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半道遭劫(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零一章 半道遭劫(十三)

    “老林啊,你看看这都几点了,连长他还没回来,手台联系也毫无音讯,你觉得这正常吗?”雷瞳双手伏在圆桌上,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是啊,连长又是和刘福贵那家伙一起出去的,当时我就感到奇怪,砍树不带咱们自己兄弟,带那刘福贵去做什么啊?”华表也皱着眉头,两眼紧盯老林,事情的发展让他不得不对连长今早的举动产生怀疑。

    章志才则更加直白,开门见山的道:“事关连长性命,老林就请批准我们出去搜寻吧。”

    望着眼前咄咄逼人的三人,林俊夫发自内心的无奈,这已经是他们3个一个小时内第三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了,前两次他都已种种借口回绝了3人外出的请求,可现在……

    “各位,大家的心情我都能理解,我也和大家一样,有些问题我可以和大家解释下,老徐他带刘福贵出去,目的非是为了砍树这么简单,说白了他就是想找个清静点的地方,私下里和刘福贵好好谈谈,就一些敏感的话题与对方交涉清楚。我想你们也对刘福贵为何沦落到这么惨的境地好奇吧,可这种事人家如何能在大庭广众下说出来呢?这不是为难人家嘛。所以老徐才想到这个办法。至于手台的事情,我想很大可能是老徐不想被打扰,被丢在车上了。”为了做这席解释老林可谓是绞尽了脑汁,可是话闭后还是显得那么苍白。

    “砰!”雷瞳出人意料的将手台重重的朝桌上一放,重击的声响不难看出他对老林不作为的不悦:“老林,你说连长他不回复手台。可能是不想被打扰所以丢在了车上没注意到。好吧,就算你说的是对的。可是你自己看看时间现在从他离开都几个小时过去了?有什么事情需要谈那么久,有什么数要砍几个小时?“

    “是啊。以连长的性格,也不可能做出不随身携带手台的事情来啊,这不是10几20分钟的事情,他可是整整几个小时没任何消息回来,也没任何回复了哦!”

    “老林,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你还在等什么?批准我们出去吧。“

    批还是不批,老林觉得这已经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了的,看雷瞳几人坚持的态度,他便意识到人家过来征询自己意见已算是相当给面子了。

    自己若是在找藉口拒绝,那当真是自讨没趣。

    不过就这么放任雷瞳他们离去的话。不仅对处理事情毫无帮助,还可能将几人陷入危险之中。

    毕竟他们不知道事实的原委。而自己这个时候更不可能道出事实,那样只会将事情弄的更加复杂。

    “老林,下命令吧,别犹豫了。”几乎同时,华表,雷瞳,章志才异口同声的要求道。

    被架在高处无法下来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老林苦恼的扫了几人一眼:“这个……再等……”

    “老林。我是老徐啊,收到请速回话!完毕!”

    “我的个亲娘唉!”在这个进退维谷之际,能听到老徐那熟悉的声音,老林激动的差点没喊出声来。

    他用几乎颤抖的手抓起手台赶忙问道:“我……我是老林。你那边树砍的怎么样了?怎么搞这么久?弟兄们都着急死了啊!完毕!”

    老林说了一大通,暗示之意非常明显,老徐立刻从其说话的口气中听出了些许门道。

    对方的身边肯定是有外人在。这便意味着他不能说大白话,而必须以做戏的方式把该说的事情表述给对方:“哦。别提了,说了你估计都不信。这趟出来可是邪了门了,不仅遇上了老赵他们,还碰到了黄勇!”

    “黄勇?”老林的惊叫着实把老徐给吓了一跳,后者心底不住的暗道这个老林实在太会演戏了,相信任谁都不会想到这个家伙早就知道整件事情的个中缘由:“你说你们碰到黄勇了?完毕!”

    “呵呵,是啊!想不到吧!”老徐摆着一副很轻松的口气,他就是要在到达别墅前尽可能的消除众人的敌对情绪:“还有你更想不到的,你猜和黄勇随行的还有谁吗?完毕!”

    老林故作莫名的看了看身前的华表等人,他是在征询几人是否能够回答老徐的问题,可是3人呢,皆是震惊到圆瞪着双眼就跟见了鬼似的。

    雷瞳更是拿眼上挑了两下,意在催促老林别墨迹了,赶紧追问。后者一脸严肃的点点头:“老徐,是谁啊?完毕!”

    “姚如意!”

    “啊!什么,姚如意,那家伙不是要杀……”

    “杀刘总是吧!”

    “是啊!你们怎么会和他……”

    “呵呵,都是误会,从头到尾就是个天大的误会啊!”

    “误会?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唉,这个说来就话长了,电话里一两句也讲不清楚,等我回来在慢慢给你详述好了,完毕!”

    “你们现在在哪?啥时候返程呢?完毕!”

    “已经在路上了,估计在半个小时的路就能到别墅了,你这样,让尉泱辛苦下,今天多备点菜,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啊。

    另外再告诉你个好消息吧,老赵他们带了物资补给回来,咱们又能撑一段时间了。完毕!”

    “那真是太好了,行了,那我这边就不多说了,你们路上注意安全,等待会见面了在详谈,你可得和我好好讲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完毕!”

    徐林二人一唱一和把这台戏唱的那叫一个有声有色,旁听的雷瞳三人根本就觉察出有丝毫的破绽。

    老林将手台轻轻的放回桌上,别看他刚才表现的似乎游刃有余,实则心理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生怕自己在和老徐的配合中出现什么疵露,现在这件事情能够得以这样暂时终结,也算是让老林长出了一口气,要是老徐这通电话再迟来一点,他恐怕是真的拦不住华表等人外出的念头了。

    “好了,大家现在都可以放心了吧,都去各自岗位上忙去吧,我也得赶紧让尉泱去张罗下饭菜咯,今天大餐,大家倒是候可都要多吃点哈!呵呵!”老林眉开眼笑的扶着华表等人的肩背就朝可定外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