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下定决心(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八十八章 下定决心(一)

    清晨,万籁俱寂,工厂里除却执勤的守卫外,大部分人都还在睡梦之中,可是一首突兀响起的劲爆迪斯科舞曲打破了这份宁静。◎,

    睡梦中的刘云鹏被着嘈杂的声音弄的无心烦躁,迷离中的他心底暗骂,这他娘的哪个混蛋大清早的不睡觉发神经。好在恼人的动静很快便消失了,而刘云鹏也得以重获安宁,他在翻了个身后很快就再次进入了梦想。

    可惜好景不长,约莫5分钟的样子,刚才的舞曲莫名的又一次响起。这回刘云鹏是真的怒了,他一把掀去身上的被子,怒气冲冲的下了床,嘴里骂骂咧咧的准备出去看看究竟哪个混球搞这么一处扰民的勾当。

    待走到门口,手刚刚触摸到门把手,刘云鹏突然停下了动作,他越听这声响越不对劲,随着脑袋渐渐清醒,他终于搞清楚了这动静的来源。

    尼玛,这tmd不就是昨天自己设定的闹铃嘛,而且为了防止起不来,自己还特意调成了分段式崔闹。

    好家伙,自己居然把这茶事给忘了,不过也罢,看自己现在这离床的状况,预期的目的还是达到了。

    关掉手机的闹铃功能,刘云鹏快速的穿戴好衣服,并将事先准备好的两把锋利短刃插入皮套,挂在了腰间。

    轻装上阵,这是刘云鹏对赫雷所做的保证,不过他还没傻到说真的两手空空啥也不带。

    吃喝不带,衣物不带这都没什么大碍,但这世道出门在外你不随身装把武器。那要么你自持神力有恃无恐,要么就是脑袋秀头不知外界险恶。

    而刘云鹏显然不属于这二者的范畴。所以他选择了带上武器自卫。

    他慵懒的打开房门,一路上都保持着一种非常随意的态度。就像是出来散步似的,丝毫让人察觉不出他有什么异样。

    不过这一切不过是刘云鹏强装出的洒脱,别看他此时外表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其实内心忐忑的都快要蹦出来了,好在过往他有过哄骗女人的经验,这些多少在此刻起了点作用。

    怀着不安的心情,刘云鹏踱步来到了办公大楼的低端,他前脚刚一踏出楼外,两道刺目的光线便朝他照了过来。

    “什么人?”警觉的男声随即想起。

    “你大爷的。是我!”任谁刚一睡醒就被人这样招呼,心理都不会好受,刘云鹏用手挡在额前,用于遮蔽这两束强光。

    “尼玛,是少爷!”一名手下第一时间听出了对方的声音,再加上黑暗中光亮照射的身影,应该就是刘云鹏没错:“快,快关掉手电。”

    另一名手下见状,忙不迭的按下关闭按钮。光束应声而灭。

    “少爷,你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

    说实话,两名手下在工厂负责晚间守卫工作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算起来也有4个月有余。可以讲这段时间里,他们还真没遇到过类似今天的状况。

    毕竟,除了苦逼如他们这般需要通宵值班外。鬼才会在这大冷天早早离开暖和的被窝出来接受寒风的洗礼呢。所以刘云鹏的出现,让2名守卫大感意外。

    手电关闭。刘云鹏的双眼也从刚才强烈的光线刺激中恢复了过来,他理所当然的想要发火训斥眼前的二人给自己造成的不适。不过考虑到今天任务在身,不宜张扬,他还是强压下了心头怒气:“废话,老子觉得外面空气不错,出来透透气不行啊!”

    “行……行!”两名手下可没有胆量和这位皇太子争辩,换句话说,你小子只要不找自己的麻烦,想怎么着也没人会管。

    刘云鹏白了二人一眼,口气轻浮的问道:“我问你们,这个外出小队几点出发啊?”

    这档子事原本昨天他就打算问清楚的,可后来仔细一想,现在工厂里的这些个手下几乎都为黄勇马首是瞻,所以不出意外的话,只要自己一问这方面的情况,这帮混球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黄勇。那自己还出个屁的工厂。

    “外出小队通常都是7点钟才走的,怎么少爷问这个?“

    “老子tmd问下工厂的情况难道还不成了嘛?你这家伙是他娘的十万个为什么吗?废话那么多!“刘云鹏感觉自己就像是个犯人,问个问题还得说个理由。

    “没……没有,少爷您有事尽管问!不打紧的……“其中一名守卫瞪了另外一位一眼,似是在告诫他不要废话多嘴,眼前这个年轻人不是他俩能够得罪的。

    “7点,尼玛真是一群懒蛋,出个任务都tmd搞这么迟。“刘云鹏喃喃自语,为了能赶上外出小队的车,他一大早放弃了睡美觉的时间,顶着冰冷的冬风,却得到这样一个结果,怎能不叫他怒火中烧。

    可刘云鹏的低声谩骂抱怨听在手下的耳里,却被他们领会成了另外一个意思,他们只当是前者此行是来督察他们日常工作的。所以赶紧为自己的兄弟们开脱道:“少爷,您有所不知,外出小队之所以选择7点出发,主要还是从安全上考虑,7点刚刚好天放亮,这个时间外出相对来说视野上开阔,安全系数也大一点。“

    “妈的,老子还得等到7点?真他娘的晦气啊!“刘云鹏再次下意识的说道。

    而他的此番低语依旧未能逃脱两个如同猫耳手下的耳朵:”少爷,您不用等了,咱们外出小队总共就2波,到目前为止这两拨人马没返回,所以……“

    手下见刘云鹏的眉头皱了起来,赶紧识趣的闭上了嘴巴。而后者也不打算和他们在继续无聊的废话下去,转身就朝楼内走,边走边思索。

    照目前的状况来看,自己这趟出车是不得不自己独自完成了,唉,算了,就拼他这么一回了,希望路上别出什么叉子,能顺利和那边接上头。

    思绪乱飘的同时,刘云鹏返回了自己的屋子,他从抽屉里翻出了过往留在这里的跑车钥匙,打算开此车去完成此次出行的任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