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 半道遭劫(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九十五章 半道遭劫(七)

    罗保春的品性王忠瑜觉得还是比较靠谱的,从他讲述劫匪造成其同伴死亡惨剧时所表现出的悲愤表情不难看出,此人肯定也是条耿直义气的汉子,所以王忠瑜才会认为带其回别墅应该不会给大家伙添啥麻烦。

    不管怎么说吧,反正此事自己也像老刘做了汇报,既然得到了对方的首肯,那这事也就算是定下了。

    “咋样了小王?安排咱下面干啥了不?“温泉鑫见神神叨叨的王忠瑜通完手台正朝自己这边走来,赶紧出声问道。

    此时的王忠瑜心情颇好,他乐呵呵的朝着车内二人摆摆手:“毛事都没,咱们现在返程回家!”

    “我c,真的啊,那还折腾咱们一晚!”温泉鑫两眼一番,抓起还剩下半袋的小刘瓜子,纵身跳下了车。

    王忠瑜上下大量着正拍打着裤子上尘土的温泉鑫,莫名的问道:“你这么激动跑下来干嘛?”

    “干嘛!当然是帮你小子看路啦!”温泉鑫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他现在一想到自个脑袋上的大包就一阵后怕。

    “小温,还是我去前面吧,你昨晚累一宿了,乘路上好好休息下。”通过一晚上的沟通,罗保春和温泉鑫二人似乎已经成了熟识的朋友,这不就连称谓都变得亲热起来。

    “小罗,这事你别掺和,你是不晓得这家伙开车没着没掉的,老子必须在前面坐着,帮这小子看着路,要不我这一路心理都不得踏实。你就在后面睡你的觉吧。”

    “呵呵!”罗保春尴尬的笑了笑,没在多言。

    雪后初晴,白雪皑皑,眼前纯白的世界一望无垠。仰头向上,天蓝的如水一般清静明洁,似乎整个世界都被套上了靓丽的银装,使得原本寥落衰败的郊外平添了几许诗情话意。

    老徐可没心情去体会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意境,他将车停在路边,路旁的香樟树像是穿着白披风的卫士。在风将军的指挥下,向他弯腰致敬。

    “卡拉!”老徐打开了押运车的后箱,车内的刘福贵正在闭目养神,见有开门的动静,心道是到地方了,便开口问道:“徐连长,到了是吧?”

    “没有!”老徐说话的口气可比屋外冰冷的天气还要冷上几分,让人不自觉的不寒而栗,不过好在刘福贵不是普通人。什么样的风浪角色他都见过,经历过。

    所以虽然也感觉出老徐的异样,但还不至于胆怯害怕。他警惕的点了点头,等待着对方接下去的指示。

    “你下来。”

    “下来?”

    “是的!”老徐从车上取下一节麻绳道:“抱歉,刘总,请你配合下。”

    一看对方这架势,刘福贵立刻明白了这是要绑自己啊。

    想想上一回遭受这样的待遇那还得追溯到自己20来岁的时候,那个阶段自己没权没势。空有一副好胆识,之后便凭着这个令江湖人都畏惧三分的拼命三郎的架势混到了如今这个地位。

    自此开始不论是白道还是黑道都要给自己几分薄面。根本就没有人胆大到敢在自己的头上动土。

    就算有此念想的人。恐怕连自己的身都近不了,更不要讲绑架自己了。

    所以这些年来,自己虽然也经历过大大小小无数的暗杀,但都被自己的手下将此类时间掐死在了萌芽爆发的阶段。

    望着老徐手上的麻绳,刘福贵无奈的苦笑,他没的选择。不为别的,就为了他那个宝贝儿子的小命,现在所有的一切他都必须接受。

    将下车的刘福贵双手绑了结实,老徐又从中栓了条绳子,方便自己控制对方。以防止紧急情况下,对方逃跑。

    搞定一切后,老徐还算给面子的说道:“刘总,咱们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想,要怪就怪你那几个手下吧。咱们上车!”

    “去前面?”

    “是的!”

    待二人都上车后,老徐重新将车发动,继续朝前进发。

    黄勇悠闲的躺在轿车里吸着烟,身旁车垫上满是他咳完的瓜子碎壳。

    由于有了食物的补充,他的气色也较之之前有了很大的改观,惨白的面色也露出了几许红润。

    和他的舒坦相比,老赵他们几个可就惨的多了,三人并要求跪于雪地之中,用黄勇的话说就是:“你们那个姓徐的早来一分钟,你们就少受一分钟的罪。”

    地上雪白厚实的积雪,刚刚跪上去时,软绵绵的,倒还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或是不舒服的地方,为此唐强还绝强的回嘴说黄勇就这点整人的能耐。

    可时间一长,除却久跪之下的麻木感外,光是那刺骨冰冷的雪水倾入裤腿,慎入骨髓,就让人难以忍受。

    他们无一例外的瑟瑟发抖,到最后就连精神都开始恍惚了。

    就连一旁监看的手下,都心底发怵,担心几人会就此冻死,为此他还特地向黄勇请示,是不是让几人站立一会,可后者却毫无感情的将其冲了回去:“滚,老子刚说的tmd还不够清楚吗,他们是死是活,看他们自己人的表现。你他娘的还动了恻隐之心了啊!操!”

    手下的请示被无情的拒绝了,老赵他们的悲惨遭遇还得继续。

    姚如意站在押运车的车顶,不时的用从前者手中缴获的望远镜像前方远处观望。以便在老徐到来之前,做好应对和核查措施。

    时间如小溪过隙般飞速的流逝着,就在黄勇快失去耐心准备下车动手施暴的时候,他放在坐垫上的手台响了起来,来电的正是负责监察前方动向的姚如意。

    “说,毛事?完毕!”黄勇很不耐烦的问道,近2个小时的等待,已经将他的耐心快磨光了。

    “黄哥,来了,有车来了!完毕!”

    “哦!”一听姚如意的汇报,黄勇顿时来了精神,同时也警觉起来:“几辆车?”

    “一辆车!完毕!”

    “什么车型?完毕!”

    “呃……“姚如意将焦距调大,回复道“是辆白色押运车!完毕!”

    押运车是徐仁杰沿途换乘的,目的就是为了增加防护。

    “押运车……“黄勇轻轻的默念了这几个字,映像中前几次和别墅进行交易的时候,这伙人开的并没这辆车子。

    当下对姚如意吩咐道:“行了,继续监视!老子来和姓徐的确认下!完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