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三十七章

    赫雷嘴角挂着口水,不时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也不知道他这是在和哪位美女梦里缠绵。↗,

    乔山气喘吁吁,几分钟前他刚刚在董事长办公室扑了个空,这不又马不停蹄的又朝赫雷的办公室跑。此刻他正站在其门外,叩击着房门。

    敲了半天,屋内没有应答和脚步声,不过赫雷那震天响的鼻鼾还是表明了他的存在。

    “雷哥,雷哥!”乔山车子嗓子叫了半天还是没反应,他无奈的摇摇头,抬起拳头用力的砸叫道:“雷哥啊,醒醒了,春修那边来情况了!”

    他这一敲不要紧,可是被赫雷的美梦给彻底的敲没了。可想而知后者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

    当赫雷那不算高大,但却肌肉感十足的身躯出现在乔山面前时,他就知道自己杵了眉头。

    果不其然,还没等他来得及开口说明来意,赫雷就先他一步的叫骂道:“你想干嘛,老子问你tmd究竟想干嘛,你大爷的是要把老子的房子给拆了还是怎么招?”

    赫雷那双大似铜牛的大眼鼓爆的不禁让人担心他会不会炸开。乔山抓耳挠腮了一阵,有些结巴的拿出手台道:“不……不……雷哥,是……是手台响了。”

    “废话,不响的手台要他作甚,过家家啊!”

    “不,那个是春修打来的!”

    “啥?春修?”赫雷用手拍打了两下自己的脸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那厮说些什么?”

    “没有,雷哥。他是呼叫你的,但是……你一直没接。所以光听那家伙骂娘了。”乔山如实的回答。

    “哦,这样啊!”赫雷连打几个哈欠:“行了。我知道了,交代你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回雷哥,正在进行,不过为了能多带的物资走,可能还要花些时间。”

    “嗯,你他娘的,把这事可给我办好了,跟弟兄们说现在多带点走,他们以后就可以少花功夫出去弄物资。对那帮蠢蛋你就得tmd这么操心去说。不然指定都搁那完蛋偷懒!”

    “明白。雷哥,这事你尽管放心,我会盯着的。倒是春修那边你是不是要回复下?以防有什么变故?”乔山俨然一副顾问的模样,赫雷翻眼看了他两下,再次打了两个哈欠道:“行了,这事老子会处理的,你赶紧给老子tmd下去干你的事情。别回头这他娘的简单的事情都给老子弄砸咯。要是那样的话,你就tmd自己出去找个地方了结得了。”

    打发走乔山,赫雷重新回到屋里。他先是洗了把脸,而后悠哉的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调整了下刚刚睡醒的颓废,拿起手台清了两下嗓子道:“喂。春老大,我是雷子啊,刚在医疗室看扬兄弟。一出来听下面人说讲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完毕!”

    对面沉寂了片刻,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聒噪:“我**的还活着啊。老子当你们全都死绝了呢。还有事嘛?你当老子闲的蛋疼是吧。”

    赫雷把手台往桌边一放,挂着笑容。乐呵呵的抽着香烟,兴许是讲累了,觉得说了半天对面一点反应也没,春修一度怀疑这手台是不是除了什么问题,他忍不住气恼的问道:“赫雷,老子和那你说话听见没啊!完毕!”

    见对方脾气也发的差不多了,赫雷这才拿起手台佯装很是畏惧的口气回道:“春老大,我一直有在听,之前那确实是在医务室里照看扬兄呀,完毕!”

    “行了,你y的就别给老子在那里扯犊子了,老子问你,现在工厂什么情况?完毕!”

    “春老大啊,工厂一切正常,刘福贵的那帮手下全都给统一关在一间屋子里,我安排了重兵把手,现在就他娘的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想把他们给放了。”

    “滚你大爷的,你y的别他娘的就给老子吹牛b,说大话,日妈的之前也是你们给老子保证的活捉刘福贵,可tmd最后呢?”

    一听对方提这事,赫雷就一肚子恼火,当时要不是那个杨步伟,哪会让那个刘福贵跑掉。想想自己反正到头来是要杀掉那个杨步伟,还不如在之前将他与刘福贵两人一并干掉。

    “刘总,那事是我们疏忽大意了,你放心,工厂这回不会是在出问题了。”

    赫雷的声音低沉,弄的春修先是一愣,而后不悦的再次打击道:“别他娘的光在那说大话,等老子回来工厂要是有个什么意外咱们在慢慢算账!完毕!”

    “春老大,你还有别的事情吩咐吗?完毕!”赫雷已经是极力的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不想再在这个事情上和对方纠结,以免自己上火生乱。

    “废话,你说有没有,md,没有老子着急找你们搞个毛线,你给老子听好了,你马上给老子安排6个人到别墅这边和老子会和,对了,叫乔山也来,他负责带路,省的到时候这一帮傻b不认识路。老子这回无论如何都要把那该死的刘福贵给捉到。完毕!”

    “是,春老大,要没别的事,我这去就安排人手,完毕!”

    “没了,赶快滚去办吧!完毕!”

    “办?办你个毛?最好你们都tmd互掐到死!”赫雷随手将手台丢到了床上,叫骂了两声仰头倒下继续睡他的大头觉。

    时隔5个月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刘福贵感慨万千,他的房间老徐等人自打在入住后一直就没动过,这也是出于对前者的尊重。

    “云鹏,今天你也累了,抓紧洗洗,休息一下吧。”刘福贵脱去身上的羽绒服,从衣柜里取出件居家服穿上。

    刘云鹏伸了个懒腰,扭扭脖子道:“爸,我没事,倒是你辛苦了,我去给你倒盆热水,你赶紧洗洗。”

    刘福贵也乐得清闲,应了声好后便坐了下来。这还是儿子第一次提出为他做事,虽然这仅仅只是打水这样的小事,但对刘福贵来说却是比他赚了几个亿还要来的激动。

    洗浴室里传来稀稀拉拉的放水声,没多大会功夫就听到了刘云鹏的传唤声:“爸,弄好了,快来洗吧!”

    刘福贵双手背后,带着审视的目光走到浴室前,看着已经水和毛巾都准备好的儿子,他不禁笑道:“好嘞!老爸今天可是享儿子的清福咯。”

    刘云鹏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啊哟,爸,你能不能别这么酸呀,好了,你洗洗就休息吧,我出去逛逛,不打扰你了。”

    “恩,出去可以,不过不许给别人添麻烦呀,记住咱们现在不比在工厂,算是借助人家这,一切都要收敛点。懂吗?”

    “收到,老爸,我可以出去了吗?”刘云鹏冲着刘福贵做了个鬼脸。

    “行了,行了,你个混小子,去吧!别出别墅啊!”

    “知道咯!“

    就在离刘福贵房间的不远的影音放映室里,老徐和老林正在低声讨论着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