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再审姚如意(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零九章 再审姚如意(一)

    “你们怎么看?”刚将罗保春送出影音放映室,老徐立刻扭身向屋内的林,唐二人征询意见。⊙,

    “嗯……”林俊夫略微沉思到:“这个罗保春的人品依我看应该没什么问题,至于说提到的那个避难所,我个人认为,不管他靠不靠谱,咱们都该派人去查探一下。”

    老徐点点头,又将话题引向了唐小权:“小唐你呢?有什么看法?”

    “我和老林的看法一致,虽然从小罗的口中无法证实这个避难所确实存在,但是去下还是非常有必要的,反正里咱们这也不太远,去一趟顶多一天时间就到了,万一真的确有其事,那咱们做进一步打算。”

    “好,那这事咱们就这么拍板了,等过了眼下的关口,咱们就着手操办此事。”

    议题结束,没啥事的唐小权起身准备上楼回屋冲个热水澡,去去满身的疲惫,哪知他抬脚还未落步就被同样打算出门的老徐给一把拽住了胳膊。

    “你瞧瞧我这脑子,咋把这事给忘了。”

    见老徐连拍自己的脑袋,唐,林二人皆是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只道是出了什么大事,他俩神情紧张的问道:“怎么了?老徐,出啥事了?”

    “啊!是这样……”老徐感到周身的气氛不太对劲,意识到是自己的言语造成了唐,林二人的紧张,赶紧抬头迎上二人焦切的目光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别紧张,没出啥大事,只是小唐啊。我记得你上回有同我说过,关于那个聚力体育馆避难所的事情。姚如意这小子对您撒了慌,隐瞒了事情的真相。对不对?”

    聚力体育馆,这几个字一经老徐嘴里碰出来,唐小权的神色立刻变的暗淡下来:”是的,他当时的话有很多漏洞,所以我肯定没说实话。”

    唐小权情绪的变化,让老林心下一揪,他不禁对老徐此刻的做法有些埋怨,父母最后一丝线索因这件事而破灭,任谁都知道它对小唐的打击有多大。不过很快他变明白了老徐深层次的用意:“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啊!“

    恍悟的老林激动的似是被老徐传染了似得,也是连续拍打自己的脑壳道:“上次在他们的地盘,姚如意撒谎,咱们不好说什么,但这次不同了啊,小唐啊,这小子现在在咱们手上啊,我们大可以细细盘问他,直到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为止啊!”

    “是的。小唐,这样吧,你这段时间也幸苦了,先回去休息下。反正也不用担心姚如意这小子会跑掉,你养足精神,回头咱们找个时间和他摊牌。看他怎么讲,无论如何这次咱们也得从他嘴里敲出真话来。”

    泛黄的老照片上浸湿了一滴泪珠。这是唐小权仅存的有关父母的东西,他握着这张老照片坐在窗前。已经有10来分钟没有挪动过身子,双眸也不知在何时变的泪水潸然。

    轻轻的放下手中的照片,缓缓的逝去眼角的泪水,模糊的视线开始变的清晰,唐小权抬眼望向远方,眼神锐利,双拳不自觉的攒了起来:“姚如意,这回你别指望能再浑水摸鱼了。”

    仔细的将当时与姚如意交谈的过程回忆了,虽然时间隔了很久,但唐小权依然清楚的记得对方口述中的几处疑点。

    随着圆珠笔头快速的在白纸上移动写划,所有在唐小权看来有疑问的地方全都被他记录了下来,回头等与姚如意再次交涉的时候,相信仅凭这张纸上的内容就能叫他哑口。

    看看桌上的时钟,已然过去了1个小时,唐小权又借着自己脑力旺盛的时机,趁热打铁的将那次前去工厂交易的前前后后,全都在脑中过了个便。

    还真别说,就是这次对整个事件从头到位的细致梳理,让他抓到了一个之前一直疑惑没有搞清的问题。

    “牛立站!”就在刚才回忆的那么一瞬间,唐小权突然对离开工厂时自己在大门处与另一辆将要离开的越野车交汇而过时,自己惊鸿一瞥所见到的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产生了定论。

    没错,那人就是牛立站,唐小权他现在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敢断定那个当时让他心底犯疑的人正是早先他去老家查探父母下落时追逃所遇上的牛立站吗。

    可是牛立站缘何会出现在工厂呢?随着思绪的继续深入,唐小权心底的疑惑也随之越来越大。

    他记起来了,自己最早得知jz有避难所这件的事情,正是这个叫牛立站的家伙告诉自己的。

    难不成这整件事情的前前后后都是工厂方面设的一个局?可是这也不太能够说的过去呀。

    刘福贵如此大气的人,会为了区区几桶汽油,费那么大的劲,设这么大一个局让别墅方面往里面跳,那也未免太过小题大做了吧。

    唐小权立刻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假设,他坚信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笔触随着思绪胡乱的写画着,很快几张白纸就被唐小权填画的满满,如果旁人炸一看定然会觉得这是无聊时打发时间的游戏而已,但其实这些看似凌乱的纸张上所记录的全都是唐小权脑中细微的线索。他正在透着这些线索抽丝剥茧。

    正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15分钟的细致回忆,唐小权又抓到了第二个非常关键的人物,那个当时被黄勇等人领回办公大楼的年轻人。

    唐小权自然不可能知道当日他所见的那人正是回工厂来找雷军的乔山,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其进行辨别确认,因为昨天一整天压抑烦躁的监视工作,让他对这个在仓库里对众人指手画脚的人物太过映像深刻了。

    将几件事一结合,唐小权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下的事实让他不得不做出一个大胆的推论,这些人根本就是刘福贵布局中的棋子。

    牛立站的出现,定是他在听完自己说要去父母老家看看后做出的偶遇安排,姚如意也同样是其为了自圆其之前牛立站所透露的信息而进一步设的圈套。

    可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引离自己离开别墅,以此削弱别墅的防卫力量,已给春修等人有可乘之机?

    事情的扑朔迷离让唐小权大感吃惊,没想到自己今天的这番回忆,尽会抽离出这样一个迷雾般的事件。

    如果自己的判断正确,那别墅众人目前可是处在相当危险的境地,谁都无法预料刘福贵这回又怀揣着怎样的目的,想要干些什么。

    唐小权用力的揉了揉额前发胀的太阳穴,长时间的就坐思考消耗了他大量体力和脑细胞,再加之这昨日的压力,他现在只觉得脑中一片浆糊,无论如何驱使都无法再次运转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