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赎人(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章 赎人(一)

    两名壮汉互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其中一人缓缓走上前来。︽,

    “你要干什么?”刘福贵的手下见对方来者不善,担心他们对刘福贵不利,二人几乎同时将手一横挡住了来人的去路。

    壮汉怒目相对的看了刘福贵的手下一眼:“tmd懂不懂规矩,进门搜身,尼玛是不是倒是的啊!”

    果然,刘福贵的眉头不由一皱,对方的这席话印证了他心中的疑虑,看来这帮家伙确实不是什么善茬,今天最终的局面会发展成什么样还真是个未知数啊!

    就在刘福贵脑子走神这么一小会的功夫,他的随行护卫眼看着就又要和对方从嘴帐发展成为了肢体冲突了。

    他赶忙收回心神,定了定情绪,举手拨开了两名将其挡在身后的手下,含笑走上前道:“两位兄弟,我是来接我儿子的,咱们用不着弄的这么兴师动众的吧,再者说了,我一个中年人,还能弄翻了天不成吗?”

    “你他娘的,别跟老子废话,靠,相见你儿子就tmd给老子乖乖的站过来。”

    “你md嘴巴放干净点!”

    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和刘福贵这样说话了,这乍一听还真让他这个老江湖有些不适应,不过他还是第一时间制止了手下为自己争理的举动。

    毕竟这次来不是为了争地盘亦或是谈生意,而是为了解救自己的儿子。

    现在儿子在人家的手上,而自己又毫无优势和人家讲条件,所以自己这边万一有什么过激的妄动激怒了对方。不仅会害了儿子,恐怕来自己来的这一行人。都很难活着离开。

    刘福贵相信眼前这帮道上的朋友一定是有备而来,他们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就这么放自己离开的。所以万事还是小心为妙。

    就当刘福贵准备放下架子接受对方的搜身要求时。店面里面又跑出了一个年轻人,听其言观其行看样子应该是个小头目,要不然怎么会对二名壮汉如此大呼小叫呢。

    “tmd,你俩个在磨叽个屁啊,叫你们接人进去,搞这么长的时间!绣花呢!春哥在里面等的都不耐烦了,找不自在呢!”

    春哥,刘福贵在脑海里快速的搜寻着这个名号,可是想了一圈也没对上。看来此人并非是当地的头脸人物。他在心理将此名号默念了一便,算是记了下来。

    “席哥啊!不是我们墨迹啊!是这帮家伙不愿意接受搜身,所以才……”

    “唉,行了,行了!”被唤作席哥的年轻人把手一抬,粗鲁的打断了两名手下的话语,他将头扭向了刘福贵:“你就是姓刘的是吧!”

    年轻人说话间就朝刘福贵靠了上来,而后者的手下自然是很尽责的再次将其挡在了外面。年轻人嘴角一扬笑了:“哟,排场还挺大啊。怎么,碰不得是吧?”

    搁在往常像这样的小角色刘福贵怎会放在眼里,但此时此刻他不得不重视对方的言论,保不齐对方在这帮家伙里就是个角色。

    所以刘福贵“呵呵”笑了两声。先是以责备的口气数落了下自己的手下:“你们这都是在干什么,把路让开,我们这事来和人家谈事情的。别都搞的一副要打要杀的模样,知道吗?”

    在得到了手下肯定的答复之后。刘福贵又展开双臂走了出来,满含歉意道:“自家弟兄不太懂礼数。还望这位席兄弟见谅啊!来吧,搜身吧!”

    年轻人没有作答,只是抬手朝后摆了两摆,简单的说了声:“搜!”便退了回去。

    而他身后的壮汉立刻会意的走了上来,考虑道屋里那位等的已经不耐烦了,壮汉没敢太耽搁时间,他只是简单的用手顺着刘福贵双腋向下一顺,确定没摸到任何鼓胀之物后,便做了一个放行的动作。

    刘福贵一动身,他随行的4名手下自然是也要动身跟上,可恰在此时,对方的那两名壮汉拦住了四人的去路:“你们几个留下!”

    “什么?凭什么?你tmd算个什么东西!给老子让开!”

    “你们留下吧!”刘福贵低沉的声音透着威严,不容拒绝,言罢,他便整了整衣领,随着年轻人朝店内走去。

    这是一家烟酒店,估计当时的店主就是看重了这家店面紧邻福临门大酒店的缘故,所以才盘下了这家店铺。意在借助这里旺盛的人气优势,促进他的烟酒销售。只是此时店内的收货橱窗早已经被敲的稀碎,理应摆放满档的货架,也被洗劫一空,想来大部分的商品都应该是被眼前的这伙人给收入了囊中吧。

    走过近9米的商店大堂,刘福贵他们便进入了店铺的后事,这里曾今是店家休息的地方,而此刻却成为了两方交易谈判的场所。

    “刘总,幸会啊,你可真是让我一阵好等啊!”房间的彩光不是很好,刘福贵寻声望去,一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中年人正端坐在行军床上望向自己。

    听声音,刘福贵断定此人便是之前和自己手台联系的家伙:“春哥是吧?幸会,实在抱歉,今天主要是这场大雪来的太过突然,能见度太低,我们也是没办法,还望见谅啊!”

    中年人神色一顿,他明显是对刘福贵能够叫出他的名号而感到吃惊,不过很快他就想通了个中缘由,想来是在外面自己的弟兄说漏了嘴了吧,也罢,他两眼一眯:“呵呵,“春哥”这叫法都是底下兄弟抬爱,胡乱给起的,怎敢让刘总你也这般称呼啊!你叫我春修就行了!”

    刘福贵含笑的摇摇头算是做了回复,他此次出行主要是来带儿子回去的,他可没闲工夫和对方瞎贫,工厂那边离开时交给赫雷那纯属是无奈之举,他可不希望等自己回工厂时,那里以成了一片尸地:“我儿子呢,他在哪?”

    “呵呵!”

    “啪啪!”春哥举手轻轻的拍了两下,随着这两下掌击声过后,最里屋储藏室的帘布被掀了起来。一个人影被人从里面大力的推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