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挑拨-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九十六章 挑拨

    刘福贵现在哪有什么心情吃饭,已经几个小时过去了,可依旧没有自己儿子刘云鹏的任何消息。,面对着这满桌子的饭菜,他长时间未动筷子,只是直直的看着它们发愣。

    刘食一早便得知了刘云鹏离开工厂的消息,只是对于具体情况还不甚了解,所以便打算借着吃饭的时间详细询问下状况,但一间刘福贵这幅失神的表情,他立刻打消了自己原先的念头。

    要知道他跟了刘福贵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见他这般颓废的模样,这在过往,即便是在他打拼初期最为困难和艰苦的时候,也未曾这样。

    看来说这刘云鹏是刘福贵的命门可一点都不为过啊。刘食长叹了一口气,出声安慰道:“老刘啊,云鹏的事情我听说了,这孩子这次做的确实是有点出格了,可能是工厂里太闷了,呆不住才偷跑出去的吧。唉,不过既然小黄已经出去追他了,想来应该很快就有消息。这担心归担心,你的饭可得按时吃啊,别忘了你的肠胃可是……”

    整个集团能够直呼刘福贵为老程的人不多,刘食算一个,这不光是因为他的厨艺高超,还因为他在集团内部的资质最老,跟随刘福贵的时间也最长。

    可是今天刘福贵的心情显然不适合听他说教,不过他还是尽可能克制了自己的情绪,不太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多言。

    对此刘食也非常能够理解,他识趣的起身默默的离开的餐厅,打算在去厨房给刘福贵做个酸辣汤给他开开胃。

    刘食的离开让本就清冷的餐厅。气氛变的更加冷落,赫雷老实的背手而立的站在刘福贵的身后。以往这个活都是由黄勇操办的,可后者此时正在为追寻刘云鹏伤透了脑筋。赫雷自然而然的就接替了这个位置。

    刘福贵象征性的提起筷子吃了两口,可忧儿的心情让他根本就食之无味,他扭头看了眼身后的赫雷问道:“再和黄勇他们联系下,看看有没有云鹏的下落了!”

    “是,刘总!”赫雷应的干脆,可是在他用通用频段对外出小队发出联系信号之后,除了原先在外负责搜寻物资的姚如意及时回复以外,黄勇和负责看门的两名守卫均未应答。

    “行了,赫雷。不要再呼叫了!”刘福贵叫停了还在持续呼叫黄勇的赫雷,很显然既然对方这个时候没有应答,那肯定是出了什么状况。

    刘福贵很想让自己能够冷静下来,情势的混乱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料想范围,太多的疑点需要他去搞清,只可惜无论他如何去调整,都无法做到过往的那般淡然。

    赫雷关闭了步话机,重新将它放回了腰间,同时上前一步。俯身对刘福贵道:“刘总,你不觉得黄勇不回复我们的呼叫,有些奇怪吗?”

    “哼!奇怪?你倒是告诉我今天有那件事是不奇怪的?”正烦躁的要命的刘福贵直接把怒火浇到了赫雷身上,后者先是一愣。而后便释然的接着道:“是的,刘总,今天很多事情确实和奇怪。你看先是少爷离奇出走,而后黄勇以及负责看门的手下都先后出了工厂。最为诡异的是他们现在均和我们失去了联系,刘总。你不觉得这很蹊跷吗?怎么但凡和此事有关的人都突然间杳无音讯了?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赫雷的话点醒了刘福贵,他细细一想还真如前者所说的那般,而赫雷接下来大胆的推测,更是语出惊人。

    “刘总,你有没有想过,少爷根本就不是擅自离开工厂,而是被人掳走的,而掳走少爷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打着追寻少爷实则逃跑的黄勇等人。”

    刘福贵豁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怎么可能,黄勇他不会这么干的!”

    如果说仅仅是那两名看门手下因为害怕承担刘云鹏出工厂的罪责而叛逃出工厂,刘福贵倒还能理解。

    但唯独这事放在黄勇身上他无法接受。他在前者身上那可是倾注了太多的心血。

    无论是金钱,权利还是地位。

    尤其是在这末世他更是将工厂大大小小的事物全都交由对方处理。足可见对其的信任。

    而且要讲黄勇叛逃,在末世前他倒还有可能因为竞争对手给出足够高的价码而滋生此种想法。

    可是现在,在这末世里,生存才是最主要的。

    而工厂,高大厚实的城防,足量的物资储备,还算优越的生活条件。

    黄勇他怎么可能在这样的环境下,还做出叛逃这样愚蠢的决定。

    赫雷早就料到刘福贵会有这样的反应,为此他也有充分的准备,只是对事态了解不够的他,错误的在李慧如的事情上做起了文章:“刘总,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黄勇或许平常看起来是很忠心,但色字头上一把刀啊,李小姐的失踪您不觉得这和黄勇有莫大的关系嘛,少爷他和我详细说了下具体的情况以及他的分析,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我也怀疑他是担心事情败露,所以才……”

    李慧如,一听到这三个字,刘福贵心底的怒火就更甚了几分,正是因为这个女人才把工厂给弄的一团糟糕,更让自己的儿子下落不明。他现在恨不能亲手将其碎尸万段,才能解除心头之恨。

    他此刻一方面担心儿子在外面的安危,另一方面还忧虑儿子真的找到李慧如,无论这两种情况哪一种为真,都是他不能承受的。

    所以赫雷在这个节骨眼,不合时宜的提及此事,自然是被刘福贵厌烦的打断了。

    就在餐厅气氛变的更加槽糕的时候,赫雷腰间的手台突然想了起来,里面传出了一阵惊恐的呼救声,仔细一听,不是别人,正是让众人操碎了心的出走的刘云鹏。

    “老爸,救救我啊!我是云鹏啊!”

    “啪啦!”碗筷清脆的破碎声,刘福贵猛的起身,过激的动作不可避免的连带着桌边的碗筷掉落在地:“云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