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无尽悲伤 (上)-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十章 无尽悲伤 (上)

    “胡哥!慢着!”唐小权几乎是脱口而出,只不过他的警示还是晚了一步,心忧楼顶状况的胡晓东压根没有听进他的话语,整个身形已然是爬上了木梯。

    对于胡晓东的置若罔闻,唐小权没的选择,只能是招呼众人紧随其后地跟了上去。

    楼顶之上,寂静无风,那因炙热而不断蒸腾的暑气令得水泥地面恍若附上了一层薄薄的迷雾,叫人如入幻境。

    胡晓东神色严峻地翻身落下地面,待得站定巡视了一番后,一双黑眸登时圆瞪了起来。

    就在他身前不到2米的地方,一具开膛破肚的死尸正横躺在那儿,各种残渣烂肉四散溅落,场面之血腥叫人骇然。

    “呕~“胃部不可抑止的一阵翻涌,紧随而至的唐小权刚一落地,便是被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气味给刺激地俯身干呕了起来。

    不止是他,余下的王强等人也皆是无一例外的出现了或轻或重的干呕现象。

    唯独胡晓东跟个没事人般呆立在原地,好似丢了魂似得。

    约莫过了2分多种,幸存者们翻涌的胃部终于是逐渐平复了下来。

    唐小权随手抹了两把唇角,将之沾染其上的污物清除干净,待得做完这一切后,方才细细打量起面前的死尸来。

    死尸单臂向前,五指成爪型,自然弯曲,想来在毙命前曾经试图攀爬逃走。

    而在其身后的两道狭长血痕,则是昭显了他这段逃生之路的艰辛与无助。

    “这人是……林伯?”不知是谁在队伍末端拉长音调暗道了一句,而随着这记声音的出口,众人这才注意起死者的身份来。

    纯白的短袖衬衫,满是尘灰与血迹的银发,从其那张已被撕扯的七零八落的模糊面庞依稀还可辨识出几道深邃见底的皱纹。

    “呼~”胡晓东深深地吸了口气,虽然他不愿承认,但眼前的各种表征,还是无一例外的指向了那个已被他视作亲人的老者。

    楼顶的气氛瞬间变得压抑了起来,饶是与林木业没什么感情的王强等人也被这股阴郁的氛围给弄的喘不过气来,就好似胸口重压了块巨石。

    “是谁?谁在那儿?”厉喝将众人从悲痛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但见吴超手提着钢刀一步步朝着楼顶后部走去。

    “等等!小吴!”

    唐小权伸手拉住了正欲前行的吴超,然后冲着身后的胡晓东努了努嘴巴,示意他带人从另一边包夹,分头行动,以防不测。

    知晓其用意的胡晓东没有二话,他抬指点了点身后的王强,继而便是与着王吴二人成扇形队列朝向楼顶后的洗浴间围拢了过去。

    随着距离的拉进,不断靠近目标地点的幸存者们可以清晰的听见丝丝细微的“撕裂”声,那声音就好似是吃食的猎狗在撕咬骨头上的碎肉一般。

    “丧尸!”众人的心头几乎是同一时间浮起了这个词汇,胡晓东更是疯了般地猛冲了出去,唐小权甚至连阻拦的机会都没有。

    然而……

    脚步骤然一停,冲至洗浴房的胡晓东突兀的如同被人点了穴道般僵定在了原地,令得随后而至的吴超等人皆是莫名不以,唯有唐小权不无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

    “哗啦~”随着一声帘布触碰的声响,愣神中的幸存者们齐齐的移目望了过去,然后便是不约而同地倒吸了口凉气!

    眼眸之中,原本白净的塑料布帘此刻已是被一片刺目的腥红所代替,乍看之下就跟屠宰场的杀猪房一般,骇人无比。

    或许是察觉到了帘布外的动静,正在其内享用大餐的丧尸猛然间探出了脑袋,其上沾染着血污碎肉的大嘴不断发出“咕噜,咕噜”的低沉警告声。

    见着胡吴二人呆立似乎没有动手的样子,王强便是兀自举矛做出了挺刺的姿势,准备结果掉帘布内丧尸的小命。

    可是还未及他动手,持矛的右手却是被人从后不动声色地拉了回来。

    待得回眸一望,但见唐小权正讳莫如生地朝他摇着脑袋。

    缘何?原因非常的简单,因为丧尸不会爬楼,所以此刻能够出现丧尸的唯一可能就是幸存者感染了。

    而从眼前这只丧尸幼小羸弱的体形来看,他应该就是胡晓东等人之前所提到的那个虎子无二了。

    身体不由自主地剧烈颤抖着,胡晓东只觉一股透骨的凄凉从心头涌起,令得他难以抑制,喘不出气来。

    “虎子”缓缓从洗浴间里爬了出来,已经被病毒迷失了心志的他,显然不再认识眼前的几人。

    此刻,他只剩下嗜血的本能,吃掉对方是他唯一的念头。

    摇晃着身子,虎子缓缓站了起来,一对眼眸移向了位列前排的胡晓东。

    一人,一尸,咫尺之遥。

    “虎子!虎子!”胡晓东低声地喃喃,可是步步逼近的“虎子”除了兴奋的嘶吼之外,再无其它的反应。

    胡晓东紧紧地握着手里的砍刀,数次想要抬起但终究还是纹丝未动,只听得“咔嚓,咔嚓”的骨节作响声。

    对于胡晓东这般踌躇不觉的表现,唐小权非常能够理解。

    饶是生存法则第二十二条明确告诉他:在面对丧失人性的朋友,亲戚甚至是家人时,也要不怀心慈的将之灭杀,绝不能因为儿女情长而祸及整个团队的命运。

    但是人终究是人,我们之所以有别于丧尸,是因为我们有心,我们有感情,不论这个世界堕落成什么样子,在我们心底始终会有那么一块地方,存留着那些被我们视做珍宝,不容侵犯的东西。

    而眼下,“虎子”无疑就是胡晓东视为珍宝的东西。

    望着张牙舞爪,愈临愈近的“虎子”,唐小权轻叹了一口气,虽然他很理解胡晓东现在的做法,但这并不代表会放任前者威胁到众人的生命。

    “恶人”终究需要一个人去当,于是唐小权举起了长矛,踏步向前,可还未等他走出人群,一只大手却是挡在了他的身前。

    “我来!”低沉且略带沙哑的嗓音从胡晓东的口中传出,唐小权无法瞧见他的面容,但从其身下那只颤抖不止的右手不难看出,他是鼓足了相当大的勇气才得以说出这席话的。

    长刀摇曳着寒光,在阳光的映射下,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

    而随着刀锋的落下,“虎子”的脑袋也随之跌落。

    胡晓东伸手扶住那具不断下坠的尸身,一行清泪终于是顺着眼角不可抑止地喷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