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 一叶扁舟(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七十三章 一叶扁舟(一)

    王忠瑜好说歹说,终于是把温泉鑫给说服了,他从货柜里取出随车带来的被子下了车,而后者将车门由内关死,这样便可不必担心夜晚丧尸会给他来个突然袭击了。£∝,

    而王忠瑜要想安稳的驾驶室内休息,那他要做的防护工作比之温泉鑫就要多的多,毕竟车头3面是窗,视野通透,很容易便将自己暴露在丧尸的目力所及范围之内。

    好在王忠瑜对此早有准备,他将从车内发现的遮阳挡板给抽了出来。

    银白色的反光挡板通过吸盘被牢牢的吸在了前挡风玻璃上。主副驾驶座上的车窗玻璃也同样被装上了成套的黑色遮光挡板,这几样东西一放,车内立刻成了一个密闭的空间。

    为了彻底的将内外光线阻断,王忠瑜又变戏法似得取出了两块裁好的布料塞在窗缝里,而后关窗夹死。

    等这一切做完,他站离车子四下望了望,确定从外部无法窥视车内状况之后,他才满意的上了车。

    窝在这狭小空间里的感觉着实不好,再加上视线受阻,用不了多长时间人们就会生出一丝压抑感来。

    王忠瑜也不例外,不过好在对此他早以习惯,何况和自己的负面情绪相比,这样做至少能最大程度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无论如何都必须忍受。

    无事可做的王忠瑜,很快便觉得周身的倦怠之感越来越重。两只眼皮也越来越沉,他已然已经进入了恍惚的半睡半醒状态。

    “嘀嘀嘀!”电子表精准的闹铃功能,准时的起到了提示起床的功能。

    老赵晕呼呼的睁开极不情愿的双眼。他抬手看了下时间,3个小时过去了。果然如他所料的那般,唐小权并没有下来叫他换班。

    “一,二,三!”老赵口中默念,待数到三时,他豁的从床上掀被爬起。不给自己任何赖床的机会以防止自己因为意志不坚定而又再次进入梦乡。

    猛力的拍打了几下自己的面庞,老赵试图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快点清醒过来。

    唐小权双手缩在袖中,深夜的寒风更加的犀利冻人。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根冰棍,浑身上下感受不到一丝暖意。

    已经被冻的僵直的耳朵隐约听到楼下传来踩踏的脚步声,唐小权警觉的将目光移到黑漆漆的大门处。一个身影从中慢慢显现出来。

    “赵叔,你怎么起来了?”

    “你还好意思问赵叔怎么起来了?”老赵虽然面色严肃。但手上递出的一杯热水把他体贴的关怀之意表露无疑:“你小子可不厚道哦。咱们可是商量好的,3小时轮一班,你怎么晃点我这个老人家啊!好在我有定闹铃,不然还真给你小子忽悠了。”

    “唉,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嘛!”唐小权捧着热茶缸,感受着从杯体传出的热量。

    “你啊!”老赵无奈的用手指了指对方:“怎么样,工厂是不是还是没啥动静?”

    唐小权摇摇头:“嗯,没动静。我估计是都睡了吧。”

    夜色深沉,他甚至连守卫室里的情况都看不清了。就更别提监视其他地方了。

    “睡了也好,省的他们在搞出啥事情闹心。”老赵其实心理明白今夜根本就不会在出现什么情况,继续在这监视已经毫无意义,但他依旧定下脑中上来替换并附和唐小权,其目的就只有一点,那就是希望这个年轻人能放下包袱,安心的去睡觉。

    “行了,这里我盯着吧,你下楼去休息吧!”

    “不……”

    “打住!别不!”老赵把手一横,不容分说的指向大门处道:“有事我会通知你,你现在给我下楼睡觉。”

    “好吧,好吧!”唐小权举手做投降状,他的确感到疲惫不堪,对于能否撑完这一夜他也确实没啥信心,所以他才妥协道:“那赵叔这里就麻烦你了,3小时候记得叫我换班。”

    “放心吧,一定叫你,我可没你们年轻人能抗,3小时对我这个老人家是极限了。我会叫你的。”老赵胸口拍的直响,可心理却早已做好了通宵的准备。

    王忠瑜睡得很沉,若不是因为感到车体有轻微的颤动,恐怕他这觉能睡到天亮。

    他极不情愿的将眼睛眯睁开一条小缝,不过深邃无光的车内空间很快便让他又闭上了眼睛,他借机扭动了下身在,调整了睡到发酸的姿势。

    “砰!”又是一次因为撞击而产生的车体晃动,虽然依旧不很明显,但却足以让王忠瑜的睡意去掉了七七八八,很明显车体不会无缘无故的摇晃,除非有外力施加,而这大半夜又是在末日之下能干出这种事的只有一种可能性。

    丧尸!王忠瑜浑身一激灵,后面货柜里温泉鑫的鼾声清晰可见,王忠瑜依稀记得前端时间随老赵,唐小权他们的避难所之行,当天晚上正是因为众人的呼噜声引到了楼上的丧尸。

    大意了,王忠瑜懊恼不以,怎么把这茶事给忘了呢,听着车外门板被利爪抓挠的滋滋声,他心底不住的发毛。

    赶紧启动车子逃跑是他现在仅有的念头,不过这回他倒是留了个心眼,没有鲁莽的直接扭动钥匙,而是轻轻的前倾身子掀开了遮阳板的一个小角,他只瞄了一眼就吓的仰靠了回去。

    丧尸,全是丧尸,虽然只有一眼,但是他赶肯定,不出意外的话自己的车子已经是处在丧尸潮中了,想要驾车突破这样的尸墙,除非是重卡级别的车辆,否则这根本就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一个浪头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怎么会这样呢,按理说周边不应该有这个规模的尸潮啊,难不成这帮畜生的听觉系统这么发达。

    “砰!砰!”丧尸像是察觉到了车内的动静似的,撞击次数开始变的频繁起来,尸朝在躁动。

    不妙,王忠瑜意识到必须赶紧采取行动,首要一步就是叫醒温泉鑫。

    王忠瑜真是服了后者,车子这么大的动静,他怎么能一点察觉都没有,还睡的这么瓷实,实在是有些奇葩。

    他现在真想冲到后面朝他屁股踹上两脚,可是车头和货柜内部之间并没有通道,他只能是望洋兴叹。

    怎么办呢?王忠瑜将目光锁定在了副驾驶座上的手台,对,手台,这是目前唯一能和王忠瑜取得联系的工具,他未做耽搁,赶紧按下通话按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