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 半道被劫(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八十九章 半道被劫(一)

    老赵将押运车的车速降了下来,在他们前方正横着一辆小车。

    “怎么个情况?这车咱们来时有吗?”出发这一路王强都郁闷的窝在车后厢里一言不发,所以对路途中的状况并不了解。

    “没有,来时这一路都是很顺畅的。”老赵缓缓驾着车绕过废弃的小车。

    从外观看车辆没有撞击亦或是破损的痕迹,像是被遗弃了似得,但虚掩的双侧车门还是引起了处在副驾驶座上唐小权的注意。

    “车里有人啊!”尽管车内的贴膜黑乎乎将车内遮掩的很好,但隐约间还是能够看见人的迹象。

    和王强一样,唐小权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不过因为视野的缘故他看的可要比前者清楚的多,车内不仅是有人,而且似乎都已经毙命,因为他们要么伏在坐垫上,要么爬在前车挡板。

    “我了个叉叉,这帮人该不会是春修那伙人吧,哈哈,我说什么来着就tmd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瞧见没,还偷袭嘞,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吧。”

    “看来十之**是春修这帮人了,前面遇到的那波丧尸估计也和他们有关。”老赵一路就在奇怪为何这好端端的郊外马路上怎么就会冒出丧尸了,他还一直在担心别墅那边会不□,..会也遇到这样的情况。

    现在看来他是多虑了,这些丧尸并非漫无目的的游荡到此,肯定是嗅到了食物的气息尾随而至的。

    “赵叔,停车,我和强子下去看下那边情况。”

    唐小权一脸严肃的神态,让老赵明白他不是在开玩笑。

    不过他心中还是有一丝担忧,虽然他相信前者肯定不会是心血来潮才做出冒险下车的决定。但他还是好意的出言提醒道:“小唐会不会是陷阱?”

    对此唐小权也同样有疑虑,不过通过观察他摇摇头道:“应该不会,要是车里人真的有意设伏,没必要窝在车里摆这么长时间不动。安全起见,赵叔你留车上,保持车子发动。要是有什么意外。我和强子回撤回来的。”

    赵云海想想也是,劫匪没可能知道他们会走这条道,即便知道也不需要采取像现在这样一种打劫方式,除非这帮人耐心了得,闲的蛋疼在这大雪天里搞守株待兔的桥段。

    “好的,你们当心点。”

    显然老赵的提醒并为被二人房子心上,王强自是不消说,什么叫车里的人还活着,什么叫车里的人搞陷阱。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而于唐小权而言,他则觉得突兀出现在此地的这伙人十之**就是夜袭别墅的春修一伙人。

    至于他们缘何罹难于此他不得而知,而且他也没兴趣知道,对他来说这些人的死活那自然是越多越好。

    此时的他只关心是否能从这辆废弃的车辆以及车内的人员身上找到些许有关春修与刘福贵有联系的蛛丝马迹,所以步伐上不免显得急促,弄的身后的王强不由骂咧道:“我去,权子。这雪这么厚,你可能走慢一点。回头摔了就搞笑了撒!”

    唐小权的目的相当明确,他没有理会前者的叫骂,径直拉开车门,猫腰钻了进车里。

    车内一切正常,没有唐小权料想中的血腥场面,但正是因为此点。反倒让他犯了低估。

    按理说如果对方以现在这种姿态躺在车内而对他们的到来没有反应的话,有血迹才实属正常,否则真像老赵说的,他们是有意设伏在此?

    带着疑惑的唐小权打算将面前不知死活的家伙给翻个身以便查看他是否有被钝器所伤的痕迹,倘若有。那便也能说明几人在此的原因。

    为了方便翻动,唐小权将钢刀放在了身侧的脚垫上,腾出的双手小心翼翼的将伏躺的人翻了过来。可等此人完全被反转过来之后,他惊呆了。

    王强一脚深一脚浅的在雪地里前行着,唐小权的快速移动让他不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属候的居然能这么灵活。

    就在他抬头将目光从地上的积雪转移到前方车辆,想问问前者情况是,却见前者举着双手,慢慢的朝车外退去,他警觉的举起手弩,沉声问道:“怎么了,权子?”

    “都别动,不想他死的话,就放下武器!”

    “姚如意!”显然对方的出现王强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不过这种震惊仅仅持续了十几秒。

    十几秒后,当他发现对方正用猎枪明晃晃的枪口对着自己的兄弟的脑门时,他暴怒的叫骂道:“md,你tmd想干什么?放了权子。”

    “ 别过来!你再敢往前一步老子就让他脑袋开花!”姚如意恶毒的口气让唐小权根本无法将眼前这个杀气十足的年轻人和一个月前他所见到的那个躺在病床上像着自己诉苦的人相提并论。

    这还真是应了那句俗话,物以类聚啊,跟着刘福贵这样的主,你还能指望好人从良嘛。

    姚如意**裸的威胁生生的让王强止住了前行的脚步:“你别乱来,你要是敢动我兄弟一根汗毛,老子就和你……”

    “就咋样啊!”说话间,车内又闪出两人,其中一人拿着枪瞄像了王强,而后者……

    “黄勇!”几乎是同一时间,场上别墅方的几人都失口叫出了声了。

    “哼哼,怎么老子的出现让二位这么惊奇嘛?”黄勇话语依旧削弱,但眉宇间的厉色还是一点未变。

    他没有多说废话,而直接取过姚如意手中的猎枪,稳稳的将枪口贴像了唐小权的心口位置:“我数三下,三下过后你要是在不缴械投降,那你兄弟的死就得怪在你的头上了。”

    “你他妈……”

    “一!”

    “混蛋!”

    “二!”

    “等等 ,别!我投降!”

    “很好!小姚去卸了他的弩!”眼见着姚如意将王强手中的手弩卸下,他大手一推,将唐小权推至了与前者一侧的方向,由于力道突然,加之地面积雪厚实,前者一个不稳险些跌倒,王强见状,不由恼怒的吼道:“你……”

    “啪!”负责监视王强动静的手下,抬手就用枪拖给了王强一下:“你tmd给老子闭嘴!“

    黄勇满意的点点头,而后又将目光瞄向了押运车,他嘴角露着阴笑道:“车里的家伙还打算憋到什么时候啊!快点给老子出来,别tmd和老子耍花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