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下定决心(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九十一章 下定决心(四)

    黄勇昨夜直到凌晨时分才勉强进入浅睡状态,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差不多有3天有余,他之所以会像这般失眠,主要还是源自于赫雷和刘云鹏私下的频繁见面。这二人对自己有想法,看不惯那是不言而喻的,所以在这个节骨眼想来十有**是在背地里商讨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如果没有李慧如这件事前,他倒也不会把二人放在眼里。

    可是现在不同了,刘云鹏那个没用的东西尚且不说,凭他的本事,不大可能掀起什么大的风浪。

    但此刻赫雷的加入,就把事情弄的复杂话了。

    一旦刘云鹏将李慧如的事情和盘向赫雷脱出,很难说后者不会从中觉察到什么,再加之他过往在集团内部的人脉……事情是越来越复杂了啊。

    正是有了上述思想,才让黄勇近段时间变的有些局促,坦白讲,此事绝非明面上看的那般简单,李慧如的事件就像是埋在他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

    尽管他不是主谋,尽管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按照刘福贵授意于他去做的。

    但试想一下,如果此事被刘云鹏得知真相呢?刘福贵难道不会为了维护他的父子情谊,而对自己下狠手吗?

    要知道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刘福贵的心肠也绝非他外表看似的那般温柔,何况他对此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嘱自己要保密,勿泄露半点消息。

    可是这个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如果有人深挖。那随着时间的推移,难免不会露出这样或那样的痕迹。

    所以要想解除自己的后顾之忧。就只有让参与此事的几个手下全都消失。

    可刘福贵会允许和容忍自己这样做吗?前者可是一直再为工厂的人手不足而伤脑筋啊。

    纠结的事情把黄勇的心境搅的是一团浆糊,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他脾气变的爆裂。他的手下们感触最为强烈。

    这几天但凡有人出错,他轻则破口大骂,重则直接就施以拳脚。

    弄的手下们人人自危,苦不堪言。

    甚至开始有人私底下把他戏称为赫雷第二。由此也不难看出雷刘二人给黄勇带来的影响。

    敲门的手下不是别人,正是最初用手电照射刘云鹏并对其进行盘问的大楼门卫,当后者二次返回并乘坐上宝马车时,他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所以在和同伴商讨过后,才由他上楼来负责通报。

    赶鸭子上架,这个词用在这名手下身上是一点也不为过。黄勇近期的变化有目共睹,自己在这个时间点来敲门,免不了会被对方一顿谩骂,搞不好还会遭致一顿毒打。

    可是刘云鹏怪异的行动又逼的他不得不这么做。现在唯一能怨的还是自己,谁让自己在与同伴剪刀石头布决定谁来走这一遭的事情上,三比一败下阵来了呢。

    三声敲门声过后,手下喘着粗气,心怀忐忑的等待着屋内的反应。

    相信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再长时间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之后。好不容易进入了似睡似醒的状态,可没过多久,却又被突如其来的噪音给重新弄醒,那时的心情恨不能把噪音的发起者给撕碎。

    站在门外的手下忽觉一股劲风迎面袭来。他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待他重新睁开时,黄勇那高大的身躯赫然出现在了门前。

    “你他妈的看看现在才几点?我到要看看你有毛的事情?最好这事情足够重要。否则别怪老子把你丢到丧尸堆了去!”

    “勇……勇哥……是少……少爷,他他他……”手下被吓的结结巴巴连话都说不清。他毫不怀疑黄勇会把他丢出工厂喂丧尸,这样的事情从末日爆发开始就没少发生过。1个月前黄勇为了解除丧尸围攻工厂的危机,基本每天都会带一个幸存者出去供丧尸享用,以此拉远他们与工厂的距离。

    少爷?一听这二字立时让黄勇还有些昏沉的头脑马上变的清醒,直觉告诉他肯定是出事了,也顾不得敬语不敬了,他直呼前者的名字道:“刘云鹏他怎么了?”

    “他他他……”

    “啪!”掌掴声,黄勇这一掌把手下扇的是七荤八素,眼前直冒星星:”你tmd再结巴,老子现在就废了你,说刘云鹏这家伙怎么了?”

    手下捂着灼热疼痛的脸颊,委屈兼惧怕的快答道:“少爷一早就驾车强行出工厂了!”

    “什么!”黄勇一把抓住手下的衣领,将其提了起来:“你tmd说什么?刘云鹏出工厂了?”

    “是……是的,勇哥!”手下脖颈被卡的生疼,连说话都感到费力。

    “我操老子不是告诉你们任何人离开工厂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嘛?都tmd都当老子说的话是放屁吗?”

    “不不不,勇哥,这……”手下语塞不知该如何应答,他现在可谓是一肚子的憋屈,说实话这刘云鹏离开工厂追其根源,他顶多也就算是没有及时通报。

    主要责任还在那两个看大门的守卫身上。而现在黄勇正在怒头上,他又哪里敢多嘴为自己辩驳。

    “都tmd群废物。”黄勇施力直接将手下扔离了出去,后者落地后站立不稳,踉跄了几步栽倒在地。

    黄勇也顾不得给自己披上件外衣御寒,他就这么着着身上的单衣,拖着棉布拖鞋,冲下了楼去。

    两名看门的守卫此时慌乱的就如同那热锅上的蚂蚁,他俩还在就是否立刻通知黄勇此事相互争执着,一个觉得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在没有想好托辞前就不要贸然通知前者,否则必然是没好果子吃。

    而另一个则认为,乘着刘云鹏刚离开没多久,现在采取措施没准还能将事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平息下来,不然一旦对方出了什么意外,自己只能是被拖出去喂丧尸。

    就在两人吵的面红耳赤的时候,一声爆喝声从二人身后响了起来:“操他妈的,你俩个混蛋胆子不小啊!敢放刘云鹏离开工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