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辩解-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九十三章 辩解

    当刘福贵见到满面愁容的黄勇时,依旧保持着他那固有的淡然表情,他也是刚刚被前者从睡梦中唤醒。

    对他这个年纪的人来说,经此一折腾也就意味着再无可能重新入睡。

    所以他需要黄勇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一边穿衣,一边沉声问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跟随刘福贵多年的黄勇,怎会不知对方平静外表下所隐藏着因为自己惊扰他睡眠而产生的不悦呢。

    可此时情势危机,容不得他考虑太多,他很干脆的道出了刘云鹏出走的事实:“刘总,少爷他一早强行离开工厂了。”

    “你说什么?”刘福贵停下了穿衣的动作,缓缓转过身,不置可否的盯着黄勇确认道:“你说云鹏他离开工厂了?”

    “是的,刘总!”黄勇点了点头,此刻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知道暴风雨就要来了。

    “啪!”果不其然,如他所料,刘福贵一掌拍在了案几之上,巨大的力量振的桌上的物件全都脱离了桌面,跳了起来:“门卫都干什么吃的?你是怎么安排的?为什么云鹏能够离开工厂?我不是说了所有进出工厂的事宜全都要由我批准吗?”

    “刘总,是这个。”黄勇将纸条递了上去。

    “又是这个!”刘福贵拿着那张伪造的通行证只瞧了一眼,便将他窝成了团状,朝黄勇的脸上掷去:“你是白痴吗?这玩意看不出来是假的吗?”

    黄勇当然知道这通行证是临摹的,这事他几天前可是才干过。不过当下解释这些都是徒劳的,要想脱身减轻责任,就得找合理的藉口:“刘总。少爷他是威胁门卫强行出的工厂。”

    “混蛋,强行出门?养他们干什么吃的?他们不会阻拦吗?不会通知我吗?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就找这样的藉口是吧!去,把那两个看门的丢出去喂丧尸,我们这里不留这没用的东西。立刻马上!”

    刘福贵显然是怒了,要不已他的脾气绝对没可能在事情不明,人手缺乏的情况下做出这样不合理的决定。黄勇依旧站在原地未动。他一副为难的表情吞吐道:“那个……刘总,那两看门的被我派出去追少爷了。”

    刘福贵猛然一回头,眼神的怒火似是再告诉黄勇。我的话不想重复第二遍。弄的后者赶紧又补充道:“不过,我有告诉他俩,如果不能把少爷追回来,他俩就在外面自行了断。另外刘总。这几天少爷很反常的和赫雷接触频繁。我怀疑少爷这次出走,十有**是赫雷唆使。”

    “什么?有这样的事?你为何到现在才通知我!”刘福贵听后也是一惊,不过他也多少能找到些自己儿子有胆子强出工厂的根据来了,原来整个事件中还有那个被自己有意限制出入的赫雷参与.

    “刘总,当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赫雷有在唆使少爷出工厂的迹象,所以我也就没有通报。但现在从整件事情的行事手法上看,我担心是赫雷利用少爷忧虑李慧如的事情诱使他这么做!”黄勇紧张的看着来回踱着步子的刘福贵,此番说辞是他在来之前就想好的。目的就是把这把火往赫雷身上烧,如果操作得当。没准能把这次看似对自己不利的局面,彻底的扭转过来,走运的话,甚至能借机除掉赫雷这个心头大患。

    刘福贵现在已经完全的乱了方寸,他再也无法保持平和的心态去思考问题,更不要说看穿黄勇这拙劣的伎俩。

    李慧如的事情就像他的命门一样,一旦这事被捅穿,那就意味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可能自此就会和他决裂,他可不想有朝一日,满怀复仇之心的刘云鹏把坚刀插进自己的胸膛:“去,立刻把赫雷那家伙给我叫来,我要当面问他!”

    执勤的手下们都意识到工厂里出了大事,被派去传唤赫雷的手下一副苦逼像,后者的暴脾气在工厂里可谓是尽人皆知,似他们这些底层的手下们都没少被前者辱骂毒打。

    待刘云鹏顺利出走工厂并处理好相关后续之后,赫雷便除去衣物重新躺在床上,不过他可没有入睡,他要给人造成一种他与此事无关的假象。假寐中的他实则是在思考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不安的手下没有遭遇到料想中劈头盖脸的辱骂,相反对方还算随和的态度让他大感意外。

    赫雷只是随意的问了句刘福贵找他有什么事,而只是被派来传唤的手下自然是不可能得知具体情况。这些都在赫雷的意料之中,所以一路上他便没在多问,随着领路手下来到了熟悉的董事长办公室前。

    办公室的门刚一打开,刘福贵如同一阵风般的走到了赫雷身前,双手背立而站道:“赫雷,云鹏他今早离开工厂了,你可知道此事?”

    “啊?”赫雷这一嗓子足够媲美佛山狮子吼,要不是屋内的刘,黄二人早已适应与此,若是旁人恐怕非得被震聋了不可:“少爷他出工厂了?现在外面这么乱,刘总你怎么能安排少爷出去呢?太危险了啊!”

    赫雷此刻担忧的反应从外表看根本就看不出有任何破绽,不过一早认定赫雷有问题的黄勇可没那么好糊弄,他横眉倒竖反问道:“你最近是不是很少爷走的比较近啊?”

    “是啊!”赫雷的回复坦荡荡,语气没有丝毫的波澜,这都得益于他早早想好了应对之策,只见他再次提高的嗓门,阴阳怪气的冷笑道:“哼哼,黄勇,你tmd这是话里有话啊!你他娘的什么意思啊!”

    “你tmd还好意思问我什么意思?少爷之前一直都好好的,怎么和你接触了几次之后,就跑出工厂了。这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

    “我操你大爷的,黄勇你不要在这里乱放屁啊,老子是和少爷有过接触,但他是来和老子诉苦的,而且都是因为你。哦,对了,你不提俺还望了,如果少爷这次出去不是刘总的安排,那就tmd是你造成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