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亲自上阵-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九十八章 亲自上阵

    “很好!这样就对了嘛,地址的话,就在新街口的福临门大酒店那边,你到地方后会有人和你们接头的。完毕!”

    随着对方“完毕!”出口,双方的对话也便就此中断了,董事长办公室也重新回复了那死气般的沉寂之中。

    福临门大酒店,刘福贵对这个地方可是相当的熟悉,它在当地可以说是相当的有名气,绝对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大型酒店了。为此刘福贵也是经常去那里宴请宾客。

    和酒店的老板也相当熟识。只是它与工厂之间还是有相当距离的,这若是搁在平常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在当下,末日当道,丧尸横行的情况下,多少都是有些危险系数的。

    “刘总,我这就带人去把少爷救回来,顺便把那伙人的给灭了!”赫雷依旧是一副雷厉风行,风风火火的模样。可刘福贵却一抬手叫住了他:“不,这次不用你去,我亲自带队。”

    “这……刘总,还是我去吧,一帮小混球,就用不着你亲自动手了吧!“赫雷似是担心此行刘福贵会有什么不测似得,极力的劝阻。

    刘福贵摆了摆手:“你就不要多言了,我说了我去就我去,这次是去解救云鹏,不是公司的事情,于情于理我都要前去。”

    刘福贵2↓,..的话里其实饱含着太多的无奈,此时他是没的选择,必须得去。

    倘若黄勇当初没有被他派出去的话,那现在他定然是会选择让前者负责此次营救行动。

    但现在,眼前的这个赫雷。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适合担负救援任务的上上人选。

    刘福贵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最后因为赫雷的鲁莽而被撕票。虽说他也清楚此行凶多吉少,对方很有可能醉温之意不在酒。至少绝不会仅仅是为了两车皮的货物。

    从对方对自己的了解程度来看,恐怕最终的目的是盯上了自己这间满载货物的工厂。

    所以打算利用自己爱子心切的弱点。逼迫自己离开戒备森严的工厂,前往他们的指定地点。而后俘获自己,以此相逼工厂让步。

    刘福贵把所有都推测料想的很清楚,他也非常明白这次出去会遇到什么,但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到就可以避免的,比如此刻的刘福贵,为了儿子,纵使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的。

    这大抵就是所谓的父爱吧。在刘福贵的心理,他亏欠刘云鹏太多太多了。

    所以无论如何这次他都要冒险前往营救。工厂没了还可以再夺,但儿子没了就永远的没了。

    刘福贵不想给自己留下终身不能原谅自己的遗憾,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要试试。

    心意已决的刘福贵,立刻将示意安排下去,装运物资的相关事宜也立刻被传达到底下。

    不过刘福贵还没有昏头到打算把工厂拱手让给他人。他给赫雷做了最后的叮嘱:“赫雷,这次我离开之后,工厂的大小事物就全部交由你全权负责了。记住脑袋给我放灵光点,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凡事多用脑子考虑考虑。如果工厂在此期间出了什么闪失,我唯你试问,知道了吗?“

    “明白,刘总。你放心吧,我向你保证,我在工厂在。就是我不在了,工厂也一定还在!“赫雷的保证大有立下生死状的意味。这也让刘福贵稍稍有些松了口气,不过他旋即又皱眉接着补充道:”我担心这次交易营救不会那么简单。所以如果黄勇回来了或者联系上他,立刻让他派人去福临门大酒店接应我。一旦我有什么不测,你们要尽全力把云鹏给我救出来,明白吗?”

    “刘总,你吉人自有天相,那帮垃圾玩意伤不了你的。”

    “别说那些废话,我说的话你记住了没有!”刘福贵现在心理烦乱的很,他可没心思听赫雷拍马屁。此刻只要能保证刘云鹏的安危,其他的东西他一概是顾不上了。

    “明……明白,刘总,少爷的事就是我们大家的是,这点你尽管放心!”

    放心?刘福贵如何能放的下来心,指望眼下这帮人,在自己有个三长两短之后继续照顾自己的儿子,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他清楚的很,一旦这次自己遭遇到什么不测,那儿子的后半生恐怕是没什么指望了。

    现在他只后悔当初为何要派黄勇出去搜寻刘云鹏,如果换做是他人的话,此刻他便可将后事托付给自己的这个心腹了。

    而此刻,唉,刘福贵心中一股郁气,憋的他好不难受。

    很快楼下就传来了物资准备备妥当的消息,既然一切就绪,时间宝贵,刘福贵也就不再啰嗦,接下来他也只能期盼老天爷这次依旧能够像过往那般,保佑他平安顺利的解决掉此事。

    送走刘福贵一行人之后,赫雷独自一人回到了董事长办公室,此时此刻整个工厂那就属他最大了,他放肆的做到了刘福贵的座位上,把玩着对方办公桌上的物件,兴奋之余还饶有兴趣的给自己漆了一杯茶水。送嘴一喝,不由眉头一皱笑骂道:“这破玩意,苦不垃圾的有啥好喝的。”

    平常见刘福贵有事没事的就爱酌上两口,现在经自己一品,感觉也就那么回事,并没有想想中的有多么的好喝。

    重新掌权后的感觉,那是相当的令赫雷爽快,想着想着,他不由的放声大笑起来。等到心态平静下来,他面色一沉,从桌边拿起手台,走到窗边,按下了通讯按钮。

    就在刘福贵离开工厂没多久,一场暴风雪突兀的降临了,这场大雪的来势相当之闷,没几分钟的时间,整个天际就被白茫茫的雪花点给覆盖了,能见度瞬间变的既不清晰。几米之内都很难看清对方的面容。这无疑给本就凶多吉少的刘福贵营救之旅更增添了一丝不确定性。

    刘福贵望着车外的漫天飞雪,心理咯噔一下,“出师不利”四个字在他的心头不停的萦绕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