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半道遭劫(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九十章 半道遭劫(二)

    老赵乖乖的从车里举着双手慢慢走了出来,他没的选择,他不是没有机会逃跑,但如果他就这么丢下两个随他出生如此到今天的伙伴,他就算苟且得活,这辈子也都将生活在无尽的痛苦和自责之中。↑,

    “唉!”王强懊恼的叹息一声,他真搞不懂老赵为什么傻乎乎的不驾车逃走,现在好了3个人都沦落成别人的俘虏,连个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黄勇我们从未和你们交恶,为什么要这么处心积虑的害我们?你们究竟想得到什么?”唐小权本来也指望老赵能够逃生好回去搬救兵找机会解救自己。

    但现在看来……他不得不另寻他路脱身,首先第一点就是要摸清对方在此恭候多时抓自己的目的。

    “呵呵,老子处心积虑的害你们,你们这帮混蛋还真tmd会恶人先告状啊!我问你们,刘总带你们不薄吧,赫雷那个混球王八蛋当初就说要灭了你们,要不是刘总拦着,你们还能活到今天?md也不知道当时刘总怎么想的,留下了你们这帮祸根,现在好了,他自己也被你们抓了,昨天你们还打算引我们上钩,准备彻底干了我们是吧,幸好老天有眼让咱三逃脱了,风水轮流转,没想到老子今天在这等赫雷那个王八蛋,却把你们几个小兔崽子给等来了,没料到自己会落我的手上吧!”

    “黄勇,你tmd别在那放狗屁了,你当我们是傻子嘛,要不是刘福贵那老狐狸跑去别墅当内应给您们通风报信让你们搁这儿守着我们,你们会知道我们的动向?今天落在你的手上,老子没什么好说的,但你tmd别跟个娘们一样。做**还他奶奶的想立牌坊!”

    “去你马戈壁!”

    “啪啪啪!”手下一通拳打脚踢把王强揍翻在地。

    “强子!”

    “小王!”

    “没事!”王强左手捂着肚子,右手抬起打断了唐小权和老赵二人的惊呼,接着道:“怎么,被老子看穿计量恼羞成怒了,我告诉你吧黄勇,刘福贵那老狐狸的鬼计量早就被咱们看穿了。今天我们三个只要出事。那老狐狸也就彻底的玩玩了。”

    唐小权看着嘴角流血还在据理力争的王强心底一阵苦涩,先不说这件事因自己的大意而连累了二人,但光就后者嘴中的那些话而言,王强是判断错了。

    如果在这之前唐小权还坚持刘福贵与春修等人有勾结的话。从眼下刚才黄勇气愤的话语中他可以断定事实二者并无私下交易。

    因为刘福贵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一行人会走今天这条道,更不知道他们会在今天返程。

    也就是说黄勇根本就不可能从刘福贵那里得知任何关于己方的事情,而事先在此埋伏等候。

    不过王强的应对倒是非常正确,只是他打算利用拿刘福贵做挡箭牌的做法,究竟能否保住己方3人的性命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王强的话非常单纯,并没有唐小权所推想的那般有深意。但在黄勇听后却是恼羞成怒,他气呼呼的抓着王强的衣领吼叫道:“你们这帮吃里爬外的东西,控制了我们刘总,现在居然还好意思倒打一耙,真他娘的脸皮够厚啊,老子告诉你们,别以为这样老子就拿你们没办法了。你们最好好好的祈祷,要是刘总在你们那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黄勇发誓一定叫你们3个和丧尸好好来一次亲密接触。”

    误会,唐小权第一反应就是双方之间存在巨大的误会。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当初老徐和他叙述的有关与姚如意接触时发生的一切,现在综合黄勇所说,不难看出这根本就是一个天大的乌龙事件。

    “黄总,抱歉,可以容许我说两句嘛?我觉得咱们双方可能把有些事情弄复杂了。”唐小权有些激动,手舞足蹈的就想踏步向前。

    可他的行为。被姚如意看在眼里就是极具威胁的侵犯行动,他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脚。同时命令道:”你小子,站住,别耍花样。“

    “妈的,老子和你拼了!“

    “别胡来强子!“场面眼见着就要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唐小权担心王强一旦动手,吃亏的还是己方。

    他赶忙直起身子拦住准备给自己讨说法的王强:”冷静点强子,我没事。黄总,给我几分钟,容我把事情讲清楚,你就知道咱们现在这剑拔弩张的做法根本没必要啊!“

    “我去你妈的,闭嘴吧,黄哥,千万别听他胡说,这般家伙想忽悠咱们,干扰你的思维来保命!”呆立在一旁的手下担心受伤的黄勇被唐小权等人的话所蛊惑,所以忙不迭的出生提醒。

    众人的嘈杂让黄勇相当的不爽,尤其手下对其指手画脚的做法更是让他光火。

    他不耐烦的冲着众人道:“全都tmd给老子住口,还有你俩,该怎么做老子不比你两个白痴清楚,需要你俩多嘴嘛。都别尼玛的废话了,把这几个给老子押上,看好了!“

    被骂的无语的姚如意和另一名手下讪讪的将三人绑好,就往前走。

    打开押运车后门,一进车内,手下便激动的叫了起来:“黄……黄哥,咱……咱们发财了。“

    黄勇由于之前逃亡时胳膊受了伤虽然简单的处理之后,伤口已经止住了流血,但人依旧显的很虚弱,刚才的几次动怒让他觉得有些眩晕感,所以手下的炸糊怎能让他开心:“发你妈的财,你tmd再跟老子这样呼叫,老子先给你脑袋崩了。“

    骂归骂,黄勇还是很好奇究竟是何事让手下如此激动,他缓缓挪步走到几人身前,蛮横的推开被绑缚的王强等人。

    王强不服准备反抗,却被一直未发话的老赵挡在了身后,并对其皱眉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乱来。

    大米,面粉,一堆堆白色的编制袋条理清晰的被层层叠叠的摆放在运钞车里,期间还有各种包装的小素食,难怪手下会这么控制不住情绪,他们已经好几十个小时没有进食了,所喝的东西也不过就是从春修手下遗弃的这辆车子上搜刮而来的几**矿泉水罢了。

    而眼下瞧见这么一大笔横财,皆是眼冒绿光激动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