又有何意义呢:“没事,刘叔,我可能是受凉了,不是什么大碍,用不着吃药。”

    “怎么能不吃药,真是瞎胡闹,我告诉你……”

    “呃,那个刘叔,药我会吃的,这个菜我就带走了,你先忙,我就不打扰你做菜,先走了!”刘云鹏丢下这句话后,闪的那是比兔子还快,一溜烟的功夫就没了影子,弄的刘食插着腰,无奈的摇着头笑道:“唉,瞧这孩子,还是那样,一点没变!”

    赫雷这段时间相当的郁闷,虽然明面上不说,但五大三粗的他一点也不傻,他知道自打上次出去归来后,他就被变相的软禁了。

    尽管这只是猜测,可如果不是这样,为何刘福贵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藉口拒绝自己出工厂的请求呢。

    现在可好,他每日除了睡觉就还是睡觉,他实在是找不出还有什么自己可以参与去做的事情,工厂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都被黄勇一手垄断了,原本还有少数几个手下小弟前来向自己汇报下工厂的现状,但这几天全都没了踪影,想来也都是被暗地里警告了。

    眼圈一口接一口的从嘴里喷出,如云雾般的房间就好像是被人纵了火一般烟雾缭绕的,刺人眼球。

    刘云鹏拎着篮子,站在赫雷的屋外,对于屋里的那个家伙,他多少还是有些畏惧的,可能是因为赫雷的长相太过于凶恶,再加上后者那火爆脾气和炸雷般的大嗓门,一般定力不足亦或是心理素质稍差些的人的确是打心底里惧怕他。

    而要不是被黄勇逼迫的无奈,刘云鹏打死也不会来找这头疯牛的。

    “咚咚咚!”刘云鹏轻轻的叩响了方面!

    “谁啊?”一声洪钟般的巨大吼声从屋内传出,听声音便可辨别出,赫雷今天的脾气似乎不是太好。

    刘云鹏有些紧张的回道:“是我,雷哥,云鹏啊!”

    刘云鹏?那个傻x跑来找自己做什么?赫雷两道浓眉倒竖而立,他不爽的扭头看向木门没有起身迹象的问道:“干啥?”

    果然是火爆脾气,自己做河边啥都还没说呢,他那边到好似气的不行,刘云鹏今天算是领教了赫雷的性子:“哦,雷哥,我这边备了点酒菜,想和你聊聊。”

    赫雷本就烦的要命,哪有心思陪他个小屁孩聊天,张口就想拒绝,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好歹人家也是刘福贵的儿子,没准还能利用利用一下。

    当即,赫雷掐灭香烟,三两步的跑到门边,打开门道:“云鹏你小子咋今天想起到你雷哥这来了撒!”

    赫雷那棱角分明的大脸让人一看就觉得阴森恐怖,不过好在他此时有目的在身,所以表现的还算亲切,这也多少让刘云鹏有些心安:“唉,最近有些个事比较郁闷,所以就想到雷哥,想来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之道!”

    “哦?”赫雷让进刘云鹏,猛的带上门,巨大的关门声响彻房间。

    “咳咳咳!”饶是有着十几年烟龄的刘云鹏还是被屋里浓烈的烟味熏的够呛,他有些狼狈的征询道:“雷哥,窗户能开下不,这实在是……”

    “咳咳咳!”

    赫雷不以为然的把窗户一把拉开,这回他倒是没多说什么,因为此时的他很好奇,究竟何事能够让刘云鹏专程备着酒菜来找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