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二十九章

    胡晓东的回复自然是在老徐的意料之中,他这次本就没对弓箭队报什么太大的希望,现在听了对方的肯定之后,也算是彻底让他死了这条心:“我明白小胡,你尽力而为吧,完毕!”

    “华表,你下来吧,配合小胡做好狙击工作,完毕!”

    “连长,那警戒瞭望怎么办?完毕!”

    现在这情况哪里还需要什么警戒瞭望,能把身前20米的距离看清楚就不错了,不过心理可以这么想,嘴上可不能这么说:“这事我来负责,你去配合小胡吧。←,完毕!”

    “是,连长!完毕!”

    “老爸,这别墅里的人怎么这么长时间一点动静都没有啊!”刘云鹏扭脸看向身旁的刘福贵,后者正凝神望着前方,心理也同样泛着嘀咕。

    如果老徐他们所言非虚的话,那他们这种临敌的态度和警惕性也太差了吧,就算你沿路不设置观察哨,那最起码的路障也该弄一个吧,否则像这样让敌人长驱直入,也太……

    “云鹏,当心!快停车!”

    刘福贵一声急吼,额前的王字皱纹瞬时显现了出来,刘云鹏此时正侧着脑袋等待他的回复,被他这一嗓子吼的脑子一下子变的空白,当下他能把住方向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眼瞅着危险就要发生,刘福贵急中生智一把拉起了手制动,这才险险的将车停住。

    制动的巨大惯性让没栓安全带的二人,亲密的和车前台来了个亲密接触。刘福贵顾不得自己发疼的额头,赶忙扶起儿子。关切的问道:“云鹏,怎么样?有没有磕到哪里?”

    刘云鹏摸着有些肿胀的脑袋。刚才这下他可撞的不清:“爸,刚怎么了呀。你咋那么大反应,吓死我了!”

    “你看!”刘福贵一脸严肃的指着车前方,刘云鹏顺势看去,倒吸一口凉气。

    “我的天啊!这么大一个木桩,这是想害死人啊!”一想到刚才差点就撞上这个大木桩子,刘云鹏就心有余悸。

    不过刘福贵在短暂的稳定情绪之后,反倒挂上了笑容:“看来这个老徐没有骗我,他们的确是有遇到劫匪啊!呵呵,这就好办了!”

    “爸。你在那喃喃自语说什么呢?”刘云鹏见老爸低声叨叨了几句,有些莫名的问道。

    “呵呵,没事,没事,云鹏啊,看来咱们都下来步行过去了!”

    “哦,好的,那咱们下去吧。”

    刘福贵拉住了准备开车门的儿子,叮嘱道:“不。云鹏,你先在车里等着,看老爸手势,让你过来你再过来。明白吗?”

    “这是为什么呀?有危险?”刘云鹏不解的问道。

    “危险倒是未必有,不过以防万一,你待在车子里。保持车子发动,一旦有情况。咱们也好及时撤退离开这里。”刘福贵一边说,一边伸头试图看清前方别墅内的情况。怎奈层叠的雪幕除了能让他看个别墅的轮廓之外。再没法看清其他。

    “哦,我知道了,不过老爸,一旦有危险,你可得及时退回来啊!”

    “放心吧,云鹏,爸爸不会有事的,再说了,爸爸可不舍得把你一个人丢在这个乱世之中啊!”刘福贵玩笑间,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老徐,有人在翻越咱们的障碍!完毕!”

    “知道了!”不用毕大虎提醒,老徐从楼顶同样可以看见上述情景:“能看清他后面车辆的情况吗?完毕!”

    毕大虎起身在监控上努力的瞅来半天,最终放弃到:“是辆帕萨特,不过车窗上都是雪,里面的情况看不清楚。完毕!”

    “明白了!完毕!”

    “老徐,你有没有注意看来人是谁,我怎么看的像是刘福贵!完毕!”胡晓东自打对方来人下车靠近别墅之后,他就觉得有些面熟。

    这倒不是他看清了对方的模样,而是对方的举止和个头都像极了曾今见过的那个中年人,所以他才借过老刘手中的望远镜进行了确认,隐约中让他愈发的断定此人应该就是刘福贵。

    “刘福贵?”这个名字在此刻出现怎能不让徐仁杰惊讶,他赶忙拿起手中的望远镜进行确认,在经过一番端详之后,他不置可否的下意识回了句:“还真的是那个家伙啊!”

    “老徐,你怎么看这事,这个老狐狸怎么会这个时候跑咱们这来?完毕!”

    是啊,这个中年人怎么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雪,这么晚了驱车前往自己这座小庙来呢?他的目的何在,如果单单是谈交易,手台联系就好。

    亦或是派手下前来也就罢了,可怎么会他自己亲自前往呢。所以凭着以上几点疑虑,让老徐又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楼下那人真的就是刘福贵吗?

    “小胡,你们先不要妄动,目前还不能确定此人是否是刘福贵,我下去确认一下先。完毕!”说完,徐仁杰便悄悄的俯下身子,退回了屋内。

    刘福贵很轻松的便翻过了香樟树所搭建的障碍,他拍打去膝盖上沾染的雪花印迹,含笑对着车内的儿子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安心后,便大步朝别墅大门走去。

    wow,真所谓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这刚才只顾着翻障碍,刘福贵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别墅,现在靠近一瞅,着实让他大吃一惊,这还是自己曾今那个典雅古朴的休闲度假场所嘛。

    这简直就是一个毫无美感的废品收购站嘛。好家伙,铁门四周这都给插的什么玩意,整一个刺猬造型。

    刘福贵摇了摇头,有些无奈,不过旋即笑了,他也多少能够明白当时那伙劫匪之所以被打退的原因了。

    “这个姓徐的还真不亏是当兵的啊,把老子的住家给当成战场了。”刘福贵又随意的东瞅西看了一番,这越看越是喜欢上了这看似毫无美感,实在机关重重的障碍设置。他也愈发的决定要想尽办法让对方收留他们在此地住下。

    他相信有了这样的布局再加上老徐那帮身经百战人的从旁支援,春修那行人的进攻,他便可以想出方法来应对。

    当然首要前提还是要说服对方给容留自己以及想办法拖对方入这趟浑水。

    监控室里气氛凝重,灰白的显示器上一个着红色羽绒服的男人鬼鬼祟祟的在别墅四周来回走动观望着。因为羽绒帽的缘故,老徐等人始终无法辨识清楚此人的真实面目。

    看着对方诡异的举动,毕大虎不无担心的说道:“老徐,咱们还不动手嘛,这个家伙是不是在看咱们的内部陷阱啊!”

    徐仁杰两眼盯着监视屏,没有作答。

    如果对方真的是匪众一伙人打算来报仇的话,他不认为此刻派一个手下来到别墅近前晃悠能为他们带来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如果需要情报,早在这段时间的远距离探查下他们就该掌握清楚了。

    相反他们这么做的话,不仅起不到突袭的效果,还极有可能白白搭上一名手下的性命。

    老徐心道是:一个合格的指挥绝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近乎白痴的行为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