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七章 半道遭劫(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九十七章 半道遭劫(九)

    “来了!”姚如意跳下车,第一时间向黄勇发出了警示,不消他说,押运车那急吼的引擎声响车下的一众人也都听的真切。¥f,

    老赵呆滞的眼神中,恢复了一丝生气,他本能的扭动脑袋望向声响发出的方向,即便他的动作相当轻缓,但浑身还是不可扼制的发起了一阵抖动。

    老赵的窘态黄勇全都瞧在眼里,他鄙夷的奚落道:“c!激动个毛啊!待会刘总要是没来,别说你们,就tmd你们那个姓徐的也别他娘的想离开!”

    刘福贵肯定会在车上,对于此点唐小权深信不疑。

    但这有个前提,那便是来人必须得是别墅方面的,毕竟这念头怪事太多,保不齐是别的幸存者队伍途径此地也说不定。

    不过唐小权还是希望不要发生这样的概率。否则万一双方话不投机搞出冲突来的话,最先倒霉的还是他,老赵和强子三人。

    押运车渐渐出现在不远处的地平线上,白色车身显出身形,关乎自己身死的时刻就要到了。

    老赵却显得格外的镇定,这一路他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生生死死,早就将性命看的很淡。

    不过自己身旁的两位兄弟不同,他们尚且年轻,还有很多的人生路要去走,去品味,要是就这么死了实在太可惜了。

    所以他默默的低头闭目祈祷,希望老天爷能让这件事能够妥善的解决掉。

    黄勇立于马路中央,淡然的掏出一支香烟给自己点燃,两眼直视前方。白色的押运车离他越来越近,直到于他正前方不足20m处才稳稳刹住。

    这个距离让他们两拨人马都能很清楚的通过目力辨识出对方的面容。待确定了来人就是徐仁杰无误之后,黄勇举手打了个响指吩咐道:“把人都给老子押过来!”

    收到指示的手下立刻行动了起来。可跪地长达2个小时之久的老赵等人,下半身早就没了知觉,哪里还能站直得了身子。

    可他们的不作为在手下看来就是在消极抵抗跟他找茬,手下怒不可遏的抬掌就是一顿猛扇,蔫了丫的王强还想反抗两下,可虚弱的四肢根本无力做出任何抵挡。

    “住手!”老徐刚刚下车还没站定就见自己的3位兄弟被当着面凌辱,这让他如何能看的过去。

    他二话没说的就从腰间掏出了手枪指向车内的刘福贵,并高吼道:“黄勇,刘福贵我按要求给你带来了。赶紧放了我的人,否则就别怪老子了。”

    对方有枪这倒是出乎了黄勇的预料,他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两步,但转念一想,自己手上还握有人质,并不需要害怕。

    不过手下要是在继续暴行把对方激怒的话,这可就难保其不会失去理智做出越级的事情来。

    “够了,停手!”黄勇右手一抬,沉声命令道。

    对方停下了施暴的拳脚。老徐也同时对着刘福贵发令道:“下车!”

    “刘总!你没事吧!”刘福贵刚一只脚落地,黄勇的关切之语就紧随而至,让人不禁感动。

    不过待前者站定之后,他面色立刻一遍。扭头转向老徐质问道:“md,姓徐的,当老子说话是放屁是吧。你们把我们刘总怎么了?他这腿……”

    “黄勇!”刘福贵一出声便止住了黄勇继续的话语,他一瘸一拐的上前了两步。指着包扎的伤退道:“你问我这腿是怎么了?我怎么不问问你身后的姚如意啊?我想知道你们跑到别墅来和我会面,就是用枪来问候我的吗?想干什么?要我的命吗?黄勇。我待你不薄,就算你真的和赫雷同流合污了,我也不怪你,只是我替你可惜,和那样的人混在一起,那你迟早要后悔的。另外老徐的人和这事无关,你们要是针对我就冲我来好了,放了他们这些无辜的人。”

    刘福贵突如其来的质问把黄勇弄的愣在了原地,这是前者有意而为之的,自打被赫雷背叛之后,他就对所属部下都抱有戒心。

    虽说黄勇说的好听是为了救他,但谁又能保证他不是和赫雷一样,是想弄到他的向上人头呢。

    所以他才决定先发制人,就要要打黄勇一个措手不及,看他有何样的反应,已好判断他究竟是诚心搭救还是别有用心。

    “黄……黄总,你误会了,我当时开枪,根……根本就……”

    “闭嘴吧你,把刘总弄成这样还tmd好意思说。”黄勇拿眼一瞪,本来还想做解释的姚如意彻底哑了火:

    “刘总,误会这真tmd是个误会,姚如意那小子之前是拼死救了刘总的,也得亏与他和另两个兄弟的出现,我才在混乱中得以逃脱,至于前晚的事情刘总你真的想错了,我们原本是按你指示前往别墅和你汇合的,但姚如意见你被姓徐的挟持了,再加上楼上有人朝他射箭,紧张之余就tmd开枪了,没相当该死的没死,却打伤了刘总你。”

    “哦?误会?你知道什么是误会吗?”刘福贵的态度依旧不温不火,但聊聊几字迸发出的气势却是让人不由的畏惧:“徐连长在危难之中不顾可能给别墅带来危险收留了我和云鹏,你们倒好,去了别人的地盘二话不说,上来就放两枪,黄勇你好歹也跟了我这么多年了,做事有你么做的吗?长嘴是做什么用的?不是光用来吃的,你们不明白情况不会问啊!”

    “没有,刘总,我们当时真的以为……”

    “别在这里说那些没用的废话,你看你们做的好事!”刘福贵指着被黄勇等人勒押在地的老赵等人,声音颤抖道:“我难道话没说清楚吗?我说了等我到现场把事情说清楚,可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你们叫我怎么和徐连长交代?啊?”

    “这个……”

    “还不给他们松绑!”

    没等黄勇发话,手下和姚如意二人忙不迭的给老赵他们松绑,那速度当真是快如闪电,等黄勇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重复命令时,前者的腕上哪里还有什么绑缚的绳。

    “扶三位上押运车!”

    “等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