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无尽悲伤 (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十一章 无尽悲伤 (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缓缓将尸身放倒,胡晓东漠然地拾起滚落在脚边的尸头,郑重地将之重新摆放在了“虎子”的脖颈之上。

    “虎子,安心的去吧,天堂里要活的幸福啊!”吴超哽咽的来到“虎子”的身旁,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块德芙巧克力。

    这是他在超市搜货时特意为虎子准备的,由于担心路上出什么叉子,所以他特意把它放在了兜中,就为能给虎子一个惊喜。

    可是谁曾想,惊喜他是顺利的带回来了,但“虎子”人却……

    泪水一滴又一滴地滑落在巧克力的外包装上,溅起朵朵水花,继而坠落,蒸腾,飘散,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似“虎子”年轻而又短暂的一生般。

    吴超颤抖的剧烈,一双大手就跟筛糠机般抖动个不停,令得原本很容易撕开的巧克力包装,却是在耗费了大半天功夫后,才勉强将之剥开。

    由于受到列日的炙烤,包装内的巧克力块已经融化成了一摊咖啡色的泥浆。

    但饶是如此,吴超还是极近小心地将这些泥浆摆放到了“虎子”的身旁。

    “吃吧,虎子,你跟哥哥说过,你最爱吃巧克力了,哥哥今天给你带来了,你……”哽咽的喉头再也无法继续下去,吴超无已抑制的痛哭成了泪人。

    胡晓东静静地跪着,棱角分明的脸上布满了泪珠。

    他这辈子经历过很多,从职业生涯的退役,到下海经商的迷茫,无一不是对他打击颇深,但是他都坚挺地扛过来了。

    然而眼下……当他瞧见“虎子”面上那对空洞无光的眼神时,他只觉自己的胸口好似被插了把尖刀喘不过气来。

    如果我多派些人手留下来看守,或许他们就不会遭受攻击。

    如果我仔细检查周遭的状况,或许丧尸就无法突袭这里。

    咦~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胡晓东泪湿的眼眸陡然放大,旋即他猛地站起了身子。

    “不对,丧尸是怎么爬到这里的?”

    没由来的一句低喝,令得沉静在哀思中的众人皆是一愣,旋即还未待众人反应,胡晓东又是紧接着问道:“陆瑞!陆瑞那小子呢?”

    抬脚环顾四周,除了林木业已经发凉的尸体,就只剩下5盏孤零零的帐篷。

    “没有!”

    “我这也没有!”

    “一样没有!”

    耳边陆续传来吴超,温泉鑫,唐小权的话语,接连三盏帐篷的探查,皆是空空如也,没有人影。

    直到阿城那略带骇然的声音响起:“胡哥,这,这里……你,你们快来!”

    刺鼻的血腥味随着帘布的拉开,扑面袭来,虽然对此唐小权早有准备,但却依然还是被那股令人作呕的气味,给熏扰的胃下一阵翻涌。

    强忍着呕吐出口的冲动,唐小权紧蹙着眉头探脑朝帐内望了一眼,而就这一眼,叫他登时便是冲到一边干呕了起来。

    帐篷之内,染满了妖艳的红色,一具披头散发的女尸正呈仰卧状跪俯于地,浑身上下血肉模糊,就跟被豺狗群啃食过一般,惨不忍睹。

    怎么会这样?虎子死了!林伯死了!连阿姨他也……温泉鑫很难接受眼前的事实,在他心理还抱着有人活着离开的幻想,但是现实却……

    胡晓东颓然地关上了帘布,他实在不忍再继续看下去了,他兀自来到最后一顶帐篷前,止住了脚步。

    这是陆瑞平日里所住的帐篷,而对于此人的死活是他亟待知道的事情。

    挺刀挑起帘布的一角,胡晓东下意识地凑鼻嗅了嗅,空帐篷内并没有溢出什么恶心的气体,这令得胡晓东烦乱的心境稍适舒缓了一些。

    继续用力,帘布渐而拉起,而随着帘布的拉起,帐内的一切一览无遗。

    “没人!陆瑞逃脱了!”吴超的话语引起了余下几人的注意,虽说平常他们对陆瑞的为人并不怎么待见,但在历经了这么多的惨剧后,终于有人活着离开,还是令得幸存者们得到了些许慰藉。

    只是唐小权却是与众人有着不同的看法,他摆手招呼胡晓东过来,然后长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俯身凑近林木叶的下身,指着其上的断肢处道:

    “胡哥,你看这里,尸体断骨处的切面很平,如果说是丧尸攻击所致,应该会从膝盖处被整条拉裂扯开,而不应该像现在这样,出现平滑的切口,所以我怀疑林伯的腿是被人用刀砍断的。不过我对刀不太了解,不知道能否达到这样的效果。”

    胡晓东一言不发地盯着唐小权的手指处僵定了几秒,旋即眼眸逐渐变得严肃:“刀体只要厚度得当,角度正确,完全可以一刀劈开人的腿骨,而林老适逢老年,骨骼退化严重,所以……你的推断没有错误。”

    “什么!林老他……”此论一出,所有人皆是大骇,吴超更是直接捏起钢刀跑到唐小权的身旁厉声道:“林老他真的是被人砍了?是谁?是谁这么狠心!难道……”

    想到了某种可能,吴超话音陡然一滞,旋即带着抹不可置信,将目光移向了身下的唐小权。

    无用多问,这个节骨眼众人能想到的唯一嫌疑人就只有一个,所以唐小权没有丝毫犹豫,他兀自点了点头,继而站起了身子道:“4个人,死了3个,唯独陆瑞跑了,而且大家也都看到,我们放在帐篷里的私人物品全都不见了,那么毫无疑问,这些东西肯定是被陆瑞搜罗走了。“

    ”但是搜罗物资需要时间,而他又没把丧尸化的虎子给杀死,那么问题来了?他是如何做到既能避开丧尸化虎子的攻击,又能顺利搜罗物资离开的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开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我看到了林伯这条被砍的大腿。”

    “毫无疑问,在丧尸堆里,与其带着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逃跑,明显没有自己一个人来的安全。所以陆瑞砍掉了林伯的一条右腿,如此一来他不仅可以保证后者没法逃离楼顶,又可利用后者因为疼痛产生的呼救与挣扎吸引虎子的注意,从而令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搜罗物资与逃离这里,最后,等我们顺着他所留下的记号与之汇合之后,他便可即由虎子丧尸化攻击了林伯等人,顺理成章的掩盖掉一切的罪行,然后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再次融入到我们的团队之中。”

    “嘶~”听完唐小权的分析之后,众人皆是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也难怪他们会有如此惊诧的表情,毕竟他们大都是些20岁出头的年轻小伙,虽然深处残酷的末世之下,但对人性的险恶还是所知甚少。

    胡晓东竭力的、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已经认定了陆瑞就是所以一切的罪魁祸首,但是眼下他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搞清,所以……

    “小唐,你知道虎子他丧尸化的原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