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 试探(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三十五章 试探(三)

    “是的,云鹏说的是事实,现在外面确实还有我的手下,这些都是之前我安排出去搜集物资的,也幸亏当初有此安排,否则我跟云鹏现在恐怕得是生死未明了。+◆,”刘福贵说到此不由的一声叹气。今天要不是姚如意及时赶到杀出,自己就不得不跟着春修一伙人回到工厂,而一旦他按照对方所要求的做完一切,那接下来等待他的结果可想而知。

    刘福贵还不至于天真到去相信春修会真如他许诺的那般给予他父子二人安排住所及伙食以供其未来的生活。

    无数的历史经验证明,一个上位者要想在其所夺的位置坐的稳,斩杀前任那是必须做的事情,何况春修所面对的还是如刘福贵这样比其能力强百倍的一方霸主呢。

    老徐仔细回忆了下数分钟前刘福贵对自己描述他从被抓到逃离的整个过程,期间对方的确是有提到4个突然杀出陌生人解救了他,搞了半天此4人就是他的手下。

    不得不说这个刘福贵确实是老谋胜算,在当时那么危机的情况下,还能如此冷静的想到联系在外执行搜寻物资的队伍,不愧是只老狐狸。

    要不是这支骑兵,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枭雄现在估计只能沦为阶下囚咯。

    刘福贵的结局会怎样,说实话,对老徐来说并不重要,他所关心的是对方手上究竟还握有兵力的真实数量,这才是关乎别墅命运的大计.

    毕竟刘福贵此人老奸巨猾,虽然刘云鹏不经意见露了他老爸的底。但相信这应该不是老狐狸最终的底牌。

    所以老徐还得继续刨根问底,争取从刘家父子口中套出更多有价值的线索。“原来刘总说的就是那4位弟兄啊。真是够种,我老徐佩服。在那种情况下还敢挺身救主,这绝对不是一般人敢做的。”

    “唉,是啊!要不是他们,我刘某人现在是死是活还真是个未知数。不过这4位弟兄为了掩护我和云鹏顺利撤离,牺牲了2个。”刘福贵一拳敲在了桌子上,厚实的红木圆桌发出一声闷哼,他双眼通红的紧捏着拳头:“这该死的春修,我刘福贵有朝一日定会让他血债血偿。”

    大雪纷飞,北风呼啸。狂暴的东风吹打在玻璃上,发出呼呼的尖啸声。

    别墅客厅内安静异常,除了刘福贵略显起伏的呼吸声外,在无其他声响。

    老徐依旧不关心刘福贵的惺惺作态,之前提到的4人减少到2人才是他关注的重点。

    稍事等待了几分钟后,老徐提着水**,关切的给刘福贵空空的茶杯斟满了热水:“刘总啊,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这一路走来。身边的弟兄也是走了不少,那种心痛……哎!不过,路还要继续走,就像你说的。弟兄们的仇还得等着那你去报,所以你不能垮。”

    “放心,这世上能让我刘福贵心垮的事可不多。这个春修的命我早晚会把他收了。”刘福贵再次恢复淡然的表情,他这种收放自如心理调节的本事着实让人佩服。

    “刘总。除却救你的这两名弟兄,你手上还有其他可动用的人马吗?”胡晓东道出了老徐心中所想。

    刘福贵摇摇头。非常肯定的回道:“没有了,和我目前有联系的就只有这两名手下,而且此二人手上有持有枪支,这是我唯一能够提供给你们使用的力量了。”

    刘福贵在说这番话时耍了点小心计,他在大方提供自己力量的同时,也等于把自己纳入了别墅方面的范畴之内。

    老徐自然不会连这点蹊跷也听不出来,他长叹了一口气,显的很为难道:“唉,老林,小胡,如果刘总的力量加入进来对付姓扬的那帮匪众倒是还凑活,但是赫雷那边可就有点……”

    “姓扬的匪众?老徐,我要是没听错的话,你刚是不是提到了姓扬的这个人?杨步伟?”刘福贵两眼紧盯着徐仁杰,他确信自己的耳朵没有问题。

    “是啊,我说的的确是杨步伟那混蛋,怎么了?该不会刘总你认识此人吧!!”

    此事非同小可,老徐等人齐齐将目光瞄向了刘福贵,等待着他的解释。

    “认识??哈哈哈哈!”刘福贵一阵狂笑:“岂止是认识,这个家伙就tmd是春修的手下!不过也多亏了这个家伙,不然我还真走不出工厂。”

    刘福贵这短短几句话可是让老徐等人大跌眼镜,他们互看了一眼,皆是惊诧不已,这叫什么事,感情自己一帮人在这里讲了半天,人家刘福贵根本就是和对方认识。

    “刘总,你不是再和我们开玩笑吧,你知道的这个杨步伟可就是……”

    “你们的死对头是吧,呵呵,我当然知道,你们以为我和他是什么关系?生意往来?朋友?”刘福贵几个反问之后,陡然间话峰一转,厉色道:“都不是,我不仅和他没任何关系,我还可以告诉你们,你们的这个所谓的死对头就在几个小时前被我打伤了,估计短期内你们是别想见到他了!”

    “打伤了?”老徐等人被刘福贵弄的是愈发的糊涂了:“刘总,你说慢点,我们都快被你搞昏了,你怎么会碰到他?他又如何会被你所伤。”

    在老徐看来,刘福贵与杨步伟之间的交集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刘福贵略卖关子的喝了口茶,他现在的心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对方提出杨步伟这人之前,他还在苦恼如何说服对方接纳自己和儿子。

    但当确定杨步伟便是徐仁杰等人口中所说的那位打劫他们别墅的团伙首脑时,他心中就有了计较,自己留宿此地的几率可以说是大大提升了。

    刘福贵言简意赅的把他在工厂里如何打伤并反制杨步舞,利用其顺利逃出工厂的经过再次同众人叙述了一遍。待听完他的解释之后,老徐等人才算理清了头绪。

    “所以说,这个杨步伟和春修根本就是一伙人,不是嘛?”胡晓东一拍桌子,似是恍然大悟的样子。

    “是啊,绕来绕去,咱们其实面对的是同一个敌人,徐连长,现在你还有顾虑吗?依我之间,此刻咱们只有抱团联手,方能有和对方一拼之力,否则,只会被他们分之蚕食之。”刘福贵当然不会放过这大好的谈判机会,他赶紧摆出自己的观点。

    事实上,无论是老徐还是老林,在得知夺取工厂之人有赫雷参与之时,他们对于留宿刘福贵的事情便早已有了决断,而现在在得知双方有着共同的敌人之后,他们更是没道理放过前者这样一个可利用资源。

    “刘总,事已至此,多的话我老徐就不说了,大家既然有共同的敌人,那自然应当是拧成一股绳。我就再多问一句,刘总你的那两个兄弟有没有通知他们来别墅这边?”

    “他们已经在路上了,如果一切顺利,应该很快就会到这里!”

    “那个,我最后也强调一点吧!”老林见老徐那边做了定论,他赶紧补充道:“刘总,既然我们决定联手,那就必然设计到一个协作的问题。

    我知道你在用人和谋略方面都有过人之处,但考虑到我们这边演练各种预案已经有端时间,所以希望等刘总的手下来了之后归我们调遣。你看如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