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二十四章

    ps:祝大家国庆愉快!

    感谢diguoxingren,lmxy投的月票

    四个月前被丧尸围城的遭遇,对于此刻在场的所有人来说,无疑时段痛苦的回忆,那时候不仅要忍受丧尸一天24小时不停的嘶吼,还得提防他们随时可能的破门而入。¤,

    尤其是他们这些处于第一线守卫工作的看守们,无时无刻不得面对着这些面目可憎,难堪至极的行尸走肉。所以当赫雷一提及此事,所有人都闭口不言,因为对方说的确实在理。

    场面一时陷入了僵局,乔山见众人都没了动静,眼瞅着赫雷双眉就快拧成了麻花,他赶紧抢先出声道:“都tmd动起来啊!雷哥说的都当放屁呢,快干活去!”他接连踹了几个手下的屁股,以便让他们长点脑子。

    见手下们都开始各自忙碌开来,赫雷满意的点了点头:“这tmd还差不多!”

    “雷哥!这些家伙怎么处理!”苗伟带着3名弟兄没有离开,他们刚刚把押送他们的几名看守给重新捆绑结实。

    所有的看守目光都如死灰一般的暗淡,他们很清楚的听到这伙人将要离开,这也明显的预示着他们接下来的命运。对方没有招降他们的意思,那就更不可能带着他们这些累赘上路,那么结果只能是……

    赫雷眼睛随意的扫过这些在他看来以是死人的俘虏们,这种掌控他人身死的感觉让他非常享受,他来回的在几人的面前踱步。迟迟没有给出答复,他似乎要通过这种方式一点点折磨几名俘虏的心理。让对方在这无边的恐惧中彻底的瓦解崩溃。

    苗伟静静的等候者,约莫5分钟的时间。赫雷终于开口:“全部随车带走,不过给老子绑结实点,回头老子还有用!”

    “是,雷哥!”

    目送赫雷离开,苗伟立时吩咐手下将几人绑好!

    “哼,你们几个今天真他娘的走了狗屎运,雷哥竟然没把你们丢去喂丧尸,老子希望你们珍惜这难得的活命机会,可别tmd给老子找麻烦。谁要是跟老子找不自在,老子直接崩了他!”

    活命?被俘的看守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早死晚死都得死,他们可不认为对方会好心到给他们一条活路,刚才赫雷的一席话,不过是给他们一个苟延残喘的念想罢了。

    赫雷没有去董事长办公室,那里死尸的气味让人觉得恶心,他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进屋子他便倒床躺下,今日一天的进程紧张又刺激。不过结果还算满意。

    自己现在不仅成功的夺取了工厂,还成功上位,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亲手宰了刘福贵那斯。

    一想到这,他就火大。要不是那个该死的杨步伟横插一档,他早就手刃了那个老狐狸。

    烦躁之余,他翻身从抽屉里摸出刘云鹏当初的那部手台。这是拖了这部手台的服,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和外界取得联系。部署今日的种种。

    无聊的他,随意的拨弄着手台上的频率。而就是他这无意识之举,让他截获了一条极具价值的讯息。

    刘福贵难得的仰靠在座椅上,闭幕养着神,死里逃生的他现在继续要让紧绷的神经得到休息,因为追击的危险虽然暂时解除,但一会和别墅方面的谈判还得费一番口舌。

    所以这一路他都未让刘云鹏停车,按理说以目前的形式,开车这么重要的活还是他这个年纪稍大,稳重点的父亲来做比较靠谱,毕竟儿子今天所遭遇的事情,对他无论是从生理还是心理上来说,打击都是巨大的。

    在这样的心境下驾车,无疑是相当危险的,不过情势所迫,为了未来,刘福贵不得不养精蓄如,将开车这档子事情全权交给了儿子刘云鹏。

    刘云鹏也似乎通过今天的事情,忽然间就成长了似得,如若这事情是搁在往常,他定然早就叫嚷着太累而罢工,但此刻,在驾车行驶了快40分钟的时间后,他依旧尽职尽责的做着他的工作。

    并且一路之上,没有一句言语,为的就是让自己的父亲好好的休息上一番。

    而就刘福贵而言,儿子的成熟是最为让他欣慰的一件事情,他甚至觉得今天自己所失去的,无论是工厂,亦或是弟兄,都是值得的。

    因为在他这个枭雄看来,以上的种种他都有能力在重新夺得,唯独儿子的成长一直是他无法解决的心头大恨,然而今天他却看到了希望,儿子切切实实的发生了改变。

    就当刘福贵沉静在儿子变化喜悦中时,手台突然传出了熟悉的声音:“刘总,在吗?我是姚如意,收到请回话!完毕!”

    “爸!”刘云鹏适时的提醒了一句,后者其实一直都是假寐,当手台传出滋滋声时,他就第一时间警觉了起来。

    由于有了之前的前车之鉴,刘福贵现在不相信任何人,他拿着手台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选择了按下通话按钮:“我是刘福贵,完毕!”

    “太好了!刘总刚才混战太过激烈,我们弟兄4个实在腾不出手去援助刘总你,你没事吧,完毕!“

    对方的话语似乎非常激动,而比刘云鹏比他们还有激动,他难得的露出笑意对刘福贵道:“老爸,是自家兄弟啊!“

    刘福贵敷衍的嘴角上扬应付了一下自己的儿子,很明显从对方的口气来看他们的确是之前突然杀出的救援自己的几人。

    但当时大雪肆虐,整个视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能见度极低,而且战事紧急,刘福贵根本就无从看清来人是谁。

    所以在情况未明的形式下,刘福贵不得不将此人暂时归类到敌对的一边,毕竟谁都无法保证这不是春修估计重拾的一番计谋。

    “你们现在在哪?完毕!“刘福贵沉声问道,那股无形的气势顺着无线电波都能让远在百里之外的姚如意感受的到,后者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回道:”刘总,我现在一间民居里,和你走散之后,我们就一直在和春修那伙人周旋,本来想回工厂的,但后来又被丧尸围困在了这里。不过我们已经找到了离开的方法!我们这就赶回工厂,和你汇合。完毕!“

    对方不知道工厂的事情,看来他们真的有极大可能是营救自己的自家弟兄:“春修那伙人还在你们那附近吗?完毕!“

    “这个不太清楚,从目前来看我们这周围只有丧尸!完毕!“

    “嗯,他们应该不在了,放心吧,没人会愿意守在一堆丧尸的门外的。另外,你们记得,出来后千万不要回工厂,工厂已经被春修他们占领了。完毕!“

    “啊!刘总,您说什么?工厂被……怎么可能?“

    对方显的很激动,这也难怪,任谁也难以接受一个20来人防守的工厂竟然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被攻破了。

    “赫雷反水做了春修的内应,懂了吧!完毕!“刘福贵很平淡的和姚如意做了解释,很快便听到了对方的怒骂:”tmd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居然能干出这种无耻之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