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 越看越奇怪-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六十九章 越看越奇怪

    “小唐,回来了,那辆车子回来了。”

    老赵急切的吼叫声把刚刚眯瞪还没一会的唐小权又给弄醒了,后者神色恍惚明显还没从睡意中缓过神来,直到王强匆匆上楼的踩踏声响起,他才反应过来老赵所谓何事。

    “怎么样?什么情况?有没有春修那边的人?”一到楼顶唐小权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

    王强在一旁斜眼瞄了他两下,没好奇的揶揄道:“还有没有春修那边的人,你倒是告诉我,我们这有谁认得那帮人啊?”

    “是啊,小唐,强子说的没错,我们并不认识春修那伙人如何辨认?”老赵也抱有同样的疑问。

    唐小权哑了口,他还真的忽视了这个问题,不过旋即他便释然了:“咱们这样,上回杨步伟一伙去的几个光头佬我还有印象,等他们进了工厂之后,我来看看当中可有这几人。另外就算没认识的人也不要紧,只要随车有多带人回来,我估计十之**是春修那边的人。“

    “我了个叉叉,你凭啥这么肯定?我记得你之前还让老徐不要轻举妄动刘福贵,怕的就是误会了人家。你现在可好打算用这不确定的事实去佐证你的推论?那万一你的推论要是错误的怎么办呢?“

    王强不依不挠的追问让唐小权不由的苦笑起来:“强子,这些事情咱们等看完工厂的情况再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行不?”

    “行!怎么能不行啊,现在你是老大,你想怎样不就怎样嘛。依我看今天一大家子不都给你莫名其妙的狗屁计划弄的团团转,我倒是希望你的推论能沾点边哦。不然咱们大家伙都tmd白忙活了。”

    王强的风凉话说的任谁作为当事人听了都不会觉得舒服,不过好在唐小权早就习惯了前者的这套做派。要说不放在心上那时假的,唐小权自认自己可还没伟大到那个地步。

    但此刻的他注意力更多的是集中在远处行进中的黑色越野车上,镜头里的那辆正逐渐驶向工厂的车子里是否有新人加入这才是他目前最为关心的问题。

    黑色越野车在工厂大门外稳稳的停了下来,乔山带着4名手下早早的就候在了守卫室里。

    “妈的,你们怎么搞这么慢?”

    一个脑袋从驾驶室的车窗里探出,手下敬个理抱歉道:“不好意思,乔哥,雪天路滑,开的慢了点。”

    “晓得开的慢。那么早通知老子干什么,害的老子在这等你们老半天。行了,别废话了,叫车上的人都下车。”

    乔山下达完命令之后,便退到了人群后面,同时4名手下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枪械。

    “乔哥你这是……”负责驾驶的手下赶忙缩回了脑袋,同车的弟兄也纷纷俯下身子,利用座椅当掩体。

    “躲个屁啊,现在非常时期。进工厂的车辆都要例行检查,所以不想挨枪子的就赶紧给老子下车,不然就把你们当通敌处理了。”

    乔山的话说的清清楚楚,车里的几名手下心理却是一肚子苦水。他们搞不清出这究竟是出了什么状况,反正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若是在躲在车里不下车。乔山可能真的会朝他们开枪。

    “乔哥,别。别开枪!我……我下来了!”负责驾驶的手下率先打开车门,举手走了出去。

    “我说的不够清楚吗?我是让你们全部下车!”

    “擦啦!”枪栓声!

    “乔哥说的你们没听见吗?快tmd下车啊。”眼见着乔山的手枪已经抬起并瞄向自己。负责驾驶的手下彻底慌了神,他赶紧跑到后排坐拉开车门就往下扯人。

    那疯狂的架势就跟是磕了药,打了激素似的。

    最惨的莫过于靠左手门边的手下了,他直接被对方硬生生的拉倒在地上,连一丝反抗都没来得及叫出口。

    工厂此刻上演的戏码看的唐小权是目瞪口呆,这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料想,他可以肯定车上下来的两人都是清晨出发的原班人马。可为什么工厂方面会拿枪指着他们呢。

    老赵看出了唐小权表情的异样,他拿胳膊肘捣了后者两下问道:“怎么了小唐,有什么变故吗?”

    唐小权苦笑着不知该如何作答,他无奈的点了点头:“有些奇怪,工厂方面好像和车里的人起了冲突,而且前者现在动枪了。”

    “啊!我靠,这下好了,彻底热闹了,权子啊,你赶紧开动你聪明的脑袋给咱们分析下倒是这是怎么回事啊?”王强话中带刺根本就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

    老赵拍了拍王强的肩旁,示意他不要多言:“小唐,他们内部问题咱们先不管他,最为重要的是越野车里有没有如你说的春修方面的人?”

    在乔山的不断催促下,车里的人全都下车并列站成了一排,而后他有不放心的派手下确认了一遍,再得之车上确无躲藏之人后,他才下令门卫开门,并对外出搜寻物资的手下笑骂道:“瞧你们一个个怂样,老子刚不都说了,不过就是例行检查,看把你们给吓的。真是没用!”

    手下们垂头丧脑的走进工厂,刚才的一幕把他们吓的脸都绿了,被人这样折腾后又被羞辱,他们心理哪能快活,各自都在不住的暗骂乔山不是个东西,感情不是他被枪指着脑袋。

    不过抱怨归抱怨,可没人敢摆脸色给乔山看,相反几人还极尽拍马屁的从兜里掏出今天从烟酒店搜刮来的好东西孝敬乔山。

    对于这些手下笑纳他的东西,他自然是来者不拒,全都收入囊中。

    现在赫雷不再,可以讲工厂里就数他最大,所以不利用这个机会多捞多占多享受,怕是以后都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咯。

    就在乔山乐不思蜀之际,殊不知远在百米之外的一栋2层下楼上,一个年轻人正对着望远镜发愣。

    王强像个老大爷似得不停地问着十万个为什么,此时的唐小权真的是无言以对了,越野车里下来的人和早上出发时一模一样,不多不少刚好四个,而且全是原班人马,并没有所谓的春修手下的人。

    唐小权不愿意承认是自己的判断失误,因为他觉的自己的分析是目前唯一能把所有事情的来笼去脉捋清的推断。

    但事实的发展却又让他拿不出有利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这个论断。这让他相当的无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