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半道遭劫(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九十六章 半道遭劫(八)

    自持有老赵他们3名人质在手的黄勇,在与老徐的对话中态度十分的嚣张:“喂,姓徐的,2个小时就快到来了,你他娘的没忘老子和你说过的话吧,老子告诉你老子手上的刀早他娘的磨锋利了,你要是没胆子来,就趁早说,省的老子在这浪费时间,不过这样的话,你也就别怪老子心狠手辣削了你的人。,完毕!“

    “黄勇,你别乱来,我已经在按你说的做了,但开到现在也没见着你的车子。完毕!“老徐心中虽急,但却强制自己冷静,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表露出自己的情感。

    因为一旦被对方抓住自己的软肋牵着鼻子走的话,那接下来的会面,将变得异常苦难。

    “放你妈的狗屁,自个拉不下来屎还赖起了茅厕了!操,是你小子自己开车墨迹耽误时间,还怪起老子来了,靠,老子同你讲,时间就2小时,2小时内,我要是见不到刘总完好的出现在我面前,就别怪老子杀人!完毕!“

    “喂,黄勇,我是刘福贵!我在徐连长车上,你不要动他们的人,我同你说了这里面有误会,一切等我到了在说,完毕!“这通话是刘福贵主动向老徐提出要和黄勇说的。

    坦白讲,他现在比老徐还担忧老赵等人的安危,这三人一旦出现任何闪失,那就直接决定了自己儿子的命运。

    所以不管怎么说,在他见到黄勇,把相关问题说明白之前,他必须要稳住自己手下的情绪。

    按理说他对黄勇算是十分的了解,此人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各种脾气品性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可今天这个家伙所表现出来的粗鲁狂暴的举动。和以往那个他印象中的冷静中透着些阴险的黄勇完全不一样。

    后者似乎是变了一个人似得,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被赫雷附身了一般。

    对于刘福贵的突然插话,黄勇一点也不感到奇怪,也正是由此更加坚定了他所认定的自己的这个顶头上司被人挟持的观点。

    他不以为然的安慰起刘福贵来:“刘总,放心,我这人你清楚。说话算数,只要姓徐的把你在规定的时间内安全送到我这,我自然不会动他的人。但如果做不到,哼哼……对了,刘总,你是乘什么车来的?完毕!“

    “黄勇,你别乱来,徐连长确实正载着我朝你那边赶,但这一路都没有遇到你们的车。这点我可以做证,至于我们坐的车,是辆白色的押运车。完毕!“

    得到了自己想要答案的黄勇,没有再回复刘福贵的话,而是说给了老徐道:“姓徐的,时间不等人,老子建议你快点,你还剩15分钟的时间。自己看着办吧!完毕!“

    “喂。黄勇,黄……“

    “不用叫了。“老徐冷漠的收回拿着手台的手。同时冷哼道:”刘总,你的这个得力住手看来根本不把你的话放在眼里啊,哼!“

    “他……还是在误会中,肯定是当我受了你的胁迫,所以才会……唉,这事搞成这样。真是……“刘福贵演戏般的故作惆怅状,见老徐根本不理会自己这一套,他又改变思路道:”徐连长,从刚才和黄勇的通话以及我对他这个人的了解,我想我们离他应该不远了。“

    “哦?怎么说?“老徐自认刚才和黄勇的所有的通话。他都一字不落的听到了,可他并未听出对方话中有何暗示的地方。

    “呵呵。”刘福贵别有意味的笑了笑:“他有问我咱们乘的什么车不是吗?”

    “是的,那又如何?”

    “那就说明,他肯定已经观测到了我们的车子,而出于安全考量,他要确认这辆车是否就是你我所乘坐的车子。”

    经刘福贵这么一解释,老徐细细一思量,觉得却有几分道理,他点点头接着道:“那照这么说,你的手下就在这附近咯?”

    “不出意外就在这前方不远处,你别忘了他可是一直催咱们快点,也就是说他所在的地点,绝对是咱们15分钟内能赶到的。”对此刘福贵虽然也只是推测,但他却有有百分之百九十的把握自己是正确的。

    “好,那刘总你可坐稳当了,我要加速了。”

    一脚油门踩到底,积雪上两道狭长的轮胎印痕快速的向前拓展,越拉越长,随着押运车速的提升,负责监视的姚如意也警觉的第一时间做出了汇报:“黄……黄哥,那辆车子加速了,很快就要到咱们这里了。完毕!”

    “来了就来了,你他娘的怕个毛,瞧把你y吓的,又不是见鬼了,照你这胆子能干毛的事情,操!”黄勇不爽的挂断了手台,一脚踹开车门,走了出去。

    毫无疑问,会在这个时候加速前行的,肯定就是老徐他们无二了。

    一出车门的黄勇立马来到了已经被冻的快失去意识的老赵三人面前,他一点也不考虑几人在此跪卧了快2个小时的事实,而是粗暴的给了三人每人一个爆栗,叫嚣的骂道:“都tmd别装死了,告诉你们个好消息,你们那个姓徐的就快到地了,算你们有福,都祈祷他把刘总给安然的带来吧,这样你们也可以少受点罪了。”

    “黄哥,咱要不要把他们押回车里?”

    “押回去做什么?”黄勇没好气的瞪了手下一眼:“你tmd还怕这几个杂碎跑了?就凭他们现在这鸟样,你把绳子解开,让他们跑,你看他们可有劲跑。”

    “呵呵!黄哥高!”手下一脸马屁样的,竖着大拇指,心下颇为佩服,他原本以为对方只不过是为了发泄下心头的怒火,才这样虐待折腾这几人,搞了半天是有这层深意在里面。

    望着自以为是傻b样的手下,黄勇毫不客气抬脚就给了后者一下:“待会那个姓徐的来了之后,你tmd给老子放机灵点,要是给老子搞出什么才叉子来,老子的枪子可不认人。”

    “是是是,黄哥,放心,一定不会出乱子的,一定不会。”手下连连向侧边闪身,深怕被前者瞄向自己的枪口擦枪走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