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准备下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五十二章 准备下手

    接连的失败让春修火冒三丈,不过他始终不觉得他有什么过错,在他看来造成这些局面的最终原因都是自己那般手下太无能和白痴。△,

    就拿刚才偷袭的那件事来说,如果不是手下在正门处的进攻不够犀利,自己后方的行动怎么会暴露。

    这还不算,要论导致这次计划失败的最为主要因素,那还得是缘于某人的执行力不够,而此人便是赫雷。

    倘若安排他的那批增援人马能够及时到位的话,春修相信凭借这次完美的安排,强大的火力,占据绝对优势的人手数量完全可以碾压对方。

    然而事实的狼狈不仅让他心有不甘,同时也让他觉得自己在手下面前的颜面尽失。

    他需要发泄,他需要把堵在心理的那团火气爆发出去,所以他报矛头对准了他自认为造成这个局面的始作俑者赫雷:“喂,tmd赫雷给老子通话,你他娘的究竟是干什么吃的?完毕!”

    此刻的赫雷正舒坦的靠在沙发上,嘴上享用着从工厂搜刮出来的罐头食品,脚下悠哉的泡着手下为他准备好的热水。

    春修火气十足的通话请求,在他耳里确是相当的悦耳,见他迟迟未动,在一旁陪他喝酒的乔山举杯道:“雷哥,这通电话咱们接还是不接?”

    赫雷仰头把酒喝进肚中,别有意味的阴笑道:“接,当然要接,我们是有素质的人,哪能有话不回呢。何况人家还是咱们的老大啊!”

    “呵呵!”乔飞参不透前者的真是想法,只是尴尬的笑了笑没敢多言。

    “来。把手台递给我!”

    春修那边扎耳的叫骂越来越甚,赫雷伸手接过手台。又搁到了一边:“去他妈的,来陪老子喝酒!”

    “雷哥,这……不接了吗?”

    “哼,接他个鸟,这斯不是要骂嘛,老子给他机会,让他慢慢骂,等他骂够了,冷静了再说。咱喝酒先!”

    春修现在恨不能把赫雷的皮给扒了,赫雷联系不上,杨步伟就更不要说了。

    当他准备再和其他手下联系的时候,赫雷终于有了回复了。

    “啊哟是春老大,我是赫雷啊,有啥事不?完毕!”

    赫雷的口气听的春哥极为不爽:“你tmd还好意思问老子有啥事!老子问你啊,安排你派出的小队呢?妈的,怎么连个鬼影都没有?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和老子耍着玩呢是吧!”

    不理会对方歇斯底里的脾气,赫雷依旧是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嘴里的牛筋被他嚼的咔嘣咔嘣直响,直到春修一通乱七八糟的废话说完,他才拿起手台佯装委屈道:

    “春老大,上次和你通完话。我就赶紧的派了2辆车,8个人朝你那边赶。我还一直在催他们快一点,就tmd担心误了你的事。可这帮该死的笨蛋。竟然沿途把车子弄抛锚了,我就让他们另一辆车先行。但这鬼天气严重的影响前进速度。我怕在出现啥意外,就没敢再催。真不知道这帮家伙是干啥吃的,到现在也没和你汇合。要不春老大你受累先等等,估计那帮小兔崽子就快到了。完毕!”

    “还汇你妈的大头鬼啊,等你们这帮猪脑子到,黄花菜都凉了,操他们的全是一群不中用的东西,大好的计划,就尼玛的给你们搞砸了,都等着吧,等老子回来在和你们好好算账,完毕!”

    “算帐!哼!跟老子算帐!谁tmd跟谁算帐还是两说呢!”赫雷放下手中的手台,冷冷的吩咐道:“乔飞,你立刻给俺安排5个弟兄去别墅附近找个安全的地点候着,给他们的任务就是查看春修那帮人的情况,告诉他们,只要对方回到工厂,立刻记下他们的人数,车辆。然后向我汇报。“

    “是!雷哥。“乔飞不敢耽搁,赶紧出去吩咐,没多大会功夫便听到屋外一阵嘈杂声,随后便是引擎发动声。

    重新回到屋中的乔飞,给赫雷的酒盅里添满了酒,不置可否的问道:“雷哥安排弟兄去工厂那边盯梢,是打算跟春修那兔崽子干仗吗?“

    赫雷只是笑笑,没有作答,但是眼中闪过的那抹厉色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一切。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距离工厂东北面的一栋农家自建宅里,2层多高的小洋楼,配以环面的红砖墙,非常时候作为他们的落脚点。

    虽说此地比不上工厂来的安逸可靠,但凭借从工厂带出大量的食物,赫雷有信心带着他的这帮弟兄在这里过活下去。

    不过赫雷可不是什么能够耐得住性子的人,工厂那块肥地在他眼里终究是块香喷可口令人眼馋的肥肉,他始终都都在寻思着如何能在不破坏他味道的情况下吃进肚里。

    然而现在他意识到机会可能来了。所以第一时间便派出侦查队伍前去探明对方虚实。

    如果如他所料,别墅方面应该已经成功削弱了春修的力量,那以春修仅存的力量根本无法与他抗衡,而工厂成为他的囊中物那是迟早的事。

    想到这赫雷的心情不由大好起来,今天他绝对可以称的上是做收渔翁之利的人,要知道数十个小时前,他还是一个被变相软禁的可怜人。

    然而现在,他不仅把曾今的老大刘福贵弄的无家可归,也同样把春修这伙人弄的团团转,最为重要的是自己终于如愿以偿的有了自己的团伙。这如何能不让他飘飘然呢。

    人若是倒霉,喝凉水都会塞牙缝,春修现在算是充分领会了这句话的含义。

    赫雷刚才的话就像是传染病似的,这不,春修的2辆车再终止和前者通话没5分钟的时间,前车便停在路中央不能动弹了。

    “这tmd又是怎么回事!”春修快速的摇下车窗,伸头看了下前车的状况,他现在真的快要被气爆了,磅礴的大雪也无法浇灭都他心中的怒火。

    开车的手下打开车盖,叨咕了半天也没查出问题的所在,而后随便辩了个理由搪塞春修。

    后者对于车子的故障维修不太在行,不过此时下了车的他根本就没心思听对方的胡扯,他很干脆的用拳脚代替了他的回复:“你们说你们还要废物到什么境界!呐,和人干架tmd干不过,就开个**车子,也能搞出问题来。行,现在弄不好了是吧,可以,tmd,那你们两个就给老子在这里杵着吧,修不好就他娘的不行回去。我们走!“

    丢下这席话,春修不留丝毫情面的招呼后车的人马上车,他连看都没看下矗立在风雪中无助手下的祈求的眼神,铁了心的命令驾驶员绕过故障前车继续朝工厂赶路。

    像这样被遗弃在这样寒冷的雪夜里,没有食物充饥,没有被褥保暖,可想而知这一夜对于眼前的2人将会是多么漫长的一夜。

    春修所乘的车辆刚一走远,被丢下的2名手下便指着他离去的方向,恶狠狠的咒骂道:“狗日的春修你妈的还是人嘛,早死早超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