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意料之外的相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三十一章 意料之外的相见(二)

    到目前位置,别墅周围都未发现其他异常,也没有任何车辆驶入,所以以刘福贵所乘的这辆帕萨特来说,除去他们父子二人之外,顶多还能赛下3名手下,如若如此,那倒是不足为惧。△,老刘心底根据目前的形势快速的做着盘算。

    “云鹏,当心点!“刘云鹏抬脚准备翻越香樟树所搭建的障碍物,刘福贵在一旁立刻出声提醒,关爱之情溢于言表。

    “云鹏他能有刘总这样一位好父亲实乃他人生的一大福分啊!“老徐此番言语倒并非是马屁之言,虽然还未结婚没有孩子,但刘福贵脸上随表露出的那份深切的父爱,还是着实让人感动的。

    刘福贵听后连连摆手,有些惭愧的回道:“唉,岂敢,徐连长这番话我成某人可是担当不起啊,要说我对云鹏他啊,那真是亏欠太多咯,当真算不上一位称职的父亲哦。“

    “徐连长好!“

    “云鹏你好啊!“老徐象征性的点头示好,上次的食品换药品交易,他虽然没有同去,但对于刘云鹏期间对王强恶言相向的事情,他可是略有耳闻,所以此刻他对这个小子可实在难以生出好感。

    徐仁杰面部不自觉流露出的那斯厌恶虽然稍纵即逝,但却没能逃过善于察言观色的刘福贵的那双锐利双眼,只不过让他想不通的是对方这不悦之感源自何因。

    既然想不明白,那继续纠结也不会有结果,刘福贵假意的跺了跺脚道:“喔。这鬼天气可真是有够冷啊,徐连长。咱们是不是进屋再说呀!“

    “啊呀!你瞧我这鱼木脑袋,光顾着说话了。“老徐的反应也算是够快。他一拍自己的脑袋,算是聊表歉意:“来,来,来,快进来吧。”

    待老徐将打开的门重新锁好之后,刘福贵拿手一扫庭院里略显凌乱的木桩栅栏夸赞道:“老徐啊,你们可以啊,这些东西都是出自你的安排吧,真看不出。你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嘞!”

    老徐哈哈一笑道:“嘿嘿,我老徐一人哪有这大本事,都是众弟兄一起弄的,倒是把刘总这好好的庭院搞成这幅光景,你别生气才是呀!”

    “唉,这哪里的话!”刘福贵大手一摆:“我刘福贵当时说的很清楚,这个别墅就是让给各位兄弟暂住的,既然给你们住了,那怎么折腾。我自然是没有意见。再者说了,你们这么做不也是为了抵御强盗才做的嘛。”

    “刘总能理解就再好不过了,我们弟兄还一直担心怎么向刘总交代呢。呵呵。”老徐引着刘家父子进了屋内,李中和李国两兄弟早早的就备好了茶水候在客厅。

    “刘总。你好。云鹏,好久不见了。”

    “你们好啊,那个徐连长你不给介绍下你的弟兄们吗?”刘福贵没有矫情。很自然的落座在了雷瞳为他拉开的椅凳上。

    “呵呵,你们各自给刘总做下自我介绍吧!”

    老林坐在房间的床绑边。低头思考着,刘云鹏的出现让他似乎抓到了什么。他觉得自己有些明白刘福贵此番突兀的到来究竟为何了。

    一楼的客厅里。刘福贵和徐仁杰各怀心思的有一句没一句的胡扯着,没多大会功夫,温泉鑫从楼下匆匆的跑了下来,再和刘福贵道了声好后,便俯身在老徐耳边低语了几句。

    后者听后,眉头紧缩,点头道:“行了,我知道了!”

    “怎么,徐连长,有什么事情吗?”老徐在听了温泉鑫耳语后所表现出的紧张神色,让刘福贵断定应该是除了什么事情,不知道是否和自己有关系。

    “唉!”老徐一声长叹,颇感无奈的道:“其实也没啥事,一些琐事而已。不过不好意思,刘总,容我离开去楼上一下。”

    “呵呵,徐连长忙先!正事要紧!”刘福贵乐呵呵的掀开茶盖,吹了两吹,示意对方先行处理正事。

    刚到二楼,老徐就被守候在楼道口的林俊夫拽到了一旁。

    “怎么,老林?听小温说你有急事找我?”

    “嗯!是的!”刘木华面色凝重:“我想我知道刘福贵这次来我们这里的目的了。”

    “什么?你知道了?”老林这席话无疑像针强心剂,徐仁杰紧跟着问道:“那你说他们来此的目的是?”

    “李慧如!”

    砰!老徐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是的,自己怎么会把这茶事给望了,刘福贵可是要至这个女人于死地的。

    难道说后者任然存活的消息对方已经得知,所以才会来这里要人。

    真要是这样,倒也无所谓,大不了摊开了说亮话,自己这里根本就没有此人,大可以让他挨屋子搜。

    只不过麻烦的是,这件事当时老徐他可是对众人撒了慌的,包括老林在内,所以一旦这事被拿到台面上讲开的话,他也有些不太好向众人交代。

    “我估计这李慧如可能时至今日都未归,所以他们来咱们这打听下情况,毕竟这个李慧如曾今在这里住过。

    依我看要不咱们就装作不知道?”老林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刘福贵撒个慌也没啥不可,省的倒时生出祸端来。

    老徐盯着老林看了会,大脑快速的斟酌:“不行。老林你想,万一这个李慧如有留下什么字据,亦或是刘福贵之前就对李慧如行踪了若指掌,而现在失去联络,那我们要是不如实相告的话,恐怕反而会弄巧成拙,搞出事来。你说是不是?”

    “嗯!有道理!”老林略微一想,便明白了老徐的意思:“那你说该怎么办?”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毕竟姓刘的是个老狐狸,想要猜透他的心思不是件容易的事。我看这样吧,我负责和他交涉,争取尽快搞清楚他的真实目的。你继续在楼上指挥众人。不管怎样,在事情没弄个水落石出之前,咱们都不可大意,警报依旧不可解除。”

    “成,咱们就这么办!”

    和老林说定之后,老徐重新返回楼下,不得不说老林的推断确实有几分道理。

    唉,如若刘福贵真是因为李慧如之事前来的话,那倒时候也只能实言相告了,只是事后自己还得多费些口舌和众人解释啊。

    “事情办完了?”刘福贵缓缓放下手中的茶说望向正在走神的老徐。后者则摇摇头长叹一口气,佯装疲惫道:“唉,一家之主,没办法,大事小事都得你来处理,不容易啊!”

    “哈哈!理解,理解!旁人都以为这高高在上的感觉很好,其实只有在这个位置的人方能知道当中的苦和难啊!”刘福贵表现的很是理解。

    老徐不知所谓的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茶杯润了润嗓子,而后突然将话锋一转道:“不知刘总这次前来所谓何事呀?想必应该不是专程来和我聊天的吧。”

    “呵呵!”刘福贵同样端起茶杯将茶盖半遮住脸,吹了吹漂浮于茶杯顶部的茶末道:“怎么了,徐连长,我刘某人就不能来找老友叙叙旧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