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互相利用(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八十章 互相利用(五)

    “我?”赫雷冷哼一声,带着双肩一震:“俺的手台早tmd被收走了。▲∴,”

    “啊!不会吧,雷哥,哪个王八蛋胆子那么大,连你的手台也敢收!”刘云鹏膛目结舌,他还实在想不出,整个工厂哪个有这熊心豹子胆,敢对赫雷下手,在他看来即便是嚣张的黄勇,也不得不顾及赫雷的火爆脾气。

    毕竟,赫雷这个家伙一旦达到怒火中烧的状态,恐怕就算是自己老爹出面,也未必能压的住。

    可惜这些不过是刘云鹏的臆想,他根本不晓得自己老爸在这些人心目中的恐怖地位,他仅仅只看到了后者在他面前所表现出的慈父的一面,完全不知道对方凶残恶毒的恐怖嘴脸。

    倘若他能略知哪怕一点皮毛,都定然不会生出上述那般幼稚想法。

    “哼,还能是谁,就是tmd黄勇那厮收的,他还说这么做都是刘总的意思,意思是我上次出去一趟辛苦了,为了让我安心休息,所以暂时帮我保管的。md都当老子是白痴啊,休息,休息个毛啊!”赫雷就是这样,脾气一上来,那完全是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他如此肆无忌惮的谩骂,根本就没顾及到身边还有个刘福贵的亲身儿子。

    刘云鹏嘴角不自然的动了动,虽然他对程富贵谈不上有什么太深的感情,但好歹他是自己的老爹,而赫雷又是他老爹的手下,现在手下对他老爸这样的不尊重。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这让他多少有些难堪。

    最为别扭的是。他还无可奈何,斟酌再三。他最终还是将矛头指向了黄勇:“雷哥,我老爸肯定不会这么做的,肯定是那个黄勇在背后说道什么了,这个家伙阴的很,人前一套,人后一套,md,雷哥,就凭他这么目中无人这点。咱们就该抓住这次机会,好好教训他一顿。”

    赫雷点了点头:“光整那些没用的有个屁用啊!现在的问题是老子没有手台,我就是想和对方联系也没法子啊!”

    “雷哥!手台我有啊!”刘云鹏此时的表情就像是在对一个穷困潦倒快要活不下去的倒霉蛋,炫耀自己的财产似的。可是赫雷却并未对此表现出太大的兴奋之情。

    这不是废话嘛,傻子都知道你会有手台,尼玛的可是刘福贵的最看重的宝贝儿子,他要是不给你配发手台那才是见了大头鬼了:“y的你有还让老子废那么多口舌做啥,那就赶快拿出来啊!”

    赫雷的批评让刘云鹏有些不好意思,他先是给赫雷满上了小酒。而后抓抓脑袋道:“雷哥,那啥,我手台丢房间在,我这就回去拿哈。你先吃点菜。”

    “行了,赶紧的去吧。”打发走刘云鹏,赫雷接着又骂咧了两句对方白痴。之后提筷准备再来享受下刘食的美味大餐时,看看几盘几可见底碗碟。哪里还有什么菜哦。

    他索性起身来到窗前,掏出香烟给自己点了一根。两个抽吸之间,他双眼远眺,嘴角不由浮起一丝笑意。

    手台这东西平常刘云鹏很少用,这也难怪,在工厂里他也无需参加什么防护警戒工作,如果有什么难办的事,和手下打个招呼,对方就会帮他办妥,他也确认用不到这手台,不过好在他还记得当时自己把它丢在哪了,不然现在找起来都是件头疼的事情。

    谁让他从小到大就是个不会打理的大懒蛋呢。

    腰揣着手台重新回到赫雷房间的刘云鹏大气之喘:“雷……雷哥,我回来了!”

    又是废话,赫雷觉得自己今天的耐心真是出奇的好:“东西带来了?”

    “带来了!”刘云鹏显的有些兴奋,他好似已经看到了黄勇像自己讨饶的表情:“给,雷哥!”

    “恩!”赫雷伸手接过了手台,拿在手里做了一些相关的调整,而后沉声的对刘云鹏道:“我马上就要联系对方了,记住我说话期间,保持安静,不能让对方察觉出异样,否则就不灵了。另外,这事万一被捅破,你小子可别忘了之前说过的话!”

    “雷哥,你就放心打吧,不管出了什么事,都说是我的主意,我来担着。”刘云鹏现在是豁出去了,什么也不管了,总之只要能让黄勇在自己面前丢脸挨罚,他啥都敢做。

    “好!”赫雷也不是矫情的人,虽然他对刘云鹏倒是能起多大作用不报什么希望,但有总是好过于无的:“喂,老子是赫雷,听到说话,有任务。完毕!”

    不得不说赫雷说话的气势有种容不得你反驳的味道,刘云鹏对此相当的满意,他竖着耳朵想要听听接下来他会如何用计欺骗对方说出事情,可让他郁闷的是赫雷接下来说的话,他根本就不明在说什么,感觉他不像是在追问黄雅茹的事情,倒是在说另一件。

    待后者说完完毕儿子后,他赶忙出口询问:“雷哥,你刚才在说啥,咋不问他们有没有和我女朋友在一起?”

    赫雷两眼怒瞪刘云鹏低声道:“tmd老子刚怎么和你说的,我通话期间保持安静。真是tmd白痴!”

    “我……”刘云鹏还想辩解两句,但却被对方恶狠狠的瞪了回去,不敢再言。

    赫雷一而再再二三的唤他作白痴,这让从小就被众人捧在天的刘云鹏心生怒火,他心理暗暗记下了这笔帐,暗道赫雷你就先嚣张吧,等老子收拾完黄勇,再tmd来收拾你。

    赫雷又重复了两三次刚才的话语,可是联络的对方没有丝毫应答的迹象,最后失去性子的赫雷气呼呼的走到床边,用力的将手台执在了床上,叉腰怒骂道:“这帮兔崽子,老子的话都tmd敢不回了!”

    见赫雷在气头上,刘云鹏也不敢多问,只能小声哼哼道:“雷哥,你刚才都问了些什么啊?”

    “老子刚才说的是暗语,通常危机情况下用的。我的大意是工厂出了大事,要他们立刻回话,有紧急任务布置。老子的目的就是想用这个法子,确保能够联系到他们,可刚才你也听到了,狗屁回复都没有!”

    “那这可怎么办啊!”刘云鹏再次陷入了焦急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