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黑暗偷袭(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五十一章 黑暗偷袭(二)

    “妈的,搞快点,爬上去!”春修低声呵斥着手下,此次行动一开始他就打算兵分两路,正面以多数人进行佯攻,用来吸引别墅的注意力和火力。¥f,

    而他则亲自带人绕道别墅后方待进入别墅内,再行从两翼绕至前方,与主力汇合,合力大门。

    他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自认为神出鬼没的行动计划,其实早就被别墅的监控设备清清楚楚的呈现在了出来。

    3楼的某房间内,老徐正倚在墙边,静悄悄的注视着楼下的动静,雪幕中一个黑影正在吃力的攀爬着别墅外的铁栅栏,由于尖刺木条的存在,给他的爬越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老徐并没有着急动手,而是静静的将自己影藏在屋内的黑暗之中。

    他在等待时机,等待那个可以将对方一击毙命的机会。

    他现在就像是潜伏在丛林深处的猎人沉着冷静,他那锐利的双眼如同两把闪着寒光的镰刀直勾勾的锁定着正前方离他不远处的猎物身上。

    攀爬的手下对于藏匿于暗处,即将到来的危险,没有丝毫的察觉。

    春修不厌其烦的重复着他的低喝,眼看着手下就要到达铁栅栏顶端,就在其两腿叉过栅栏尖顶,准备开始返身下地之时,黑暗中的老徐动了。

    他的双眼陡然间迸发出实质性的光芒,无数次训练让他本能的从腰间抽出了手枪,拉耍。瞄准,射击。一切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顺畅。

    子弹旋即划过雪幕,射进了攀爬手下的胸膛。

    随着“砰!”的一声闷哼。处在栅栏顶端的手下带着不甘的眼神,徒劳的抓着栏顶,左右摇晃了两下之后,向后一歪,摔倒在了别墅外。

    春修被着突然响起的枪响给弄闷了,首先自己在如此隐蔽条件下进行的偷袭计划尽然被对方识破就已让他大感意外,其次这才时隔几日,对方的武器尽然从冷兵器升级成了热武器。

    这更是让他心惊不以,慌张之余他连自己尚存一丝气息的手下连问都没问一句。撒腿就跑,任由他在冰冷的雪地里等死。

    此时的他被心理状态早就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原先信心满满,怒含杀气的气势瞬间就被未知的恐惧所占领,望着眼前这栋黑漆漆的3层建筑,他打心底发怵,他不知道何时便会在自己不知晓的情况下,透过雪幕向自己射出致命的子弹。

    “砰砰砰!”春修没命的扣动着扳机,他已经无力去征服这栋别墅了。眼前的别墅就似是他不可逾越的一条鸿沟,他只想快点离开。

    “撤,撤,快开车。都tmd给老子撤!”

    手台里传出春修那声嘶力竭的吼声,那声音就好像对方见着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似得。

    不过手下们可没心思去照顾前者的心情,他们也早就对攻占这栋别墅失去了信心。没有人愿意在这寒冷的雪夜里继续作战了。

    一整天的奔波折腾让他们心力憔悴。他们只想尽快回家休息,美美的吃上一顿大餐。再睡上一个舒坦觉。

    春修的指令立刻被得到了执行,等到他从别墅后方迂回到正门时。自己的这帮手下早已全都龟缩在车里,只等他回来,便可启动撤离了。

    敌人退了,别墅的众人也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不过老徐可不敢有丝毫大意。

    重新回到客厅,一桌的饭菜已然冰冷,尉泱不得不重新将其全部回炉加热,但给刚才事件那么一折腾,一桌子的人,任谁也没有胃口在继续开动进食。

    “大门处小胡干掉了一个,老徐你干掉了一个,总的来说这次咱们应该说还算是大获全胜了。”老林给这次保卫工作做了个简要的总结。

    “老徐,尸体咱们要不要出去处理一下,不然血腥味把丧尸给招来的话,那可就麻烦了!”胡晓东双眉紧促,严肃的提议道,这样的事情过往他已经经历过多次,所以他不希望悲剧再次上演。

    老徐的手指缓缓的敲击着桌角,他斟酌了一会道:“暂时不要,春修这帮家伙今天聪明的很,知道利用夜色跟咱们玩捉迷藏,所以咱们得预防他们给咱们来个回马枪!”

    “啊呀,怕个毛,要我看都他娘的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伎俩,他要是没长脑子再敢来的话,那正好,咱们彻底把他撂倒在这。”温泉鑫不以为然。

    胡晓东“呵呵“两声表示赞同,但又不放心的道:”老徐,外面尸体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

    “应该没事,小胡!“老林伏在圆桌上指了指不远处的窗外:”今天老天算是帮了我们一个忙,你们看外面这天气,地上积雪就是个天然的冰箱,不管是血水还是尸体在这么冷的温度下,肯定都被冻结实了,而至于气味方面嘛,我们这方圆几公里内都没有丧尸的踪迹,所以应该用担心这帮畜生会寻味而来。

    不过为了防止春修一伙人的逆袭,咱们还是按老徐的意思,继续待在屋里固守来的妥当,等天气晴好之后再行处理尸体不迟。“

    “好了,大家都别光顾着讨论了,抓紧吃点饭,尤其是小胡,吴超,小温,你们都给我多吃点,补充体力,没准今晚就是个持久战。没充沛体力可是不行的!”老徐吩咐道。

    不过他自己却没有动筷的意思。他没由来的将话题引向刘福贵道:“刘总,不出意外的话,我觉得这个姚如意应该是已经投靠春修了,你觉得呢?”

    刘福贵目露愁色,略带哀伤的回道:“唉,是啊,原本还以为他们是营救我的人,现在看来……也罢,至少可以不用再去烦心他们的立场了。”

    “嗯!”老徐肯定的点点头而后向众人道:“各位,我们未来需要面对的将不仅仅是春修那一伙人,还有背叛刘总的赫雷等人,这两股力量合一,非同小可。所以,我希望大家要做好艰苦战斗的准备。尤其是在晚上,切不可掉以轻心,一定要打气12分的精神,以后像对方一定会常态性的对我们发起诸如今晚这样的突袭。大家务必要做好思想准备。”

    “唉,老徐,没**事,怕他个毛!”温泉鑫口沫四溅,饭粒四喷:“这帮混蛋都是些没种的家伙,你看看才打一下就tmd全跑了,所以只要他们敢来,咱们就管叫他们有去无回。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很好,要的就是这个气势!”林俊夫适时的鼓掌表示赞同,但同时叮嘱道:“不过,光有气势还不够,我们思想上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敌人无论是人数还是实力都高出咱们许多,所以咱们切不可自大盲目。我们要在战略上轻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刘福贵一言不发的吃着眼前的饭菜,不过心理确是一阵波澜,他在别墅所待时间不过数小时,可就几次突发事件对方的应变措施来看,却是处理的相当有条理。

    事前分析布置,事后总结归纳,众人仗义执言,集思广益所有的一切,都不难看出这只队伍的凝聚力,执行力,以及思维力绝对都是上乘。

    这让刘福贵不得不为自己纵横江湖数十载也未能拥有这样的队伍而慨叹。

    饭避之后,为了让众人能够保持充足的战斗力,老徐吩咐小胡,小温,小吴立刻回房休息,仅留下阿城一人待命。

    他打算让3人轮班倒,以保证能够应对敌方不知何事会开始的持久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