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他还活着(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零九章 他还活着(四)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两名手下重新回到了大门执勤处,还没等他俩推门而入,就被里面走出几人喝住了脚步。±,

    “tmd,你俩从哪冒出来的?”

    今日一系列的遭遇已让两名手下成了惊弓之鸟,更何况现在又被对方一众刀枪相加,光这阵势就足把他们吓破胆的了。

    “别别别!几位大哥,是雷哥派我俩来的,说……说是一会刘福贵来让我俩稳住他。”手下老实的交待了此行的目的,全程都是低着脑袋,根本不敢正眼瞧望对方。

    对方手下听后,眼神交流了一番之后,稳妥起见还是用手台和赫雷进行了一下确认,在得到其肯定答复之后才没有为难二人。

    没过多大会的功夫,大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车鸣声。

    “你俩机灵点,要是tmd把事情给搞砸了,哼!”

    对方冷哼着对两名手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后者不敢多言的点点头:“各……各位大哥放心,我们会搞定的。”

    刘福贵现在可谓是狼狈不堪,他所驾乘的这辆座驾,在之前的枪战中挡风玻璃被击的破碎,狂暴的大雪和着寒风,肆意的捶打着他的面庞。

    经过一路逃亡之旅的洗礼,此时出现在两名手下面前的他早已是白发裹头,面色青红,让人无法分辨。

    “你……你是刘福……哦不,刘总吗?”

    刘福贵现在一门心思都在自己的儿子刘云鹏身上,后者神经委顿,加之路上冷风肆虐。他担心儿子别搞出什么病来,所以赶集赶忙的赶回工厂就是想让医生瞧瞧。如此一来。他哪里还能察觉出眼前两名手下的那么明显的异常呢。

    “废话!老子就是刘福贵,搞什么东西。赶紧把门给我打开。”刘福贵以往一直都是已一副淡然冷酷,处事不惊的形象出现在这帮手下面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焦躁暴怒。

    两名手下被他这通爆喝弄的反倒是更加茫然不知所措,竟然就愣愣的呆在原地没了动作。这让远在2楼正用望远镜观望大门处动静的杨步伟火冒三丈。

    “我日你大爷的,雷子,你找的这两人什么玩意啊,靠不靠谱啊,咋在那不动了啊!”杨步伟把望远镜递给了身旁的赫雷,怒骂道。

    这事关自己未来的前途和地位。赫雷当然上心,他赶忙抬起望远镜查探,可不是,自己安排的两名看守正如杨步伟所说的那帮,竟然傻不拉唧的呆在原地没了动作,这让赫雷好不气恼。

    “md,废物,全tmd是没用废物,老子这就下去!”

    “慢着!”杨步伟把手一拦。挡住了赫雷的去路:“你现在去有个毛用,等你下去估摸着刘福贵那老狐狸早就发现不对劲了。”

    “那尼玛的说该怎么办?”眼见到嘴的鸭子就要飞了,这怎能不让赫雷着急。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刚才杨步伟可是对春修打了包票。说是能活捉刘福贵。

    现在要是被自己派去的两人搞黄了,回头追究起来。搞不好自己不仅不会因为协助夺取工厂而获取任何犒赏,还会受到责罚。

    杨步伟此刻心理也是大为不爽。原本很简单的一件事,却被赫雷这家伙搞成了这样。他扶着脑袋来回踱着步子。数秒之后,他无奈的拿起手台对着自己的手下吼道:“那个谁。你tmd立刻给老在出去把门给打开了,顺便给门口那两个倒霉玩意提个醒,叫他俩别再搁那犯傻了!完毕!”

    “明白,扬哥,完毕!”

    “喂,扬兄,你让生面孔出去会不会出乱子啊!”

    “雷子,那你tmd倒是说个法子啊,你看看你派的那两个傻蛋,能指望嘛,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实在不行就只能来硬的了。”杨步伟没好气的白了赫雷一眼,要不是后者办事不利,怎会把一件简单的事情给搞成现在这么负责,他想了想又拿起手台道:“你们听着,一旦那个刘福贵察觉到什么异常打算离开的话,你们立刻给我动手拦截,记得除非万不得已给老子抓活的。明白吗?完毕!”

    “收到!扬哥!完毕!”杨步伟这边的手下得令后立刻检查枪支,一个刘福贵就让他们如此兴师动众也足以让前者傲然了。

    当然这般手下还没傻的一轰而出,杨步伟说的很清楚,要他们抓活的,所以他们先派了一名代表出去。

    有幸被选中出去的家伙,刚一出门,二话不说先是照着发呆的看守没人屁股一脚,而后叫骂道:“我草,你们在发什么愣啊,刘总叫你俩看门没听见啊,这么大的雪你俩想把刘总冻感冒啊!”

    他这一踢总算是把两名看守给踢醒了过来,二人似是灵魂附体一般,浑身一个机灵,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的二人,忙不迭的道歉道:“刘总,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们……”

    刘福贵看了新出来的家伙一眼,便没在关注,他现在只想着赶快去找医生给他家公子瞧瞧有没有生病,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他在车里连连摆手显得很不耐烦:“行了,别tmd废话了,快给老子开门,再废话,老子现在就把你们给毙了。”

    说着刘福贵就把枪给掏了出来,这回不光是两名看守紧张了,就连屋里的那伙杨步伟手下也不由紧了紧手中的武器。

    大门很快就被打开了,而刘福贵一溜烟的功夫就驾着车冲进了工厂。

    “嘘!”站在董事长办公室窗前的杨步伟长出了一口气,他将望远镜朝沙发上一撩,拍了两下有些发热的脸蛋道:“tmd真是惊险啊!”

    赫雷也松了一口气:“是啊,还是扬兄你处理的及时得当,不然今天能不能顺利抓到这刘福贵还是两说呢!”

    “行了,雷子,目标已经进网了,下面就该咱们出场了,你的恶气也可以出了,走吧。”

    “嘿嘿!走!”赫雷拳头捏的直响,让人感觉他似是准备大干一场,殊不知他现在的心情绝对没有他所表现出的那般淡定。

    此刻他的心理那可以说是七上八下,之前所说的要让刘福贵吃吃苦头的豪言壮语,在将要让他去面对时,他有些打退堂鼓了。

    刘福贵将满头的白雪随意的一扒拉,便第一时间拉开后座的车门,俯身用手在儿子面前摆了两摆,后者丝毫没有反映的依旧呆滞,这让刘福贵是心疼不已,他柔声道:“儿子,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咱们到家了。走爸爸带你去看看刘医生,这天冷,感冒可就不好了。”

    “啪啪啪!”一阵细碎的掌击声从刘福贵的身后传来,他下意识的扭身回头一看,只见赫雷伴着一个陌生面孔的年轻人正朝自己走来。

    “刘总,真是个好父亲啊,这场面着实让人感动啊,你说是不是啊,雷兄!”杨步伟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那态度难免让人生厌。

    刘福贵见此二人前行,霎时诧异,他莫名的问道:“赫雷,这个人是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