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 雪夜来人(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四十六章 雪夜来人(五)

    “和刘总碰面!”姚如意回答的倒是坦诚。∑,可是他的这个答案显然激怒了后排的那个人。

    “碰面?我操,你还真的就是和刘总碰了面啊!可你妈的就不能动动脑子?刘总和人一起出来,就他娘的是被挟持了?就算是被挟持了,你他娘的不会和人家交涉下,看看可有商量的余地?你y可好,狗屁话都不问,上去就是两枪,人家不射你才怪。妈的,要换成是老子,老子也会这么做。”

    姚如意被后者斥责的,嗯嗯啊啊说不出话来,现在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的与刘福贵见面的过程,的确因为紧张,而草率的做出了判断和举动。

    “你牛b啊,这两枪开的爽啊,也不知道刘总有没有给你打中,就算刘总没受伤,你让他回去怎么和别墅里的人交待了?我真服了你这个猪脑子,你真tmd是个奇葩啊!”

    后排的黑影依旧嘴巴不停的数落着姚如意,姚如意无言以对只能老实的低着头。

    “咱们现在怎么办?上哪去?”这么大的雪很快便车停在路中央的车子覆盖上了一层严实的雪被,倘若一直这样停滞不前显然不是个办法。

    但天下之大,何处才是他们的家呢?原本还指望与刘福贵见面之后,好歹弄个落脚点,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浮云。这让负责驾驶的兄弟有些茫然。

    “呐,拿着!”后排的黑影把手台撂到了姚如意的怀里:“快,赶快和刘总联系。”

    “和刘总联系?现在还能联系上吗?”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姚如意压根就不知道该如何操作。

    “废什么话。你搞出的事你自己不解决还指望我们来帮你弄?现在死马当活马医了,赶紧的联系。要是能和刘总联系上,他娘的你先把刚才的事情给人家解释清楚。别在瞎jb乱来了。”

    “好了,刘总!“章志才刚刚帮刘福贵敷完药膏,他一边收拾药箱,一边嘱咐道:”这两天尽量卧床休息,少起身活动,倒时候我会去给你换药。千万要避免二次伤害!”

    刘福贵缓缓的将裤腿放下,满怀感激的道:“好的,小章同志,我一切听你安排。今天麻烦您了。实在不好意思啊,谢谢了。”

    “谢谢!”刘云鹏道了声谢后,赶紧问向刘福贵道:“爸,好一点没?还疼不?”

    “好多了,儿子你老爸可不是娇气的主哦。何况人家小章同志不是又给老爸做了治疗嘛,休息两天就好了。”

    徐仁杰和林俊夫二人在离开客厅后,并未前去厨房,他俩只是把交代准备饭菜的任务交给了阿城后,取道重新回到了监控室里。

    “老林。刚才的事情你怎么看?”被人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连开两枪,而且是毫无心理准备,这让即便是长期身活在军营与枪打交道的老徐也是心有余悸。

    何况此事非同小可而且事出突然。他必须将所有的过程重新捋一遍,看看是否有什么可疑的遗漏之处。

    林俊夫怎会不知老徐的目的,所以与其上楼的这一路上他一直都在思索着此事:“嗯。从目前的情况来分析我觉的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刘福贵应该不是和来人一伙的。”

    “哦?怎么说?”

    老林拍了拍监控器前的毕大虎道:“大虎。把刚才的监控录像回放一下。”

    随着毕大虎的一连串的操作,监控视屏开始重新为众人讲述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画面连贯的变换着。当进行到刘福贵推开徐仁杰的那一瞬时,老林突然叫了声:“停!“

    而后按下了慢放镜头,同时指着监控镜头对徐仁杰道:“老徐,你注意看,当你俩躲闪之际,我让小胡射了一箭,而就在这之后那个姚如意开枪了,但你看他的枪口明显是朝上抬的。不出意外他是在找射击他的人。但凭此点我觉的可以说明一个问题,他应该不是来杀咱们别墅人的,同时也不像是杀刘福贵的。他开枪纯粹是下意识的射击。而且射击完后他便撤退了,并没有利用这大好的机会,朝你们补上一枪。“

    “会不会是打算利用逃遁的假象,引我们出门追击?“毕竟别墅坚固的防御让杨步伟一伙人上次吃了大亏,所以老徐绝对对方极有可能使用调虎离山之计,诱使他们自己打开别墅大门,主动追击,这样他们便可在前路设伏,打己方一个伏击。

    老林重新将画速调至正常,而后双手抱胸接着道:“我也有考虑过这是否是刘福贵和来人演的一出双簧戏,但老徐那你想想,如果对方真的想诱使我们出去,还像这样没命的逃跑吗?“

    顺着老林的手指,监控器里的姚如意撒呀的跑进了车里,而且在他跑动的过程中,不停的挥舞着手臂,应该是在通知车里的人撤离。

    之后待他一入车,车子就极速的后撤,一点也没有等待停滞的迹象。

    “而且如果刘福贵参与其中的话,他应当是极力怂恿我们出门追击,我想以这只老狐狸的头脑,在刚才那样的紧要关头,想要说服我们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不是吗?“

    老林的话让老徐收获良多,尤其是在配上监控视频上的有立证据后,看在此事与刘福贵的确是毫无瓜葛,可是真若如此,那刚才:”老林啊,照咱们现在分析的,姚如意一伙既不是来杀咱们的,刘福贵又对此不知情,那刚才难不成是个乌龙吗?”

    “呵呵!”老林笑了,他伸手伏在监控器上将画面重新归位道:“老徐啊,这也是我到目前想不明白的地方哦。本来想等着从刘福贵口中能探出点口实来,可那你刚才也听他说了,毫无破绽啊,所以我是越来越糊涂了。”

    情势的复杂化,让徐,林二人没了头绪,而恰在此时守在监控前的毕大虎突然开口了:“老徐,老林啊,咱们既然搞不清刘福贵那家伙的底,为何不能用计测测他嘛。”

    “测试?”徐,林二人同时扭头:“大虎,你有什么好办法,说来听听!”

    “唉,这个吧,俺也不在行,但是电视里不常放嘛,你看咱们现在手里不是有部刘福贵的手台,咱们完全可以把这个还回去啊,然后找个机会放个假口风出去,如果那家伙真的是和外面人一伙的话,那他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对方让他们行动。如此一来,咱们不就可以”

    “嗯!方法不错!”老徐点点头:“只是我们放什么假口风呢?”

    “这个”毕大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刚才所提之方法不过是他灵光一闪的念头而已,若论及具体操作办法,他可就真的无所适从了:“老徐,不好意思啊,这个我还没想好哦!”

    听出后者话中的一丝囧意,老林笑道:“没事,具体方法虽然没有,但大虎你至少给咱们指了个方向,到时候咱们好好想想,不过此事不可声张,暂时就咱们3个知道,不然一旦泄露出去,以后操作起来就失去原有的意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