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 看门狗(上)-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六十章 看门狗(上)

    ps:感谢lmxy投的月票

    春修鼻青脸肿的跪在赫雷的身前,这一幕是何其的搞笑,一个月前的后者正是以同样的姿态被抓至对方处等待判罚,而不同的是上次的赫雷利用自己的口舌成功的换取了与春修合作的机会。︽,但此刻春修还能有机会获得重生吗?

    “啊呀,乔山,这事谁啊,咋给整的像猪样了?”赫雷四平把稳的坐在沙发上,伸出满是污迹的臭脚鸭子,顶起春修的下巴,很是轻佻的问道。

    乔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知道赫雷这是有意要羞辱春修,所以很配合的道“回雷哥,这位就是春修!”

    果不其然,一听到春修儿子,赫雷蹭的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俯身凑近了道:“啥,这事春老大,不会啊,你小子做死啊,这张猪脸怎么会是我们英俊潇洒的春老大呢。”

    春修早就被乔山一众人给收拾的没了脾气,当下抬起肿胀的脸蛋,有气无力的道:“雷……雷哥,我是春修啊!”

    “呀,这猪头还真tmd是春老大你啊!阿妈!”赫雷佯装关怀的抚摸着春修不堪人样的面部,时不时的使坏用力抽打上几下,发出啧啧声:“你看看,这是哪个混球把咱春老大给整成这样的,唉,春老大对不住啊,都怪我管教手下不严。”

    春修嘿嘿的发出两声无奈的笑声,对他而言多说一个字都会因为牵扯拉动肿胀皮肤而让他感到痛苦难耐。

    “春老大,和我的合作你还满意吗?”

    “满意!呵呵,满意!”春修吃力的点了两下头。

    “工厂里的死人你见着没?”

    “没有。不过手下有发现他们的尸体。”

    “哦,这样啊!”赫雷面露失望之色:“可惜了。知道那是谁做的吗?”

    春修默不作神,不敢回答。

    “是我。是我做的。”赫雷猛然间提高音调,吓的春修一个机灵。后者拍了拍对方的肩旁,沉声道:“春老大,不会因此怪罪我吧!”

    “不会,绝对不会!”春修勉励的挤出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是那么的苦涩。

    当他被捉到赫雷的新巢穴,看到自己那些暂时还未被杀害的手下时,他知道自己已然大势已去,再无可能翻身。

    赫雷没有理会春修的尴尬表情。自顾自的继续着他的演说:“春老大哦,这事还真的是不怨我,你知道嘛,老子最讨厌别人管老子叫什么?狗!这个杨步伟就tmd当着一众弟兄说老子是你春修养的一条狗。你说该杀不该杀?”

    “该,他竟然敢这么说雷哥你,杀了都便宜他了。”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你看看那杨步伟tmd白痴到被刘福贵反擒而打伤,你的那般弟兄就更他妈的是一群废物,就被刘福贵的几句话呵斥居然没然敢上前就这么生生的走了。老子吼破了嗓子都tmd没人听,春老大你说我们还留这些除了会浪费粮食之外的废物有毛的用,对不对啊?”

    “对,对。都该杀,全都该杀,雷哥杀的好!”春修点头哈腰的一副奴才的嘴脸。

    “但是春老大。我觉得这下梁不正应该是上梁的问题,我们好歹也是合作关系。你说如果没有人授意他们这么做,他们哪里会有这大胆子。所以依你看,是哪个王八蛋在背后破坏我们之前的关系呢?”

    赫雷脸色陡然间拉了下来,一把扭过春修的脖颈,直勾勾的盯着后者。

    “误会,雷哥,这……这一定是误会,那个杨步伟……tmd一直就是个大嘴巴,得瑟起来就没招没调,不知道天高地厚,为这事我,我早就想教训他了,这回雷哥把他给干了,倒是省……省的我费心了。”春修结结巴巴好不容易才忍着痛做了一通谨慎。

    待他说完,赫雷反倒是笑了:“哈哈哈,春老大你紧张个毛线啊,老子又没说你就是那个该死的家伙,瞧把你给吓的。对了,你去别墅那边还顺利不?刘福贵那斯应该已经成了春老大的枪下鬼了吧。”

    “这个……”春修一时语塞,半个小时前他还在电话里就此事数落赫雷的办事不利,而现在他却……

    “妈的,不是吧,春老大,你该不会连别墅那帮家伙也干不过吧。”

    春修无奈的点点头,对此他实在不想多言,他怕被赫雷揪住自己之前谩骂他的小辫子,对他不利。

    “我c!春老大,这就不是我说你了,你们也太tmd傻逼了吧,就那个破别墅都他娘的搞不定,你说你们这帮家伙还能干啥,妈的,老子跟你们这样的人还合作个屁啊!

    “别……别,雷哥,事情不……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次之所以会失败,都……都是tmd那帮手下太弱智,要不绝……绝不……”

    “行了,扯那些没用,说白了还不都tmd是废物,这年头养一群废物可是很费粮食的啊!春老大,你说该叫我怎么办?”

    “雷哥,你要是嫌弃他们麻烦,干脆……”春修吃力的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赫雷眉头一皱:“杀了他们?不太好吧,这些人虽然都2b到家,但好歹是你春老大一手带出来的,就这么把他们干掉,我良心上过意不去啊!”

    赫雷故作苦恼状,春修见状连忙卑微的爬到其脚下,狠狠的道:“这……这事,雷哥,大可放心,交给我来做,我负责把他们给处理掉。”

    “那怎么能行,你可是咱们的春老大啊,这种下人做的事情哪能让你春老大来做啊,这也太丢你的面子了啊!不行,不行!”赫雷连连摆手似是真的认可春修的老大地位,只是那居高临下蔑视对方的态度却标识着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雷哥,你这叫啥话,你才是咱们的老大,不……不瞒你说,自……自打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雷哥你有大将之才,和你一比……我春修就是一坨屎,狗屁都不是。其实我早都想好了,等工厂和刘福贵的事以解决就推举你做我们两家合并后的大哥。所以以后雷哥你要是有啥事,尽管吩咐好了。”春修竭力的为自己争取能够活命的机会。而他的那席马屁之言,也让赫雷很是受用,后者陶醉的发声大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