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十章 他还活着(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零一十章 他还活着(五)

    赫雷心虚,被刘福贵这一提名字,他顿时有些哑口。

    杨步伟见状,心底犯笑,真没想到赫雷这个五大三粗的鲁莽汉子也会有害怕的时候。

    这还真是大出他的意料,不过这也正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刘福贵此人的不简单。

    “哈哈哈,在下姓扬,杨步伟,像咱这样的小角色刘总不认识并不奇怪,倒是刘总您的大名那在dz县城,那可是如雷贯耳啊。”杨步伟话虽是马屁话,但口气却让人听的极不舒服。

    而在刘福贵这边,他并未细听对方所说,他更在意的是对方这个人。

    可以肯定此人并非是工厂里的人员,而近期工厂也没收纳新成员。

    那此时这个人的出现不得不引起他的怀疑。他再次将目光移向了赫雷:“赫雷,这个人究竟是谁?他怎么会在工厂里?”

    赫雷刚一接触到刘福贵那锐利的眼神,就赶忙挪闪到一边,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清楚:“刘……刘总,扬兄,他……这个……那个……是……是今天刚到的。”

    “刚到的?”刘福贵眉头一皱,疑虑更大:“你是说今天刚到的。”

    “没错啊,刘总,我的确是今天刚到的,准确的讲应该是在1个小时之前,怎么,不@∮,..欢迎吗?”杨步伟依旧摆出一副主人翁的姿态。这让刘福贵意识到事态的不对劲。

    他开始重新审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这一回想,立刻察觉到了守卫的异样之处。而且如赫雷所说。这个杨步伟是今日才进工厂的,那如何会在如此只短的时间里。和性格暴躁的赫雷走的这么近。再联想到今天的遭遇,一个不好的预感萦绕在刘福贵的四周。

    这个杨步伟该不会也是和春修那帮人一伙的吧。刘福贵心理虽已是翻江倒海,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妥。

    他不动声色的将儿子所乘的后座大门重新关上,而后佯装严肃的说道:“赫雷,现在外面的情况有些麻烦,待会可能有场大仗要打,这样你赶紧去把弟兄们集合一下,另外把工厂里的武器给大家分好。我一会来布置任务。”

    赫雷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应了声:“是!”

    说完,刘福贵就像个没事人一般,根本无视杨步伟的存在。他自顾自的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准备进入车内。而就在此时杨步伟动了,他三两步的冲到刘福贵近前,一把拉住了车门,含笑道:“咦,刘总,你这是又准备出去吗?”

    刘福贵双目一横,看了看对方扶门的手,又看了看对方,口气冰冷的道:“我刘某人去哪有必要向你汇报吗?“

    “哈哈哈哈!“杨步伟仰天长笑。他见过狂的还没见过这么狂的,死到零头了还这么嚣张,这让他大为不爽,一阵笑意之后。他突然严肃道:”刘总当然不用向我这种小角色汇报工作,但是如果是它呢?“

    “唰!“杨步伟已几不可查的速度从腰后掏出了把五四式手枪直指刘福贵的脑门,刘福贵已经不记得这是他今天第几次被枪指头了。不过对方的这个动作也验证了他心中最为担心的事情。工厂易主。

    刘福贵并未对杨步伟的枪指有任何反映,他甚至连眉毛都没眨一下。足可见其心理素质之后,他将目光绕过杨步伟。对向了后者身后的赫雷:“赫雷,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事怎么回事吗?“

    “这……“赫雷显得进退两难,显得很急促。

    杨步伟举着枪朝后退了两步,待退至赫雷身前时,他推了后者一把道:“tmd,雷子,你搞毛啊,说话撒,该不会是软蛋了吧,你这个样子怎么跟春哥混啊!“

    果然,果然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跟那个春哥有关联,只是没让刘福贵想到的是这个赫雷尽然也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不过很快他便想明白了个中道理,为了印证心中的想法,刘福贵开口了:“呵呵,赫雷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伙人应该就是那伙幸存者吧,而你所谓的要把他们带来工厂原来就是已这种方式啊。难道我刘某人给你的还不够多,不够好吗?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你好意思吗?“

    “我好意思吗?“刘福贵不说还好,这一说是正好说到了赫雷最为郁闷的那根神经上,也正因为此他变的亢奋起来:“我有啥不好意思的,tmd,老子为了你们刘家做了多少事,冒了多少险,你y倒好,什么好差事都交给那个黄勇,而我呢?操,你真当老子傻啊,送死的事情都让老子做,前端时间还软禁老子。你不仁,就别tmd怪老子不义。老子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老子现在跟春老大混了,这工厂就是我交给老大的见面礼。”

    “那绑架我儿子这事也是你一手策划的了?”

    “没错,就是老子,谁让你那傻b儿子那么好忽悠,我说刘福贵你他娘的还真是可怜啊,有这样一个白痴纯蛋。悲剧啊!哈哈哈!”

    刘福贵双目通红,别的事情或许他能忍,但唯独这个宝贝刘云鹏是他不能触碰的底线,他实在是想不到让自己儿子遭受这般痛苦的家伙居然就是自己过往的亲信,这让他无法原谅对方。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打开了杨步伟的右手,后者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一股巨力弹到了一边。

    摆脱掉杨步伟钳制的刘福贵未做停留直逼赫雷的命门就去,而后者显然没料到对方会在被枪指脑门的情况下做出此等攻击性的动作来,疏于防范的赫雷根本来不及躲闪,只能是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好在他也是打街架出身,皮糙肉厚,在结结实实的挨了刘福贵这一拳之后,除了有些眩晕之外,并无其他不适。

    可刘福贵一招得手,怎会就此放手,在他的行为准则里,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必将是要置对方于死地。

    刘福贵的攻势很猛,一招接一招,招招置险,而赫雷若在往常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无用,只是对方那以往如前的气势,打的他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疲于应付。

    就在他快抵挡不住,身处险境之际,杨步伟一声暴喝的大叫了起来:“刘福贵,你tmd给老子住手,否则就别怪老子了。”

    “云鹏!”刘福贵只用眼角余光一瞄,顿时像石塑一般止住了挥拳的动作:“姓扬的,你别乱来,否则……”

    “砰!”一股灼热的痛感从腹部传来,刘福贵两眼怒瞪着眼前赫雷。

    “看你妈个b啊,操tmd,你不是很会打嘛,再打啊,你倒是tmd再打啊!”赫雷歇斯底里的拿着拳头朝自己脸上啪,示意刘福贵动手。

    可刘福贵除了两眼怒瞪他之外,没有任何动作。这让他很是恼火,恼怒之下,他提拳就上:“看,我tmd 叫你看,看你妈啊!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