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三十六章

    “嗯,这是自然,进屋之前我有仔细看了下庭院周遭的布局,不得不说徐连长在这方面确实有独到的经验。●⌒,所以在对春修这伙人的事情上,我会提出一些我的看法和意见,采纳与否和如何实施全由你们做主,我不会干涉。至于我的两名手下我会吩咐他们听从你们的统一安排。不过……”刘福贵一改严肃的态度,嘴角微微一翘道:“呵呵,这两名手下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徐连长你可别给他们安排敢死队的工作啊!”

    “哈哈!”刘福贵的话中之意,老徐如何听不出来,对方不就是担心己方在得到安排他手下人的控制权后,利用这次对敌战斗的过程中,派其二人去做较为危险的事情,已达到不动神色消灭他手中力量的目的嘛。

    老徐心底暗哼,自己堂堂七尺男儿,岂会干那般苟且无耻的勾当。老徐同样笑容可掬的阳奉阴违道:“刘总,你这事哪的话,你既然这么放心的把手下交给我们安排,我们自然要尽全力负责他们的安危。不过既然是打仗,就难免会有伤亡,子弹往哪飞我老徐可就没办法控制咯。”

    老徐最后的苦瓜脸着实让众人大笑了一番。

    “好了,老徐,你就别跟刘总说笑了,来,刘总,我以茶代酒,仅代表别墅方面欢迎你,云鹏还有那两名未见面的兄弟的入住,同时也希望咱们大家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能够相处愉快。”

    “唉,谢谢各位!”刘福贵赶紧举杯在圆桌上轻扣两下,以示道谢。

    “老林啊。你漏说了一句,那就是预祝我们的联手能够顺利打败春修雷军那一伙混蛋。好替刘总报仇!”老徐适时的补充,举起了杯子。

    三人此番一弄。站在客厅的其他人也都象征性的举起了杯子,那场面大有圆桌骑士战前誓师的感觉。

    茶毕的同时也意味着这次谈判的结束,刘福贵得到了他理想中的庇护所,而别墅方面也同样获取了一只额外的可用力量。

    总的来说,对于正处在困境中的两边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虽然他们仍旧面临着诸多实质的困难。但至少在临敌应对方面他们是有确实的加强。

    “好了,老徐,刘总他们今天一天诸多遭遇,想来也是辛苦异常。我看咱们就先谈到这里吧,我先带他们上楼住下,其他事情等休息过后再说!”

    刘福贵对此没有意义,他现在确实感到一丝疲惫,毕竟他也是40来岁尽50的人了,而且能够顺利的入住别墅对他来而言也算是一桩大事完成。

    不管怎么说,他暂时无需在担心刘云鹏的安危了。

    这才是最为重要的。他顺势起身揉捏了一下肩膀道:“呵呵,那就麻烦各位了。”

    “唉,刘总。你这话可就见外了,呐,老林你留下,我一会还有事和你商量。雷瞳。华表,你俩负责带刘总和云鹏上楼住下。那个刘总,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和这两位说,另外你家里原先的东西都被我们集中放置了。所以可能会给你们的生活带来些许,对此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老徐说话间。不动神色的将房子桌上的**顺到了手里,同时用眼神勾了勾胡晓东,示意他把剩余的子弹收好。

    老徐的举动,刘福贵全都看在眼里,他没有出声制止的意思,既然这把枪已经拿出来了,他就没打算再收回去,毕竟自己要在这里常住,这就算是自己交的保护费吧:“呵呵,没事,没事,非常时期嘛,现在这世道,能活着就实属不宜了,哪里还能顾忌那些东西嘛。”

    “恩,刘总能这样想就再好不过了,行了,刘总抓紧上楼休息一下吧。一会晚饭在给你接风洗尘!”老徐闪身客气的伸做了个请的姿势。

    刘福贵也不矫情,悻然接受,领着云鹏径直朝楼上走去。

    雪白的积雪如同厚实的棉被压在大道之上,两道车轮印清晰可见,春修靠在车座上,一言不发。

    从接到雷军的手台联系到现在已然过去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在这不算短的路途中,春修的心情一直是相当的糟糕,愤怒的负面情绪让他表现的相当急躁,与他随车的一众弟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就怕把这尊大炮坛子给点着了。

    兴许是车内的气氛太过压抑,渐渐的春修的心情也慢慢的平静下来,冷静之余,他仔细想想除却手下的饭桶作为以及刘福贵偷跑让他恼怒之外,总体来说,今天的行动还是成功的。

    工厂拿下,后者的人马也近乎都被扫清。

    现在仅剩一个光杆司令的刘福贵量他也翻不了什么天。

    思及于此,春修顿时觉得心情舒畅许多,也寄由此,他才得以重新审视自己目前的追杀行动。

    毫无疑问,对刘福贵的追杀行动是无论如何都要进行的,这关乎到他春修的颜面和威信,但是考虑到上次被对方弄的落荒而逃的杨步伟,他就不得不慎重。保险起见他拿起手台按下通话按钮道:“赫雷,工厂那边现在怎么样?完毕!”

    赫雷正倒在房间里呼呼大睡,春修的沉声低语根本没能盖过前者那如雷鸣般的酣鸣声。

    春修等了半天见那头没有丝毫应答的反应,眉头一皱,心底一紧,tmd该不会是有尼玛出了什么变故,急躁的他提高音量近乎是吼出了下述话语:“老子是春修,tmd工厂那边出什么状况了,有没有还能喘气的,赶紧给老子回话!完毕!”

    乔山正指挥着手下有条不紊的搬运着工厂里的物资,他随身带着两部手台,一部是之前他们行动时互相联系用的,而另一台则是刚刚从大门看守那擒获的,当时手下交给他时,他也没做调动,直接给揣在了腰上,哪曾想这个根本就被他遗忘的手台,竟然会突然间发出声来。

    而等他拿出一听,对方居然不是别人,正是春修这个敌方团伙的头目。

    当下他不敢耽搁,赶紧拿着手台就朝办公大楼里赶,边赶边用另一步手台提醒赫雷道:“雷哥,春修那边来联系,你有没有听到?咱们怎么回复,完毕!”

    “tmd,停车,停车!”春修粗鲁的叫停了前行的车队,并指着手台怒骂:“我操他大爷的,我说什么来着,废物都是tmd废物,这帮畜生肯定给老子把工厂丢了。回程,全都给老子回程。”

    驾驶员不知所措,怯生生的问道:“春哥,咱……咱这回程是回哪啊?”

    “哔哩啪啦!”驾驶员很悲惨的被春修劈头盖脸的一阵毒打:“回哪,回哪,你tmd说回哪,老子刚才通话说的哪,你个猪脑子,要不是老子急赶着回工厂看情况,tmd现在就把你给丢出去。操蛋的玩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