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罗保春的回忆(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零五章 罗保春的回忆(一)

    “来,小罗请坐吧。←,”

    影音放映室里,老徐,唐小权端坐其间,老林则笑着拉开椅凳示意刚刚被他叫上楼来的罗保春坐下。

    “喝点热茶吧!”老徐适时的将早已备好的茶水推至前者身前,罗保春有些莫名的环顾着3人,略带紧张的问道:“不知道几位找我有什么事吗?”

    罗保春的警惕老徐看在眼里,他的故事王忠瑜和温泉鑫已经大致和他说过,所以对其有此反应他倒是相当能够理解。

    毕竟这事末日,你永远不可能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灾祸,任何闪失都可能丢掉自己的性命,更不要说独自一人新入到一个小型的幸存者团队中,闹不好就会因为某句不当言论给自己带来杀生之祸。

    为了减轻罗保春的顾虑,老徐没有直奔主题,而是选择了旁敲侧击的方式:“哦,小罗,你千万别紧张,找你来,没啥特别的事,就是随便和你聊聊,你千万别拘谨啊,呐,你也看到了,咱们这个小团队都是这逃亡求生路上聚到一起的,早先大家伙也全都不认识,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嘛,相聚是缘,所以我代表大家伙欢迎你的到来,同时也希望你能尽早的融入到这个大家庭中。”

    “谢谢,说实话,我这条命得亏了王忠瑜和温泉鑫两位兄弟出手相救,要不然将来能不能有个全尸都是个未知数,现在又有幸加入到你们这个大家庭里来,我真的是……”

    老林把手一抬:“罗兄。啥也不用说了,来了既是兄弟。另外关于你的住宿问题,这个温泉鑫非吵嚷着要和你住一屋。这不正好称这个机会和你商量下,你看行不行?要是习惯一个人住,我这边再调一个单间给你。”

    “不用,我就跟温兄住好了,唉,说实话,咱以前走南闯北的拉送货,哪里都能睡,没啥讲究的。只要项兄不闲咱太胖占地方就成。呵呵。”罗保春还特意的摸了摸自己浑圆的肚子,弄的在场的三人皆是相视而笑。

    “那成,这事就这么定了,回头我让人给你安排下生活用品,倒是要是缺啥尽管和我们提,千万别见外。”

    老徐在一旁点点头:“不过小罗啊,我可得提醒你一句,这个温泉鑫晚上的呼噜那可是惊天动地的哦。”

    “老徐你那都说轻了,他那可不是惊天动地。那简直就是要把楼底给拆了哦。”老林无奈的摇摇头,不幸的,他房间的上面恰巧是温泉鑫的卧室,更不幸的是。他因为经常需要起夜查房,所以他对温泉鑫的半夜惊魂那绝对是深有体会。

    “不打紧!”罗保春肥硕的脸上堆起一丝笑意,两只小眼眯着一条缝呵呵笑道:“我就怕到时候温兄会闲我呼噜响。不满你们说平常和朋友外出跑货,我都是让他们先睡成死猪样后才敢睡。就这样他们还抱怨我吵他们。”

    老林的脸瞬间就绿了,我的妈一个温泉鑫就够他喝一壶的了。现在又多个罗保春,这是摆明了让他过美国人的时间啊。老林在考虑自己是不是要换一个房间,否者未来的日子还能睡上个安稳觉嘛。

    “呵呵!那个……”一直未开口的唐小权突然间插话道:“小罗啊,我听项子说你获救之前正准备赶去某个避难所,关于这件事情你方便和我们说一说吗?”

    唐小权此言一出,影音放映室的气氛立刻变的凝重起来,原本还笑意满庞的老徐,同样一本正紧的盯着罗保春道:“小罗我知道可能这个时候问你这些事情不合适,但是事出紧急,你有所不知,我们目前正被一伙歹徒威胁,这帮家伙武装力量很强,人数也众多。所以我们考虑硬抗不是长久之计,必须得找一个新的可靠的地方投靠,如果你说的那个地方合适,我们打算驱车前往查探一下。”

    “这个我倒是没什么,只是这个避难所我也是从别人口述中得知的,是否靠谱我也不敢肯定。”罗保春嘴上说的轻松,不在意此事,可落寞的神情却是出卖了他。

    老林理解的起身步至其身旁,往罗保春的茶碗了加了点热水,和颜悦色的道:“没关系小罗,你不要有包袱,对这个事我们心理有底,成不成另说。主要是我们目前面对的敌人实力太强大,所以只要你说的有点眉目,我们都打算去碰碰运气。”

    刘木华这番话说的明显的托大,事实上以别墅目前的人力来说,除非有9成的把握,否则他们都绝对不可能冒着削弱己方力量的事实派出外出小队去那个所谓的避难所碰运气。

    不过他这番说法倒是从心理上给罗保春减轻了很大的负担,不管怎么说后者都是初来此地,如果说自己所提及的这个避难所,众人都抱有极高的期望的话,那一旦最终的结果确让他们大所望,那自己在此地的生活想来不会好到哪里去。

    罗保春的想法的确有些小肚鸡肠,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毕竟他与别墅众人还不是很熟识,并不了解他们的脾性,有此想法也实属情理之中。

    “那成,不过这个事情吧,说来实在是有些不着调,和我说这事的人应该是在末世后大概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投奔到我们那的,而且他也是听别人说的,至于说这个情况的人其实也是某天无意中打开随声广播所听到的。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有些绕,所以我说你们别报太大希望,坦白讲我去那也是实属无奈,和你们一样,我那也遇到劫匪敛财,而且……唉,不提也罢。”

    罗保春的欲言又止显然激起了唐小权的兴趣,对方刚才虽然聊聊数语,但他还是抽丝剥茧的抓到了几个关键词,“投奔”,”我们那”,“劫匪”,“敛财”尤其是其最后那声不甘心又略点凄凉的叹气。仅凭这些唐小权便在脑海里勾勒出了一个关于罗保春过往生活的大概。

    此人应该在末世后生活在一个小团队中,而且这个团队还不时的接纳外来人员,最为重要的从其口气中不难听出,劫匪敛财这件事应当是持续了蛮长时间。

    既是如此便能反应出,他们这个团队的物资供给肯定差不了。而且也一定具有相应的防卫力量,否则那帮劫匪为何把一锅端了他们,而进行持久战呢。

    难道眼前这个胖子冒着风险离开驻地,仅仅是因为劫匪劫掠吗?

    对此唐小权觉得好奇,他的直觉告诉他,整件事情肯定还有隐情,要不然一个正常人为何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这么随便的就离开自己的驻地。

    何况从对方的话语中不能听出,他们的防卫力量应该是足够与匪徒抗衡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