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互相利用(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七十八章 互相利用(三)

    ps:感谢diguoxingren投的月票

    被人这样当着面的辱骂,虽说没有点名道姓,但傻子都能听出这话中含沙射影的意思,要是搁在往常,以他赫雷的火爆脾气,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轮圆来上去先揍他一个生活不能自理在说。

    但是今天他却没有这么做,他理智的按捺住了心中的怒火。但口气依然不善的道:“照这么说我们也都算是狗咯。“

    “不不不!”刘云鹏平常打心眼瞧不起手底下这些人,所以也是一直口无遮拦惯了,刚才愤怒之余,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的打击面太广,竟然惹恼了身旁的这尊刹神,此刻他忙不迭的解释:“雷哥,你别误会啊,我说的是黄勇那个小人,怎么可能包括你呢,你在工厂那可是……”

    “行了,说正事吧!“赫雷性子向来耿直,他最烦别人在他面前玩那些嘘嘘叉叉,遮遮掩掩的事情,所以他打断了刘云鹏之后那些在他看来无聊的废话,扔了两粒花生米入嘴后,接着道:”你到我这来,到现在说了这么一大通有关黄勇的事情,该不会就是想让我听你讲他故事吧。”

    “不,怎么会呢!”刘云鹏赶紧取过酒**给赫雷满上:“雷哥,我说了这老半天,你就没听出我想表达的意思?”

    赫雷什么也没说,只是圆瞪着两眼白了前者一眼,似是再说,我看起来像是你肚里的蛔虫吗,你想说什么。我怎么知道。

    刘云鹏着急的解释道:“雷哥,你不觉得这黄勇现在也太狂妄了嘛。简直就不把人放在眼里啊!你瞧他天天摆那鸟样,搞的谁不知道他很牛b似的。”

    赫雷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恩。那小子是挺喜欢摆官威的。”

    得到附和的刘云鹏立刻来了劲头,他马上接着道:“谁说不是啊!而且除此之外,他tmd现在还什么事都插手管,搞的他就像是工厂的带头大哥似的。”

    “没错,他现在是越来越狂妄了!不过也没办法,好些都是程总安排的。”赫雷不动神色假意喝酒,顺便看了下刘云鹏的反映,他见对方听后没什么神采,便补充道:“云鹏啊。你既然对黄勇有这么多不满,为何不和程总说呢,我想你要是告他几状,他肯定没好果子吃啊。”

    刘云鹏长叹一口气,拿起酒杯郁闷的喝尽,接着又是斟满一杯,接连三杯后,他才有些上火的道:“唉,没用。雷哥,我试过,就拿我女友李慧如出走这件事来说吧,明显是黄勇那边做鬼。但我老爸就是庇护不惩罚他。我是真不知道我老爸最近是着了什么魔,这么器重那个混蛋,唉。雷哥,你说那黄勇哪点好?我老爸竟会看上他。”

    赫雷似乎对那盘花生米情有独钟。从开始到现在,他的筷子就未停止过从里面捡取:“哼。黄勇那家伙会做人呗,马屁拍的比炸弹还想,谁tmd不喜欢听奉承话。”

    “讲的好,雷哥!这杯我敬你。”刘云鹏举杯作势:“雷哥,你讲的真他奶奶的对头啊,这家伙贼的很,在我父亲面前表现的不要太老实和忠诚哦,可私底下呢,简直就是只手遮天啊!我感觉好多事情,我老爸都蒙在谷里。”

    “哼,这没办法,谁让他黄勇受你老爸喜欢呢。”说到底,赫雷对黄勇的受器重是相当的不服气的,所以言语间都透露着些许醋意。

    “所以啊,咱们真的不能再继续让这个黄勇嚣张下去了,不然长久以后,他还不骑到咱们的头上去啦。”刘云鹏激动的差点把桌子给掀了。

    赫雷两眼一瞥,心想你个小屁孩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把老子和你拉一条水平线上,再说了那个黄勇就算是再tmd狂,他敢狂到老子头上?活的不耐烦了哦!

    “那又怎样,他现在就是有这个能耐!”

    “雷哥,你咋说这丧气话,在我刘云鹏眼里你可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啊,你怎么这么轻易的就像黄勇这混球妥协了呢?”

    激将法,刘云鹏知道对面这个人性格直的很,非常容易被闪点起火,所以便使出了这招三十六计中最为有效煽动情绪的一招。

    只是他错误的估计了目前的形势,赫雷确实容易被人挑动情绪,可那也得看什么人,不是什么人都能让他打动肝火,乱了阵脚。

    他从底层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能够爬到今天的这个位置靠的可不仅仅是运气以及阿谀奉承,他所经历的那些坎坷和黑暗,根本就不是刘云鹏这个从小在蜜罐里长大孩子所能了解的。

    赫雷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唉,能有什么办法,人家现在可是程总身边的红人,而我呢,连个工厂门都tmd出不去,就算真想出去,还不是得tmd去像黄勇那家伙打报告。”

    “那就更不能就此放任他这样下去了啊!”

    “那你说怎么办!”赫雷终于停下了手中的筷子,一本正紧的看着刘云鹏。

    后者也非常严肃的说道:“雷哥,我是这样想的,现在要想打击这个黄勇,就必须要抓到他的把柄,不然我老爸那边根本不会动他。”

    “操,那讲屁,这鬼都知道,问题是他黄勇那会给你机会抓把柄哦!”

    见赫雷又要动筷子,刘云鹏赶紧伸手将其按住:“雷哥,你忘了我之前和你说的事了吗?我马子李慧如啊,她现在可是还彻夜未归呢,如果我们能找到她,问清事情的真相,那没准就能连带着找到黄勇他与此事的联系。相信我只要能抓到他与这件事有联系,我就能说服我爸处罚他,就算到时候我老爸袒护不处罚,那也绝对得让他多少吃点苦头。所以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

    赫雷一把弹开刘云鹏按压的右手,没好气的看了对方一眼道:“难得个屁!我说你小子蠢啊,找?你上哪找?我操,人家要是有心藏人,你怎么可能找的到,再者说了,老子现在连工厂大门都出不去,找个屁啊!”

    赫雷毫不留情面的否定了刘云鹏的提议。搞的原本还信心满满的刘云鹏顿时被凉水泼的哑了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