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罗保春的回忆(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零六章 罗保春的回忆(二)

    “小罗啊,述我冒昧啊,听你的话,我觉得你之前的一段时间应该是生活在一个物资供应还算完备并且生命安全有所保障的地方呀,如果我推断没错的话,那你为何要放弃那样安稳的日子不过,却冒着这么大风险去那个在你自己看来都不切合实际的避难所呢?这些都是我的臆测哈,若是不对,千万别往心理去。呵呵”唐小权故作尴尬的笑了笑,但两眼缺是死死的盯着身前的罗保春,生怕错过了什么。

    唐小权的这通话,着实让罗保春吃了一惊,要不是今天是头一次与对方相见,他颇为不可思议的回道:“兄弟你的判断力真的很厉害啊,你的推断基本上是**不离十了。”

    “呵呵,小罗,等你和小唐接触时间长了以后,就会发现,他的智商可绝不仅是这些哦。”老林不忘借机调节气氛。

    短短几分钟的谈话,让老林对这个看上去胖乎乎的年轻人有了些许了解,而对方还算坦诚的性格更是为他在老林心中的地位赢得了加码。

    “是啊,小罗,你究竟是为什么要离开驻地呢?”老徐也被唐小权的问话勾起了兴趣,准确的说他现在更为关心对方的过往,毕竟他是这个团队的领军者,肩上的肩负着团队众人的性命安危,所以对他而言罗保春终究是个新人,∷,..无论温泉鑫和此人如何谈的来,在他眼里,未搞清楚对方来路之前都是不安定因素,何况现在经唐小权这么一问,更是让老徐下意识的警觉起来。

    对于老徐的追问,当事人的罗保春倒是显得异常的镇定,他依旧保持着那肥嘟憨厚的笑脸,坦诚的回道:“要是说起我走这趟远门的缘由。那就得费些口舌了。其实都是些橙皮烂谷子的事,估计各位或多或少在末世里也都经历过,所以说说我倒是无所谓,就怕各位听了烦闷,耽搁了大家的时间。”

    唐小权干脆的坐正身子,伸手摆了个请子示意道:“小罗。你就说吧,我这两天正觉得无聊,现在若是能听听你的刺激求生之路那可真是妙事一桩啊!”

    “啊呀,我那哪里是啥刺激的求生之路哦,不堪回首啊!”罗保春又是一声长叹,随后便陷入了沉寂,似乎在经过一段回忆及组织之后,他终于打开话匣,开始与众人讲述自己历史近5个月的经历。

    “记得那天我是去加油站加油。唉,也不知道你们可记得,末日爆发那天恰巧是宣布油价上涨的前一天,所以为了能省上那百来块的油钱,我一早就驾着卡车去到了加油站排队,希望能赶在零时涨价前把油箱给加满。说真的,那帮卖油的也忒tmd不是东西了,明知道老百姓振点钱不容易。还在那个节骨眼搞限购。之后的事我就不多详述哦,总之这该死的末日爆发了。满街都是他娘的发疯的怪物。好在咱这油站地处城市外围,人口基数不算太大,不然想想自己那个时候就再多给几条命,也很难活下来哦。”罗保春的面色很难看,显然当时的一些惨剧让他记忆犹新,所以即便过去很久。一经提起还是让他心惊胆战。

    “当时我们加油的一帮司机,就觉得情况不对,好在里面有明白人,第一时间就阻止大家把加油站的大门给关闭了,也多亏这个人的及时果断。要不是他的冷静处置,我们当时在加油站的那波人,根本就没可能活过爆发初期。”

    是的,对于爆发初期的恐怕场景在场的每个人都印象深刻,而且毫不客气的讲,爆发初期所死的人要远大于后期的总数。

    因为那个时候的人们完全出于一种茫然无知的恐惧状态,大家根本连自己面对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如何还能去谈所谓的逃生。

    “靠着加油站里的小卖店,我们20来个司机,再加上7名加油站的工作人员,总共27人,就这么战战兢兢的活过了头两个星期。可是尽管安然无恙的侥幸得活,我们当时没有哪个能高兴的起来,因为这段时间大家见到了太多血腥恐怖的事情,大家成天都傻乎乎的,要不发呆,要不就睡觉,行同走肉。而且都2个星期过去了,我们根本就看不到任何救援队伍,也再没有见到过活人,这让我们大家一度失去了生存下去的希望。直到之前我所提到的那个在关键时刻冷静下达关门时令的老马被我们推举为头头之后这一切才有所改观。在他的带领下,大家伙开始重新燃起了斗志,从利用车加固加油站的防线,再到规划食品供给等等,一条条的举措在大家的商讨下被颁布出来,说实话那个时候的加油站人人都很忙绿,大家齐心协力,每天过的还算充实。可是这样的日子并没坚持多久,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性格之前的差异和矛盾也就渐渐显露了出来,单调无聊的生活,也很容易滋生人们的懒惰情绪,你们知道的,尤其还tmd是在末世这样无所事事的日子里,很快就有人对老马的食品供给制度提出了不满和质疑,他们觉得那完全是无意义之举,但老马这个人倒还真的是挺强势的,40来岁的人,身强体壮,又是个练家子,所以但凡有意义的人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搁。在之后我们便陆陆续续的接收了不少逃难来的幸存者,矛盾的激化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老马他对于接受新人,没有做什么规划,可以说来者不惧,这就导致了鱼龙混杂,而且原本还算宽裕的物资储备,也因为新人的加入开始变的紧张,我想到这几位也应该能想的出继续下去会发生什么了吧。”

    “拉帮结派?我估计肯定有人你想弄个队伍和那个老马对抗,把他拉下来吧。”唐小权一直是相当仔细的在聆听罗保春的讲述,所以后者刚一提及问题,他便给出了自己的想法。

    “没错,小唐,你的想法很准确。”后者很肯定的点点头:“的确有人想推翻老马,而且还不止一人,只是老马人虽然凶狠,但总体为人还是相当不错的,除却那几个刺头之外,他和大多数人都还算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那你呢,小罗,你那时候和这个老马的关系如何?你对他的看法又如何呢?”老徐觉得要想了解这个胖子的品性和心态,这个时候提问无疑是最好的时机了。

    罗保春未做思考直接答道:“事实上我对老马的做法一直都没什么看法,我觉得他的决断和举措在当时来说都是非常正确的,至于我和他的关系嘛,坦白讲那个时候并没有什么交际,直到后来的某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