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半道遭劫(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九十八章 半道遭劫(十)

    黄勇出人意料的叫停了身后二人的动作,迎着刘福贵厉色的眼神,他做出了解释:“抱歉刘总,兄弟们拼死拼活就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所以除非徐连长他先放人,否则其他一切免谈。∈♀,”

    “黄勇!你非要让我刘某人颜面扫地吗?”刘福贵现在实在是有些为难,看的出黄勇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坚持己见,现在要想他再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办恐怕是件不太现实的事情。

    可自己总不能开口让徐仁杰放了他吧,这样一来好不容易把一些事情解释清楚,又会因此而陷入僵局。

    这不黄勇没有回答,而是直勾勾的盯着老徐,看他如何反应。

    后者亦是如此,毫无让步的动静,同样不偏不倚的与其对视,那架势似乎是双方都想通过此种方式喝退对方似的。

    刚刚平息几分的场上气氛,愈发变的火药味浓重起来。

    这该怎么办呢,刘福贵难得的觉得如此无力,就当进退维谷的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徐,老徐……”

    寻声而去,众人的目光全都移向了跪地不起的唐小权身上。

    “给刘总松绑吧,这是误会,天大的误会。”

    “我……我了去!权子,你是跪糊涂了吧!”

    “小王,少说两句!听小唐的安排!”

    “你们……”

    “徐连长,听见没?这是你自己的人叫你给刘总松绑的,你要是没听见,我可以让他到前面来给你说仔细点。”黄勇拿手指向唐小权所在方向,意思让他自己看着办。

    老徐面无表情的瞧了黄勇一眼,随后便将目光移到了唐小权身上。后者由于2个小时的跪地折磨,早就被弄的不成了个人样,可即便如此他还是硬挺着虚弱的身子努力的摇头,示意老徐不要过激。

    经过这一连串的对话,老徐也看出了之前的枪击事件是个误会,不过安全起见他还是不敢妄作定论。

    毕竟过去的几个小时内刘福贵手里是握有手台的。他完全有可能利用这个机会和黄勇等人沟通好托辞。

    但是唐小权此时的授意,打消了他的顾虑,他相信这个年轻人一定有他的打算,自己只要尽力配合就好。

    三下五除二的给刘福贵松了绑,老徐把绳子朝地上一扔道:“刘福贵我放了,你的承诺呢?”

    “啪啪!“黄勇连拍两下掌:”把人带上来!“

    “是,黄哥!“手下就在等黄勇这句话,他被夹在刘黄二人之间颇为难做。只是老赵他们哪里那么容易就能带上前来。

    看着手下的窘样,黄勇那真叫一个火冒三丈。刘福贵一看现场这状况,心道不好。

    老赵三人肯定是冻坏了起不来,他担心刚刚缓和的谈判会因此再次陷入僵局,赶忙建议道:“徐连长,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把押运车开过去,抬老赵他们上车?”

    老徐面色相当难看,他没有理会刘福贵的问话,而是闷声不吭的返回了车里。

    一阵引擎声过后。押运车被开到了老赵三人跪地的跟前,还没等老徐下车。刘福贵就立刻沉声下令道:“还不赶快把人家抬上车!”

    “是是是。刘总!”

    “轻点,慢点,别伤着人家了。”

    “刘总,你的腿伤没事吧?”黄勇乘着搬抬人员的缝隙,凑近刘福贵身边,关切的问道。

    后者正在气头上。哪里会给他好脸色看,直接脸一扭回了句:“等回别墅后再说!”

    “回别墅?刘总?还回别墅?”黄勇话一出口,便想明白了,刘福贵回去不外乎就是为了他那个宝贝儿子,想想自己之前交换人质未提刘云鹏。为的就是摆脱想让自己的老大甩掉这个包袱。

    毕竟他们现在不比以往,经此变故后,可以说彻底回到了一穷二白的境地。

    而黄勇之所以费这么大周章想救刘福贵出来,究其原因就是他相信,只要跟着后者混,以后者的能力,有朝一日一定能够重新夺回他所失去的东西,并立足于乱世。

    所以为了能让后者撒开了拳脚,毫无顾忌的带着他们大干一场,就必须斩去所有束缚他的枷锁,刘云鹏便是其中最重要也是摆在第一位要剔除的镣铐。

    刘福贵哪里想的到黄勇脑子里这么多的花花肠子,不过从其面色他还是看出了对方的疑虑,所以虽然心理火大的很。

    但这帮手下好歹也是冒死救过自己的人,而且也是目前他仅存的可用力量,必须给他们个合理的解释,以防止他们改变注意,拒绝与自己同行:

    “这两天我在别墅和老徐他们沟通过,他们之前所说的杨步伟那伙人就是春修的手下,而赫雷同样也是跟了后者,所以我们双方有共同的敌人。而且现在的我们势单力薄,必须借助他们的力量才有可能对付春赫两股联合力量,懂了吗?”

    刘福贵的解释相当的简单,而且为了避免被老徐等人听见其讨论的内容,他的语调相当的低沉,但即便如此,黄勇依然听的真切。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的判断有误,老大并非是单单为了自己的儿子而返回别墅,而且照他这么一分析,前去别墅的利绝对大于弊。

    至少从目前而言,有了别墅这个落脚点便可省去他们再行解决吃住的麻烦,只是自己之前的种种做法如何还能让别墅方接纳自己,黄勇郁闷的抓了抓脑袋:“刘总,话是没错,不过我恐怕这次是没法与你随行了吧。”

    刘福贵当然明白黄勇在担心什么,对此他也没什么好的对策,不过对于黄勇这个得力干将,让他就这么离开,对自己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所以他违心的打着保票对其低声道:“放心,没事的,只要你咬定这一切是个误会,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记住一点,我们和他们现在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他们也需要靠我们的力量去对付随时可能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袭击。所以你之后表现的亲善点,问题不大。明白了吗?”

    黄勇不太确定的点点头,并及时的将其付诸于了行动:“喂,你们tmd扶的时候注点意,别把几位兄弟给弄伤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