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反客为主(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一十六章 反客为主(二)

    交待好善后的事宜,赫雷马不停蹄的就朝三楼跑去,那里有他目前最为需要团结和说服的力量。

    如果得不到那帮弟兄的帮助,那接下来他就真的得像杨步伟口中所说的那般成了一条名副其实的丧家之犬了。

    被关押的一众手下全都被关押在同一间房间之内,他们一共20余人,原本面积还算说多过去的标准间,在窝了那么多人之后,顿时显的拥挤不堪。

    为了隔绝这帮人的消息来源,除了派人在门外监管外,屋内的所有窗帘全部封死扎劳,并不定时有人入屋检查,一旦发现有任何异样,那这帮手下少不了的要挨上一顿毒打。

    昏暗的房间里,大家面面相窥,垂头丧气,没有人说话,除了粗重的鼻息声在听不见其他的动静。

    少许几个烟瘾极大的人则显得有些躁动,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敢有丝毫的妄动,和生理上的不适相比,明显保住小命才是最为重要的。

    在两名手下被派出去之前,他们还期盼着刘福贵会回来救他们,毕竟自己这位顶头上司的威名他们可都是非常的清楚,而这间满载着物资的工厂对于前者意味着什么他们也很了解,所以前者就算不为他们几个的小命着想,光是为了这间工厂,他们私下讨论都认为自己老大定然会尽全力夺回属于他自己的东西的。

    况且他们在跟随刘福贵的这段日子里,还从没见过有哪个能从前者的手里夺走过东西,即便侥幸的得逞过。但最终的结果还不是都给乖乖的给吐了出来嘛。

    只可惜愿望虽好,现实确实那么的无情。

    待得两名被派出的看守灰头灰脑的回屋把他俩所经历的情况和众人一说。大家伙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没了劲头。

    刘福贵跑了。带着他的儿子跑了,而从他仅和他儿子两人回来的情况来看,和他同往的那般兄弟,恐怕多是凶多吉少了。

    此时此刻没人会认为仅凭刘福贵一人的力量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即便他是那么的厉害,那么的有谋略。但现实终究是现实,大局已然确定,工厂这回看来是注定要易主了。

    而易主之后,对于他们这些前刘福贵的手下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20余人,这样一个人数要是搁在过往那个文明社会,恐怕工厂的头脑想要动他们,还得掂量斟酌一下,毕竟警察不是吃干饭的。可是眼下这世道,法治道德体系早就崩溃,执法体系也都荡然无存,别说是啥个20人,你现在就是当街徒劳100。甚至1000也没有人会出来对你说个不字,只要你有这个本事,有这能耐,当真是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

    所以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一众手下自知被救无望,大家都是心情沮丧,除了埋头等待着对方的处决。别无他法。

    而赫雷却恰在此时出现了,他随便找了个藉口支开了两名看守。而后为了防止隔墙有耳,他还特意从一众手下里叫出了自己曾经的部下。并在此人耳边低语了几句,大意便是让他在门外守着,如果有人靠近房屋就以咳嗽作为警报,赫雷便会提前做好应对措施。

    对于这名手下的忠诚度,赫雷还是心理有数的。

    之所以他会让这名手下随着其他人都关押在此,目的也就是为了在这帮人中安插一个内线,给自己留条后线,万一刘福贵要是走狗屎运翻身了,他也能有路子脱身。

    另外他也是出于不想让自己所有的底牌都暴露在春修的面前,毕竟他还不是对方的心腹,一旦人家翻脸反悔,自己连退路都没了。

    有个这个隐藏于暗处的小弟,没准关键时候就能起到起效。譬如此时,便最大体现出了这个小弟存在的价值。

    被赫雷要求在外望风的手下其实一直是七上八下,心理也是一点底都没有,此人跟着赫雷时间也不算太长,大概1年左右的时间,对于他上面这个老大,他有太多的无奈,想当初赫雷得势的时候,他也并未粘到多少好处,相反因为对方暴虐的脾气,他还受了不少的辱骂与责罚。

    后来赫雷被变相搁置软禁之后,就更别说了,工厂上下大都是黄勇底下的人,像他这样从出道就跟着赫雷混的自然是不遭人待见。

    他当时也不是没有想过改投黄勇门下,只是碍于赫雷的脾气,他没敢这么做罢了。

    直到今天对方反出了刘福贵的阵营,投奔到了春修的手下,他本以为可以有了扬眉吐气的时候,可是没想到,赫雷半天没有来找过他,不仅如此还把他也关进了房间里。这让他彻底的丧失了信心。

    赫雷自然不知道自己手下的心理真实想法,他在把该交代的交代清楚之后,便没在理会径直朝屋内走去。

    他的出现,也让死气沉沉的房间气氛有所改观,只是这种改观令人觉得更加压抑。

    “tmd,都他娘的一个个无精打采的搞毛飞机啊,是死人了还是给谁准备送丧啊!”

    手下们没有哪个对他的这句玩笑话感兴趣,众人依旧保持着沉默的态度,赫雷见状提高了嗓门道:“tmd,老子本来还想带着你们夺回这间工厂,看来是指望不忘不上了啊!”

    赫雷的这席话犹如一粒石子落在来一潭死水之上,顿时激起一阵涟漪,众人旋即一阵骚动,很快便有胆大的出声问道:“雷……雷哥,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你打算重新夺回这间工厂?”

    “废话,我赫雷何时说过大话,我实话告诉你们,这个工厂确实是我赫雷交给楼下那帮家伙的,究其原因是因为刘福贵那个王八蛋不讲道义,各位兄弟,你们在集团里多少也待过一段时间,老子为了刘家做了多少事,可倒头来那家伙为了他儿子,尽然隔了老子的职,还把老子软禁了起来。这口气搁你们身上,你们忍的了吗?所以老子才决定投靠春修那伙人,但现在老子改变主意了,知道为什么嘛?因为他们打算把你们这些人拿去当诱饵,吸引丧尸的注意,从而方便他们弄物资。我赫雷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兄弟情义老子还是懂的,让老子踏着弟兄们的血往上爬,这种事老子可做不出来。好了,该说的老子也都和各位说了,下面见看各位的态度了,想要活命的就跟老子干,不想的老子也不强求。不过回头被人拉出去喂丧尸可别tmd到时候后悔。”

    赫雷这席话说的相当漂亮,他三言两语就把自己叛变的事情给美化成了一副大义的模样,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利用了众人想要活命的心态。

    他相信在这个时候没人会对他的话提出意义。然而事实也如同他所想的一样,众人在一阵低语之后,纷纷表明了自己愿意加入的态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