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雪夜来人(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四十五章 雪夜来人(四)

    “对于刚才的事情,我刘某人有必要向在座的各位做出道歉和说明。事实上我之前并不能百分之百确定姚如意就是在枪战现场救我的人。而我之所以会做出那番错误判断,主要是缘于我在逃离事发现场后接到了对方的联系。而在此期间我不是没有怀疑过对方的真实用意,但通过对方准确的回复了我的几个有意问话之后,我放松了对他们的警惕。尤其是刚在在监控里发现他们真的是只身前来,我才更加坚信他们就是救我的手下。对此我深表抱歉,因为我的大意和盲目,险些害的徐连长你……”

    “唉!“老徐一抬手打断了刘福贵的话:”刘总,下面的话请不要再说了,在徐仁杰看来,是你在为难时候救了我一命,没有你,我老徐恐怕就得去上面陪阎王喝酒去来了。倒是我希望你别误会,我之所以会像你求证姚如意二人为何杀你,并非怀疑你和她们有什么瓜葛?也并非是怀疑你在欺骗我们。只是此事事关重大,我必须搞清楚对方的来意,以防止他们会有进一步行动。

    “是啊!刘总,人非圣贤,谁能没个看走眼的时候,发生刚才的事情,都是你我不曾预料到的,要怪只能说对方太过可耻,掩饰的太好罢了。而且老徐说的对,我们这么询问你刘总,还望你不要往心理去哦。“老林说话的口气,真的愈发有当指导员的潜质了。

    刘福贵淡然一笑:“徐连长,老林,你们这都是哪里的话。这事因我而起,又险些将别墅拖入困境。现在你们却向我道歉,实在是让我刘某人汗颜呀!“

    “呵呵。好吧,此事我们就暂时往旁边搁一搁吧!那个刘总你的腿怎么样了?“老徐不愿在在这毫无意义的话题上纠缠,将话锋一转询问起刘福贵的腿上来。

    后者的腿根本就是为了演戏而佯装出来的,哪里有什么大碍。但现在既然老徐提及此事,他只能装出一丝痛苦的模样在腿上轻轻的摸了下道:“不打紧,可能是刚才扑倒时,扭倒了那根紧,没事的,过一会就会没事的。”

    “唉。那怎么能行,这种事可大可小,沈炼你上去把章志才给叫下来,让他给刘总瞧瞧,看看是不是贴个什么膏药。”

    “是!”沈炼二话不说,领命便朝楼上跑去。

    “老林,你看,我这真没事,真的没必要在麻烦大家为我操心了。”刘福贵一脸为难的表情。很是真诚。

    “呵呵,刘总,我们大家这可不是在白为你操心啊,现在别墅随时都可能面临大战。没一个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力量,所以刘总你如果能早一点康复,那就意味着我们在对敌战斗时就多了一分胜算。所以你得明白你接受治疗,不单单是为了你自己。而正是为了我们大家哦。”

    “哈哈哈哈!”刘福贵仰身大笑:“真是没想到啊,刘先生你可真是相当会做思想工作。给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没法辩驳了,好吧,听你的,我乖乖接受治疗。”

    “这就对了嘛!”

    “爸爸!”刘云鹏一步三隔的朝楼下跨跳,一边跨跳一边着急的喊道:“你们事吧,爸!”

    见满脸焦急状急奔而来的刘云鹏,刘福贵挂着笑容道:“爸,不好好的坐在这嘛,能有什么事哦。”

    “不是啊,爸,我在楼上有听到他们说是外面有人来,你和徐连长都在外面,然后就两声枪响,我好担心你出事。就想下来,可楼上的人死活不给我下来。你到底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你可别骗儿子啊!”刘云鹏不太相信刘福贵的话,担心对方怕他忧虑而隐瞒受伤的事情,索性在对方身上翻查起来。

    而他这一查便又给后者创造了一个绝好的演戏机会。刘福贵当然不会放过,当刘云鹏双手触碰到他的右腿时,他夸张的惊叫了一声:”啊哟。”

    同时脸部恰到好处的急剧一缩。那状态任谁看了都不会怀疑他的那条右腿伤的很重。

    天真的刘云鹏还以为是自己的鲁莽把父亲的伤口给弄疼了,赶忙道歉道:“爸,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这里伤了,弄疼了你吧。伤的重不重?是被子弹打中了吗?让我看看吧!”

    儿子这番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对他伤情所做出的提问,让刘福贵心理很是满意,他心中暗道自己的这出戏码应该说演的是相当成功了,他继续添油加醋道:“云鹏,爸真的没事,只是扭伤了脚而已,徐连长已经给爸爸叫了医生来查看了。你就要为爸爸担心了。”

    “老徐啊,刚才的事总归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我看这样吧,这个时间点也差不多该吃饭了,我去叫尉泱把饭菜准备下,待会等小章给刘总的脚伤治好,咱们就开饭得了。”

    “好,老林,我这就跟你一道去,今天可得让小尉辛苦给多弄几个菜,好给刘总他们接风洗尘啊!”

    刘福贵哪里好意思让对方为他和云鹏做这些事,他赶紧客气道:“唉,徐连长,刘先生啊,真的不用在意我们的,现在这世道弄些物资不容易,咱们弄点粗茶淡饭能填饱肚子就行了呀。”

    老林神秘兮兮的凑近刘福贵的耳边,悄声道:“刘总啊,我们老徐平时在食品控制上,那可真叫一个铁公鸡,今天难得的我们能粘你光吃顿大餐,你可不能让我们大家伙损失一次犒劳肚子的机会啊。”

    刘福贵有些无语的回道:“呵呵,也罢,也罢,林先生啊,我刘某人算是败给你了。行了,今天你们怎么安排我都听你们的,这样行了吧!”

    汽车在这样的雪天里,大马力前行是极其危险的。

    而姚如意他们此刻可顾不了那么多,驾车的手下死命的轰击着油门,即便这样他都仍觉得车子死在乌龟爬路,怎么也快不起来。

    车子从别墅离开之后已经过去约莫5分钟哦时间了,姚如意他们只顾着超前逃命,生怕后方追兵追上。

    大概是行驶的这段时间里,除却自身所乘车辆的引擎声外,再未听见周遭有其他的动静。

    “喂,tmd停车!”车后座虚弱的声音再次想起:“跑个毛啊,都尼玛的自己回头看看,后面可有人再追啊!”

    姚如意摇下车窗伸头朝后瞅了两眼,每两秒就被暴雪寒风吹了回来。

    不过似乎车后确实没有追兵,这也让他们紧张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些。

    “我问你姚如意,刚才究竟什么情况,你就开枪?刘总没来吗?”

    “来了,不过旁边还有一个人挟持者他。”

    “挟持?你确定?然后你tmd就开枪了?”

    姚如意不太好意思的点点头:“是的,当时雪太大,我担心他们后面有埋伏,所以就”

    “妈的,埋伏个屁啊!你tmd就不会动动脑子,有人随同你就开枪啊,老在问你我们这趟来是tmd干什么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