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 工厂异象(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六十六章 工厂异象(三)

    又经过一番仔细的斟酌,唐小权确定自己没什么可以提供给老徐的了,他把他所能想到的已经全都告诉了对方。∷,

    而他和老赵王强3人为了避免和工厂出行人员行进路线相同而导致途中相遇,并不能就此赶回别墅支援老徐他们,只能选择待在原地。

    所以接下去将会发生的一切就得靠别墅众人独自面对了。而他们3个仍然会密切监视工厂这边的情况,及时与别墅方面通报联系。必要的时候,还可作为一只奇兵支援对方。

    由于事态的紧张,一直忙于和老徐通话的唐,赵二人没有意识到他们在楼顶已经呆了足足有半个小时之余,负责在楼下守门看车的王强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若不是担心打扰二人的监视,他肯定会出声询问为何看了这么久还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王强归家心切,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他那颗火急火燎的心就愈发的躁动,终于又过了5分钟之后,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高声喊了一嗓子:“你们看好了没啊,看出什么头绪来没啊?什么情况要费这么大的事啊!有这功夫,咱tmd早就回别墅了。都别墨迹浪费时间了,赶紧下来上路吧。”

    要不是王强吼了这一嗓子,正专注于工厂问题的唐,赵二人还真的就压根想不起来被遗忘在楼下一层负责守卫的王强。

    二人相视一笑,老赵伸手拍拍唐小权的肩旁道:“你继续监视。我来下去和小王解释。”

    唐小权很干脆的点头应是,在这个问题上老赵下去绝对好过自己。

    虽说他与王强兄弟情深,可这个节骨眼要是换他去解释。后者的一根筋作风肯定会认为是自己有意找茬拖延返程的时间。

    所以为了不把问题激化,还是让老赵去解决这个麻烦事更加妥当。

    老赵为了安抚王强着急回别墅的这颗心,可谓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可后者却是始终抱着别墅危机,要回去救援这一态度,死活不愿意留下。

    无奈之下,他不得不大费口舌的与后者讲明现在回去的危害。为了增加话语的说服力,老赵更是特意列举了他们留在此地的益处,譬如及时汇报工厂方面的动向。作为奇兵进行围魏救赵的佯攻等等。

    还真别说,老赵此番话一出,让王强意识到自己执意回去很可能会给别墅带来更大的危险,他便终于勉为其难的答应了老赵留下的意见。

    两名负责外出搜索物资的手下一路上有说有笑。可由于路面积雪的阻碍。大大延长了他们的行进时辰。这很容易导致他们因为无聊而产生抱怨的情绪。

    这不没过多大会功夫,他们便将这股子不痛快发泄在了随车携带的俘虏身上。

    被俘的手下如同两只温顺的小绵羊,任由押送人员对他们拳打脚踢,言语辱骂。

    他们空洞的眼中看不出一丝生气。现实的残酷让他们早已对自己的命运低下了头颅。死亡是他们现在唯一期盼的事情,活着对他们只剩下痛苦,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近乎绝望的念想,也不是他们能够奢望拥有的。

    刘福贵仰躺在沙发上悠闲的喝着茶水,由于他诈伤的缘故。他不得不装作腿脚不便,静坐休息。以免被老徐等人觉察出什么异样。自己也不好交待。

    这吃完饭后刘福贵也就喝了一盏茶的功夫,他却发现别墅里的众人陡然间变的忙碌起来,他们楼上楼下,进进出出忙的好不快活。并且从众人紧张的神情不难看出似是有什么紧急情况即将发生,而他们正在为此做着准备。

    恰逢老徐从楼上下来,刘福贵赶忙出声叫住对方问道:“徐连长,看大家伙都这么忙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呀?“

    为了不让对方生疑,他还特意的补充了一句道:“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

    可是刘福贵有所不知,他的这些额外的举动更加使得老徐对他别有所图的目的深信不疑。

    老徐虽然心理不屑对方如此演戏糊弄,把自己当猴般耍弄,但为了大局不打草惊蛇,他还是勉为其难的挤出了一丝笑容解释道:“哦,没事,刘总,这些不过是些正常的演练,你也看到了现在局势动荡,随时春修那伙人都可能来袭,所以让大家伙利用空闲时间做些备战配合,还是非常必要的,免得到了实战慌了手脚,那麻烦可就大了。“

    老徐由此忧虑实属正常,做此安排也是相当正确,刘福贵相当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听信黄勇,赫雷之辈的与别墅为敌,否则自己的境域恐怕会更惨。

    “哦,这样啊!那你这么安排是相当必要的,对了,我现在也没什么事做,闲着也是闲着,你看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啊,我随时听候调遣,呵呵!“

    老徐摇摇头,谢绝了对方的好意:“都是在训练,没啥需要做的,刘总要是真没事,不妨陪我老徐喝两口茶吧。“

    “好啊,乐意之至,我倒是很想向徐连长讨教些许带兵打仗之道啊!就是不知道徐连长肯否赐教咯!“刘福贵总是试图把气氛搞的火热一些,希望拉近他与老徐之间的距离。

    不知为何,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是尽可能的避免让别墅众人对他此行的目的产生疑惑和猜忌。

    可事实却完全是事与愿违,他能明显感到对方在刻意的保持着与自己的距离。

    尽管老徐和老林看似对自己很热情,但以他纵横江湖多年的丰富经验来看,他还是能清晰的感到对方那些不过是逢场作戏的把戏罢了。

    老徐可没什么心思和对方逗乐,他自顾自的含笑喝着手中的茶水,眼睛不时的瞟向刘福贵,生怕对方会跑了似的。

    这也难怪,在老徐看来眼前这个中年人正是所有事件的幕后主使,所以只要一会确认了来人中有工厂方面的人参与,那他便可证据确凿的将其拿下,用以胁迫对方撤退。

    刘福贵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处在极大的危机当中,他还饶有兴趣的问起了有关唐小权的事情来:“徐连长啊,我记得之前和你一起来工厂的还有一个年轻人,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似乎他姓唐,不过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见到他的人影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