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陆瑞的阴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十二章 陆瑞的阴谋

    “这个……”

    “哐啷~”巨响传来,令得唐小权刚欲开口解释的说辞被生生地打断了。

    众人顾自相望,继而齐齐将目光移向了巷道方向,因为适才那记响声就是从那儿传来的。

    “陆瑞!是陆瑞那个混蛋!喂,站住!”距离巷口最近的温泉鑫探头朝下望了一眼,旋即出口大声喝道。

    不需要多余的话语,待得闻听到“陆瑞”二字之后,胡晓东一双健硕的大腿立时奔跑了起来,顷刻间便是来到了楼道的边缘。

    由于受到两边高墙的遮挡,巷道内略显阴暗,不过饶是如此,陆瑞那矮小畏缩的身影还是清晰可见。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原本胡晓东还想等后期汇合之后,给对方一个辩解的机会,但是眼下看来……

    似乎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举弓,搭箭,拉弦,所用动作一气呵成,加之胡晓东此刻心下又是满含复仇的火焰,所以他的这次射猎准备当真是快若闪电。

    只不过,他快,陆瑞更快,早有准备的陆瑞在达成自己的既定任务后,撒丫子便是甩动着自个儿的两条小短腿朝着巷外跑了出去。

    这货平日里没少参与打架斗殴,被仇家追打那更是家常便饭,所以若是论道跑路的速度,他倒还真有两把刷子。

    至少,在胡晓东举弓瞄准他的时候,已然是仅剩下一道黑影,在巷口的边缘处一闪即逝。

    胡晓东面无表情,但是其上一对煞红的黑眸却是昭显了他此刻的愤怒。

    提弓移换位置,落定后的胡晓东再次举起手中的复合弓。

    弓把自西向动快速的移动,不多时,那道适才消失不见的黑影便是再次出现在了铝合金瞄具之中。

    准星紧紧地咬在黑影的身形之上,胡晓东神情冷峻的活像一尊泥塑。

    可是陆瑞似是料到对方会拿弓箭猎杀他似得,所以总是猫腰窜行在街道周遭的障碍后,使得胡晓东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松弦机会。

    而随着时间地不断推移,箭与人之间的距离却是在逐渐地拉大,虽然其间好几次胡晓东都想放手一搏,但考虑到几率的问题,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挥拳重重地击打在墙垣的围栏上,丝丝鲜血浸透而出。

    400米是他这把弓目前参数下的有效距离,然而眼下的陆瑞显然已经超出了这个范围。

    所以……

    “胡哥!你干什么?怎么不射那y的啊!”见着胡晓东放下了手中的复合弓,温泉鑫既是莫名又是着急。

    而吴超则干脆是拾起脚边的碎**破罐,朝着陆瑞奔逃的方向就是一通乱砸,他一边砸还不忘一边喝骂:“nmd王八蛋!老人孩子你都不放过!你tmd还是人嘛!你tmd……”

    额前的皱眉渐而紧蹙了起来,唐小权显然没有料到场上的局面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他能够理解众人在丧亲之后显露出的愤怒以及想要报仇的心理,但如若因此就把他人至于危险之中,那可就……

    “喂,吴超,快停下!别再扔了!”迈步上前,唐小权猛的抱住吴超的身形,试图将他拉离楼顶边缘。

    怎奈后者的力气着实太大,加之吴超此刻又是在怒火顶端,所以唐小权除了能勉励束缚住他的双臂外,根本挪动不得他半分。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强子!快来帮忙!”

    一人一句,楼顶这下算是彻底炸了锅,而刚刚安定没多久的楼顶丧尸,再一次猛力地敲打起了那扇紧闭的大门来。

    不过也亏得这帮畜生的拍打,令得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胡晓东一伙,稍适冷静了些。

    “好了,吴超,不要再做那些无意义的事儿了!他已经跑了!”

    “可是胡哥,难道我们就这么让那个狗娘养的……唉!“抬手用力地挥打在自己的髋关节处,吴超不甘的神情溢于言表。

    见得前者这般状况,唐小权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旋即规劝道:“小吴,你冷静点,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虎子和林伯的仇我们一定要报,但前提是我们得先活下来,而你刚才……”

    “喂,“未及唐小权把话说完,王强颤抖的声音应时响了起来:”各,各位,你,你们最好过来看一下,我,我们这回似乎麻烦大了!”

    眼眸之中,三三两两的丧尸正晃悠着身子朝楼顶移来,虽然数量不多,但相信凭着楼顶铁门后那帮畜生不断弄出的响声,吸引到成批的尸群仅是时间问题。

    望着街道逐渐靠将过来的行尸身影,吴超发热的大脑终于是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我们该撤了!”本能的将心中所想脱口而出,只可惜阿城接下来的话瞬间便是浇灭了吴超的这个美好的想法:“木,木梯被刚才那家伙给弄倒了,我,我们该怎么下去啊!”

    当头棒喝,阿城略显结巴的话语无疑是在众人的脑顶重重敲了一记棒槌,他们这才想起适才陆瑞摸进巷子的目的,原来就是为了放倒了他们的木梯,从而断绝他们的逃生路径。

    “好狠毒的家伙!”唐小权心下不禁骇然,原本他还以为陆瑞会按照行动前所拟定的应急方针,留下相关的逃亡记好等待与大部队再次汇合。

    然而……

    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眼眸微微抬起,唐小权恰巧迎上王强那双期盼的目光。

    后者其实是完全的下意识举动,因为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现如今一遇到难解的危情便会第一时间想到自己的兄弟。

    可唐小权不是超人,他终究只是个20岁出头的年轻小伙,或许他的思维较之常人缜密了一些,但面对眼下这数米来高的垂直距离,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帮助众人逃脱的办法。

    空气似乎都在这一刻凝结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不发一言。

    汗水恍若水柱般喷涌而出,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直到一声低沉的嗓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