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试探(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三十三章 试探(二)

    原来是这样啊……老徐故意将音调拖得老长,他好利用这个时间差去思一下考接下来的应对措施。︽,

    大脑飞速的运转盘算着,如按刘福贵刚才所言,挟持他的那伙人似乎不足为惧,要不然刘福贵怎么能从那么多看管他的手下手里从容逃脱并顺利带走自己的儿子呢?

    倒是那个赫雷才是必须要注意的角色。此人性情暴虐且容易动怒,再加上他占领工厂必然手里握有一定数量的人马,倘若让这两股子力量合二为一,那实力就绝对不容小视。

    “刘总,以你所知,对方手里估计会有多少人马?”

    “不到20人!”刘福贵没做任何考虑,直接脱口而出。

    他心理清楚的很,对方这番问话的目的,就是在权衡天平两端的砝码,所以另一方手里所掌握的人马数就如同天平一侧的砝码重量,而每多说一人那天平就必将朝向对方倾斜,与此同时也就意味着自己留在别墅的可能性将大大减小。

    刘云鹏异样的看着自己的老爸,心理不禁寻思,老爸怎么这么重要的事情犯糊涂,天真的他只当是刘福贵说错了话,赶忙出声纠正道:“老爸,那帮混蛋得有……”

    “云鹏!”刘福贵的威严陡然间从身上散发出来,那股子气势瞬间让房间的气温都降低了几分,刘云鹏生生的被他的这声喝吼打断。

    “热水,自己加,不要老实麻烦别人。厨房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哪,现在和以往不一样了。你要学着长大,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懂吗?”

    刘云鹏一脸的委屈,老爸突然间的变脸让他很不适应,本来还想张嘴说些什么,但刘福贵眉宇间的神色让他不敢再多言。

    “唉,刘总,你看你倒个水多大点事嘛,没必要对云鹏动这么大的干火嘛!”老徐扭身对着身后的沈炼道:“小沈,去把厨房的开水**拿来。”

    “徐连长,你是有所不知啊。唉,也怪我,从小对他太过溺爱了,现在必须要让他学会自理,不然以后怎么办,总不能靠我一辈子吧。”刘福贵捏着眼角的四百穴,好似很伤身。

    “哼!”老徐心底暗哼,这个刘福贵果然是个老奸巨猾的狐狸,还真把自己这帮人当傻子耍啊。虽然他反应迅速,极时的叉开了刘云鹏想要道出春修一伙人的真实人数的话语。但早有准备的老徐,还是听出了其中的门道。

    没想到刘福贵随面对的那帮人的总体人数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再加上人家的武力配置。老徐已经对刘福贵父子的去留有了计较。

    “情况就是这样,徐连长你应该也都了解了,关于我们想留下来随你们居住生活的事情。不知道是否有了意见?”

    “这个……”老徐低头瞅着自己手里的茶杯,不停的揉搓。

    刘福贵见对方有些犹豫。赶紧补充道:“徐连长,如果我刘某人没看走眼的话。你应该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想当初你们落难,没有去处落脚,跟我提出借住别墅的时候,我刘某人可是半句不字都没说呀。而现在,我也知道,自己此番叨扰势必会给你们的正常生活带来麻烦。事实上如果仅只是我一个人,我是断然不会前来寻求帮助的,但是现在,云鹏随着我,我实在不忍心让他跟着我受罪啊。”

    刘福贵的话说的确实很煽情,也确实点中了老徐的命门,后者的重情重义众人皆知,但是这一路走来,种种的惨痛遭遇早已让他明白,他不是救世主,他无法挽救所有人的生命。

    无数血的教训让他懂得,在这样的末世下,有些牺牲是必要的。他已经打定了拒绝刘福贵入住的念头,他绝对不能让别墅卷入刘福贵与春修赫雷的战斗中。

    不过要让他这样直接开口回绝,他又颇显为难。局促之间,他只能感概的回道:“刘总啊,你说的我都明白,不过此事非同小可,我不得不和弟兄们商讨一下才能给你最终意见,所以……”

    “呐,老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刘总的事还用商量嘛,我刚下楼也算听了个大概,人家当初帮咱们可确实是没有二话的呀,再者说了就为人家这份浓重的父爱,咱们也不能拒绝啊!”

    “老林!”林俊夫的话让老徐感到膛目结舌:“不是,具体情况……”

    “具体情况我知道,你不用跟我强调,我觉得这事靠谱,不就是多两张嘴嘛,有啥呀,咱做人得讲个信义,尤其是在这个末世,虽然道德体系都已经沦丧了,但咱们得坚守这个底线,你老徐不也常和我讲,啥都能丢,但老祖宗的礼义廉耻不能丢,难道你望了!”

    这回不仅是老徐诧异了,就连立与他身后的雷瞳和沈炼也感觉有些莫名。

    老林这是那根经不通了,怎么就这么随便的答应了刘福贵的入住请求,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会给别墅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嘛。

    现在光一个匪众就已经够让他们头疼的了,要是在把春修赫雷这波人马波及过来,那别墅的麻烦可就大发了。

    突然出现的老林,让刘福贵觉得这是他必须要拉拢团结对象,他立刻出声问道:““老徐,这位是?”

    “哦,我姓林,双木林,林俊夫,刘总叫我老林就可以了。”林俊夫未等老徐开口,自行做起来介绍。

    “刘先生,幸会,幸会!你刚才有关义的看法着实让我刘某人钦佩啊!”

    “唉,哪里,哪里,我老林倒是早就耳闻了刘总的威名啊!”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咯,刘先生你看看我现在这幅落魄样子,哪还有什么威名可言哦。只希望各位能看在过往我刘福贵有帮助过各位的份上,让我们在此住上一段时间。”

    这回可好,几乎同时老林和刘福贵的眼睛同时移向了他,那架势好似他除了答应之外就别无其他选择似的。

    他还想开口再让老林好好斟酌一下,因为此事可不是什么儿戏,弄不好就会给别墅带来灾难。但看老林的表情似是主意已定。

    伤脑筋啊,正当老徐不知该如何做最终决定的时候,楼梯口传来了胡晓东的声音:“刘总,你好啊。”

    “嘿,你好,小胡,几日不见,又长壮士了嘛。”

    胡晓东含笑的点点头:“刘总,工厂的事情我刚在楼上也听说了,真没想到那个赫雷竟然有那能耐,不过关于你打算留在别墅的事情嘛,老林你说的对,按常理我们绝对应该让刘总留下,但是你别望了自个的麻烦还没解决完,要是再招惹上刘总那边的赫雷一伙人,恐怕大家往后都没好日子过。刘总,我胡晓东说话比较直,也没其他意思,你看这样如何,我们负责给你和刘云鹏在附近先找个地方住下。伙食方面我们会尽量供应给你们。但是这住下的事情就……,希望你能理解我们的苦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