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他还活着(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一十一章 他还活着(六)

    但凡是被赫雷修理过的人,都知道他拳头的力道,光是看他碗口大的胳膊就足以让被打人倒咽口水了。⊙,也亏得此时被揍的是刘福贵,要是搁旁的普通人,就这样被暴怒狂躁下赫雷拳打脚踢,就算不死恐怕也只剩半口气了吧。

    要说这刘福贵也确实够种,他虽被赫雷打的倒地不起,但楞是没哼一声,而他越是这样,就越是激起了赫雷的兽性。

    此时的刘福贵双手护着头,身体蜷缩成一团,而血煞通红的两眼透着双臂的缝隙死死的盯着举枪控制自己儿子的杨步伟,他在等待机会,等待那个能将儿子解救出来的机会。

    “哈哈哈哈!”杨步伟肆意大狂笑着,看着曾今不可一世的枭雄在自己眼前打的毫无反抗之力,这种感觉着实让他感到爽快。

    不过他见赫雷如同野牛般的进攻方式,心底也担心后者控制不好把对方给打死了,如果真要那样的话,回头他可不好向春修交代。毕竟春修可是有言在先,让他们抓活的,至于怎么处置都得等他回来在说。

    可就在杨步伟这走神的功夫,或许是赫雷那扎耳的怒骂狂吼太狗惊人,亦或是刘福贵蜷缩在地的景象太过凄惨,总之一直出于呆滞状态的刘云鹏突然间恢复了神志,他发疯似的挣脱了杨步伟的舒服,抬脚就要朝刘福贵奔去,打算护住自己的父亲。

    “住手!老爸!“刘云鹏声嘶力竭的吼叫声,听的人是寒毛卓竖,也正是他正是这声吼叫声把杨步伟拉回了现实。后者一见被自己钳制的俘虏居然就这么挣脱了,这让他觉得很没有面子。

    他反应极快的向前扭身一拦。挡住了刘云鹏的去路,于此同时弯臂对着后者的肚子就是一拳。

    温室里长大的刘云鹏哪里受的了这般力道。顿时惨叫一声向下跪倒。

    这一切刘福贵都看在眼里,刚才儿子不畏生死的举动让他很是感动,而也正因为刘云鹏的这一举动,让刘福贵看到了他一直在等待的那个稍纵即逝的机会。

    杨步伟那边的动静显然也引起了赫雷的关注,他脚下动作一滞,估计也就是几秒的时间,可就是这几秒的时间被刘福贵牢牢的抓住了,他左腿一摆,一际漂亮的扫堂腿把独立而站的赫雷扫倒在了地上。

    后者一倒。杨步伟本能就想扭头查看,而他一扭身也必然将枪口的方向偏离了刘云鹏。

    “砰!“枪声想起,杨步伟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肩膀头,疼痛瞬间传到他的大脑中枢,让他不自觉的发出了”啊!“的叫声。

    刘福贵站起身子,将还在冒着黑烟的袖珍手枪慢慢贴向了杨步伟的脑袋:“云鹏,你没事吧!“

    “爸,咳咳,我……我没事。你呢?“

    “爸也没事,你快上车,把车子发动起来。“

    “哦,好的。那你呢?“

    “别问那么多,按爸爸的意思去做。“刘福贵现在神经高度集中,说起话来不自觉的就散发出那特有的不容拒绝的威严。

    “好。好的!“刘云鹏颤颤巍巍的扶着肚子,坐进了车里。

    刚才的枪响惊动了仓库里的守卫。很快刘家父子就被7,8个人组成的扇形队形给围在了拐角处。刘云鹏何曾见过这种场面。他现在就连扭动钥匙的手都在不住的颤抖:“爸,咱……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刘福贵傲然而立,面色平静,双眼锐利的就像是在狩猎的猎人似得,他一把夺过杨步伟手中的五四式手枪,冷静的对着刘云鹏道:“儿子,别怕,有老爸在,没事的,你只要把车子给发动好就行了,接下来老爸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明白了吗?”

    “明……明白!”刘云鹏没由来的脱口而出,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父亲的背影是这么的高大。

    赫雷在手下的搀扶下从地上爬了起来,自己这番狼狈的模样让他觉得很没有面子,他拽过声旁的手下,夺过对方的手枪,指着刘福贵咆哮道:“我**的刘福贵,老子现在就毙了你!”

    “赫雷,你tmd给老子住手,你tmd想害死老子啊!”杨步伟的嗓音颤抖,应为就在刚才刘福贵不动神色的将枪口贴到了他的太阳穴上,那冰冷的金属触感立时让他仅存的男子汉气概消失殆尽。

    赫雷望着被劫持的杨步伟,牙狠的痒痒的,他打心眼里想扣动扳机直接毙掉那个碍事的玩意!

    “赫雷,你y的别乱来啊,要是老子有个三长两短,你tmd也别想好过,弟兄们都听着,谁都不许妄动啊!”

    “很好,让他们闪开!只要让我们顺利离开这里,我就会放了你,否则的话,你绝对没可能在看到明天早上的太阳!”刘福贵很温柔的对着杨步伟耳边低语,后者的配合也让他稍事宽心。

    “唉,看来赫雷是很希望你去下地狱啊!”赫雷见刘福贵低头的功夫,寻思着有机会可图,哪知道后者一直都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这帮围堵的人身上。

    “赫雷,那你妈的,给老子后退,还有你们统统的闪开!”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杨步伟的那般手下很快便按照吩咐闪的老远,说实话即便没有杨步伟的要求,他们也不希望和刘福贵发生正面冲突,对方手上拿的可不是烧火棍,那玩意喷出来的东西可是不长眼睛的。要是被碰到哪里,这辈子也就彻底的玩玩了。

    手下退卻了,可赫雷却纹丝未动,他依旧持枪和刘福贵对峙着。

    “扬先生,看来你的话不是很好使啊,需不需要我给你的胳膊上在加个洞眼好给你的力量,让你的话增加点力度?”刘福贵的话始终像是颗棉花糖,听着软弱无力,实则嚼起来却弹性十足。

    “妈的,赫雷你可以啊,不退是吧,想害死老子是吧。行啊,你们几个,我命令你们立刻马上把这个赫雷给我拿下!”

    手下傻了,这是什么意思,内斗嘛,再说了那个赫雷五大三粗的,手里还拿着家伙,让我们找死吗?

    杨步伟见手下未动,急的都快哭了,他现在真感觉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低声对着身后的刘福贵道:“刘总,你……你别急啊,这……这事我会处理好的,一定让……让你们安全离开。”

    刘福贵不置可否的沉声道:“哼哼,我是不着急,但是我的胳膊时间长了只怕会酸胀,这一酸胀恐怕会控制不住的抖动,这一抖动,难免不会……砰!”

    杨步伟被对方的模拟枪响声吓的浑身一惊,只当是真的擦枪走火打中了自己似的。

    “我**,赫雷,你不让是吧,回头老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那tmd就是你害的,你们所有人都给我听好了,一会我要是出事了,你们一定要如实告诉春老大,告诉他这个混蛋赫雷是如何害死老子的,一定要让老大帮我报仇,把这个狗日的赫雷碎尸万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