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他还活着(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零七章 他还活着(二)

    赫雷肆意的发泄着胸中的怒火,地上散倒的酒**被他踢的乓乓作响。

    杨步伟被这噪音弄的是头疼欲裂,他摇晃着几欲跌倒的身子跑到浴室,打开水阀,朝脸上胡乱抹了一通冷水之后,头脑顿觉清醒了几分。

    “雷子啊,你tmd消停点成不?哥们我脑袋都快给你弄炸了啊!”杨步伟三两步的跑到沙发跟前,一屁股落座下来,两臂展开平放在靠垫上:“我说兄弟你火个毛啊,不就是个刘福贵嘛,看那家伙应该还不知道这边的情况,待会等那傻b一到,咱给他来个瓮中捉鳖。多好?兄弟你可以是又力一功啊!倒时候他人在你手上,还不就看你心情,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杨步伟的话算是说道赫雷的心坎上去了,后者扭头看了对方一眼,停止了脚下破坏力的动作,点点头道:“tmd,扬兄说的对,是我太急躁了,刘福贵这厮也太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这回等老子擒住他后,一定要让他吃点苦头!操!”

    杨步伟大嘴咧着直乐,这个赫雷看来还真是个暴脾气,不过这样的人一般脑袋都比较不好使,容易被人利用。所以他并不担心此人的出现会对自己现有的地位造成撼动。相反他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究其缘由就是好控制。

    他大腿朝桌上一扫,桌上的碗碟被他t了一地:“雷子,把我的手台递给我,我来和老大联系下。问问情况。”

    “对!对!这是大事!没准春老大现在正在找刘福贵!”赫雷随手将手台撩给了杨步伟,杨步伟扭了扭脖子。摆正身子按下了通话按钮:“喂,大哥。我是小伟啊,工厂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下了,你那边状况如何?完毕!”

    “tmd,你说能怎样,都tmd是一群饭桶,这么多人竟然让刘福贵给跑了!”

    春修火气很大,不过这正和杨步伟之意,他抬头朝赫雷微微一笑道:“大哥!不要着急,刚才刘福贵和雷子联系了。他还不知道工厂这边的情况,现在正在赶回工厂的路上,所以你尽管放心,只要他一到工厂,我们立刻控制住他!完毕!”

    春修一听这个情况,心情稍式平复,刚才丧尸的阻拦,让他失去了追击刘福贵的最佳时机,原本以为就此会失去此人的下落。没想到对方会送到自己枪口上,这可是天赐的良机啊,他有些激动的道:“好!很好!你们做的非常好!现在你们要尽全力把刘福贵给我抓住,等老子回到工厂要好好的和他谈谈。tmd这个王八蛋居然敢朝老子开枪,真是给脸不要脸啊!完毕!”

    老大接连的肯定让杨步伟明白要是能在这个节骨眼把刘福贵给逮住了,那绝对是大功一件啊。心理美滋的他义愤填膺的亮出自己的态度道:“啥?这狗日的敢朝老大你开枪,真tmd是作死啊。老大你没伤着哪吧?你放心,一会他到了工厂。我会好好替你出这口恶气的!完毕!”

    “不!刘福贵这混蛋你们给我留活口,一切等我回来再说,这次你们那边的表现非常好,等老子回来好好的犒赏你们,好了,不废话了,老子现在朝你们那里赶!完毕!”

    “一路顺风啊,老大!”杨步伟关闭了通话按钮,随手将手台朝身边一甩:“怎么样雷兄,你还气吗?这刘福贵可是白白给咱们送上来的肥肉啊!我看你现在就啥也别想了,好好醒醒酒吧,今晚看来咱们又是得有一场打仗要打啊!哈哈!”

    经过利器反复不间断的摩擦,腕上的麻绳终于被割断了,年轻汉子起身舒展了下酸麻的身子,摸了摸脸上红肿的伤疤,用力的啐了口吐沫道:‘tmd,这帮兔崽子绑的还真紧实啊!”

    黄勇这一路的逃亡可谓是艰辛异常,几个小时前他在接到手下的联系后,第一时间便赶往了约定地点,到地方后他也的确是有看到刘云鹏那辆扎眼的宝马跑车,只是除此之外还有数把黑洞洞的枪口在等着他。

    他被出卖了,被自己的手下给出卖了,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换做是他自己在枪的胁迫之下,也难保不会为了小命而做出苟且之事。

    黄勇当时没有反抗,在那样的环境下反抗纯碎是脑袋被驴给t了,他可不认为自己是黑客帝国里的尼奥,扭身躲子弹的本事他可不会。所以束手就擒是他唯一的选择。

    被抓之后少不了是一番拷打,让他吐露一些有关工厂防卫的事情。黄勇倒也是条汉子,任凭对方如何踹打,他都嘴硬的没有说出关键性的东西。

    不过为了不至于被这么活活灭口,他还是假意配合的道出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

    之后不知为何,这帮人在将他捆绑扔上一辆车后便没在理会。在后来陆续又有兄弟被丢上车子,黄勇在与对方眼神交流之后,意识到情况比他料想的要糟糕的多。

    所以在车上的时间里,黄勇一直在寻思如何脱身,他可不认为对方会善心大发,放他们离开。

    只是自己手脚被绑,对方有两人持枪守在后门处,而且从窗外他能清楚的看到对方还有数人在场。所以想要活着逃离谈何容易。

    但是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就连黄勇都没有想到会在他百思不得逃生之术的时候,停着好好的车子会发生撞击事件,巨大的碰撞惯性将车里所有人都弄的七倒八歪,有的甚至被震碎的玻璃伤到了皮肉。

    黄勇没时间去考虑发生了什么,他在短暂的眩晕之后,第一时间调整了状态,在看到后门的两名守卫还躺在地上,而后门也被震开之后,他意识到机会来了。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他一个健步朝车后门冲去。

    他动,看守也不是呆子,一名倒势较轻的看守抬手就要开枪,可他不知道多年在道上打拼的黄勇早就练就了一番好身手,虽说双手被绑,但他的脚下功夫也很了得,轻易的一个飞踹就把那名看守从新踹道在地,子弹擦着房沿弹射而出。

    这声枪响拉开了逃亡的序幕,车上剩余的刘福贵手下人见黄勇有了动作,都看到了逃跑的希望,纷纷照做朝后门冲去,可黄勇能够顺利逃脱靠的就是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而此时剩余的人想依旧如此效仿,那可就没了这突兀的掩护。

    他们要么被枪击中,要么被对方抓住,总之除了黄勇之外,剩下的手下,没有一个成功逃脱的。

    即便是侥幸逃脱的黄勇,这一路也是着实艰辛,双手被绑极大的影响了他的蹦跑速度,在加上还需要躲避靠近的丧尸,可以说是让他精疲力竭,好在最后接着雪幕的掩护,他躲进了一处路**警岗亭里,在一阵摸索之后,找了一把小刀,一刀一刀的划开了绑紧的麻绳。

    “有!“

    “我们有!“

    两名手下没做思考先后应是,赫雷摇了摇头:“别答应的那么快,老子tmd告诉你们,这件事一旦你们接下了,就得给老子做好,否则一旦做砸了,就不要怪老子不念过往兄弟的情分。“

    “这……“一名手下显的很犹豫,他从赫雷说话的口气里意识到对方所说的这件事绝对不是件容易做的事情,搞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不过就在他两难之际,身旁的伙伴倒是果断的回复赫雷道:”雷哥,你放心吧,这活既然我们说做了,那就一定要做好,希望到时候雷哥看在咱们做好的份上给咱们在新老大面前多多美言几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