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罗保春的回忆(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零七章 罗保春的回忆(三)

    “我记得那天一大早,我们几个交情不错的兄弟正在加油站的休息室里吹牛,然后就听见在大门外执勤的哥们回来报告说是有车队在朝咱们这里进发。△↗,”

    “这帮人该不会就是那帮劫匪吧。”

    “呵呵,小唐你别急,听我接着说!”罗保春仿佛已经置身于那天的场景中,所以唐小权的突然插话打断了他的思路,重新沉寂了片刻,将记忆的碎片组织完好后,他继续说道:

    “说实话,对于这帮人的到来,我当时还是很激动的。让我想想,那个时候我们应该差不多有1个礼拜没见到或接纳过新的幸存者了吧。你们也知道这年头,消息闭塞,新人的到来就意味着咱们能够了解外面的情况。何况这还是个大车队,我那时天真的相信肯定能从他们哪里淘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不过这次老马去和对方的领队交涉后,却一反常态的要求开会讨论是否同意这帮人进入加油。他的理由倒也说的过去,因为每次被咱们接纳的幸存者在同我们讲述他们一路的逃生遭遇时,都或多或少的提到过路上所见到的烧杀抢掠的行为。所以这次老马直言不讳和我们说,通过刚才的交谈,他觉得这批人不是善茬不能让其进入加油站内。不过,他的提议很快就被人驳斥,至于驳斥他的人不用我说你们也能猜到是哪些。他们数落老马小题大做,没良心。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就在双方为是否让这伙人进或者不进争论不下的时候。负责看门的兄弟们擅自打开了大门。之后的事情……”

    罗保春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们这帮人走南闯北,说实话也是有把好身子骨。而且从人数上也占优,但是人心不齐。加之对方手里的家伙也比咱们强不少,刚开始咱们还能和其对抗下,不过很快就因为那几个混球的带头,大多数人都放弃了抵抗,唉……”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啊,可惜了老马这条汉子!”老徐不由的叹了口气感概道:“那接下来呢?这帮匪徒为何又放了你们?”

    “呵呵!说来不怕你们笑话,他们没杀我们,是因为他们看上了加油站的燃油,所以杀了我们除了会造成丧尸袭击外。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而留下咱们则可以负责帮他们看油库。“

    “他们就不担心你们逃跑吗?“老林好奇的问道,他可不认为有劫匪会如此善良的认为让被劫掠者做什么,他们就会乖乖的做什么。

    “唉,说实话在当时除了这个落脚点之外,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出去过外面,所以就算让他们开门放咱们出去,恐怕愿意离开的人也没几个,毕竟和那些残暴的丧尸相比。还是窝在这小小的加油站里当看守来的安心。当然这帮劫匪是不可能知道咱们这些人心思的。他们解决我们逃跑的办法也挺简单,那几个混球就是他们的爪牙,通过简单的口头授权,他们几个就tmd自然而然的成了咱们这个幸存者基地的头目。“

    老林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不过对方的这席话却让他对老马的某些决策感到意外,譬如说他们竟然一直窝在别墅里未曾出去过,这种坐吃山空的做法不是等死嘛。老林直言不讳的提出了自己的异议。

    罗保春依然是长叹一口气,不助的摇晃着他那硕大的脑袋道:“老马怎么可能没提。他是最早也是唯一一个意识到要冒险出去搞物资的人,当时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就有很多人反对,大家都认为眼下的危机只是暂时的,政府肯定会很快平息这件事。所以老马没办法,只好带着他亲近的两位兄弟独自上路了,结果……”

    罗保春顿了顿:“回来的只有老马一人,他也没能带回东西,然后那帮混蛋就造谣诬陷老马,说他害死了剩下的两名弟兄,你们说说换谁能受的了这般侮辱。但是老马他却没有丝毫辩驳,默默的承受了这一切。”

    老林清楚的看到罗保春的眼眶都湿润了,他朝唐,徐二人对了下眼色,二人皆是点了点头。

    “小罗,我看要不今天咱们就到这里吧,你喝点水就去休息吧。”林俊夫轻轻的拍了下罗保春的后背,关切的说道。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罗保春,不好意思的抬起红通的小眼,勉励挤出点笑容回道:“不好意思,让各位见笑了,主要是我为老马太不值了,那么好的人……唉!“

    人在做,天在看,老马太过无私正是他最大的缺点,当然这个缺点本身没有错,错就错在他明知道这个团队不适合自己那样的处事方式,却还依旧如此,那就只能怪他太过优柔寡断了。

    唐小权在对老马不公待遇同情的同时,也为其悲哀,如果他是身在自己所待的这个大环境里的话,那境遇肯定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了。

    就在唐小权走神之际,罗保春又前接上言继续开始了他的讲述:“那帮劫匪任命完他们的走狗之后,还tmd搜刮了我们本来就不多的食品物资供应。留下的那一小部分根本就不够咱们这么多人过活。也就自那之后,众人的生活水品直线下降,更为可气的是,他们私底下都将造成这一局面的罪状镶在了老马头上,说就是他当时没有及时阻拦这帮人进入才弄成这样的局面。你们可以想象老马是多么的心灰意冷。老马的权利被架空了,不过威慑还在,那帮走狗虽然气恼他的存在倒也没怎么为难他,顶多私底下叫嚣两句。可是我们这些人可就没老马那么好运了,最大的体现就在食品的分配上,妈的那帮畜生天天给的东西连狗都喂不饱,让大家伙想跑出去闯一闯的劲头都没有了。不仅如此,他们还对新来的幸存者进行搜刮,他们随身携带的东西统统变成了这帮畜生的私有财产,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也都被这帮家伙给糟蹋了。直到这个时候才有人念起老马的好来,只可惜老马他的心以死,根本就懒的在管这些无聊事。”

    “活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这叫自作自受啊!”同样身为肩负着一个团队性命的老徐非常清楚作为一家之主的胆子有多重。

    正所谓酸甜苦辣自知,他对老马后期的不作为表示认同,并且老马要是在这样被人践踏的情况下,还无私的付出的话,那只会让老徐看不起他,说他傻。

    “这帮混蛋这样作威作福,你们就没想过反抗?你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们不成?”唐小权实在想不通罗保春他们怎么如此的窝囊,要是无力对抗倒也罢了,可事实是他们根本就有一拼之力,为何还要这么卑微的或者呢。

    奴性,在他看来这就是中国人千百年来被人压迫欺凌潜意识里的奴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