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 刘云鹏反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一十一章 刘云鹏反省

    “黄哥,那个李慧如的事情,是我误会你了,而且因为我的无知,又把大家伙弄成现在这个样,我实在是抱歉啊,请原谅。n∈,”

    黄勇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似短路了般,半天没反应过来,刘云鹏向自己道歉,这个傲慢自大,不可一世的家伙竟然会主动向自己低头认错,他真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听错了。

    黄勇的发愣让诚心悔过的刘云鹏有些难堪,说实在的,对他这个在蜜罐里养大的孩子来说,他这还是头一次为自己犯的过失道歉。

    要知道从小到大,由于有父亲的光环保护,他在dz县可谓是远近闻名的小霸王,谁都知道刘家的这个儿子能耐大,后台硬,千万不能惹。

    所以久而久之在他幼小的心理就埋下了目空一切,唯我独尊的种子。

    直到这次被绑架,差点丢掉性命之后,他才深深意识到事实的残酷。

    至于向黄勇道歉这件事,他也是纠结了许久才下的决心,只是现在的局面是他未曾预料道的,他低着头,局促的揉搓着双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一切刘福贵全都看在眼里,儿子道歉的举动同样出乎他的意料,很显然前者的行为绝非是他授意为之,而是完全出自于儿子的本心,这说明这次工厂的事情的确对自己儿子的影响很大。

    不仅如此,从这一路走来的种种迹象可以看出在此事事发之后,儿子在为人处事方面确实有了些许成长。虽然这些进步仍然很缓慢,但足以让刘福贵欣慰不已,看来还是挫折能够让人成熟啊!他不禁心下感概。

    既然儿子有心认错,那就不能让他的这份勇气和坦诚被冷漠所浇灭。他不动神色的起身走向窗前,背手而立的清咳了两声,算是给发愣中的黄勇提个醒。

    黄勇是何其聪敏的一个人,他又是常年跟在刘福贵身边,对其言行举止早就了如指掌。

    何况虽然他对这个刘云鹏不怎么待见,也不觉得这家伙的道歉能对他们目前的处境有个鸟用。但他终究是老大的儿子,于情于理自己就算应付也得敷衍上两句:“不……少爷啊,你这是哪里的话,你为何要向我们道歉,就算道歉也该是我们这些人道歉才对啊,保护你和刘总是我们的职责和义务,而我们呢?由于失职,差点让少爷你丢了性命,还好小姚他们赶到的及时。否则你和刘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还有何脸面在这世上苟活啊!唉!”

    黄勇捶胸顿足,任谁看了都会被他的真诚所打动,根本不会想到这厮不过是在逢场作戏。

    稚嫩的刘云鹏自然也在齐列,原本他就为自己的过失导致工厂异手而内疚不以,现在黄勇又这般的诚意自责未能保护好他的安全,更是让当时不顾劝阻,执意要求离开工厂的他无地自容。

    “黄哥。你快别这么说了,这事怎么能怨你们呢。都怪我当时不听劝阻,非要出去找李慧如,唉,都被那个该死的雷军利用了啊!我对不起大家啊!”

    “唉,少爷你就别自责了,我们都栽在那赫雷手上了。”黄勇懊恼的摇了摇头。这回他并非是在做戏,而是打心底的气恼和不甘心。

    他和赫雷可以说是同一年加入到刘氏集团的,自打入团之后,二人间的比斗就从未停止过。

    不过一直以来他在各个方面都要略胜赫雷一筹,到了末世更是将后者打压的被近乎权利架空。

    毫不客气的讲。黄勇他自始自终就没看的起过赫雷,他觉得此人只不过就是个莽撞的蛮牛,除了有把子好力气外,智商和白痴无二。

    可偏偏就是这个他黄勇看不上的二货,差点要了这里所有人的小命。这对黄勇来说,无疑不是给了他计响亮的耳光。

    “咦,对了,少爷,李小姐呢?”姚如意抓着脑袋脱口而出的问道,他哪里知道这三个字的人名是眼下几人最不愿提及的词汇。

    这不,当他问完之后,便察觉到了屋内气氛的异样,尤其是黄勇不经意的瞪了他一眼,那锐利的眼神中充满着杀气,吓的姚如意不禁一震,朝后退了一步。

    “死了!她死了!”刘云鹏面若死灰,没有一丝血色,远远看去就像是得了绝症的病患似得,毫无生气。

    黄勇现在恨不能把姚如意一巴掌给扇飞到墙板上,这小子真是他娘的一点规矩都不懂,自己和刘总在场的情况下,何时轮到他来出声讲话了,而且一开偶就tmd点这么大一个炮,简直就是那壶不开提那壶。

    在一联想到这厮之前胡乱开枪折腾的出的误会,黄勇就更加的想动手揍人了。

    黄勇被俘期间就曾见到过李慧如,他胳膊上隐隐作痛的伤口正是那个该死的女人拿刀刺划报复他所留下的杰作。

    这些黄勇他自然不会对旁人说起,就连之后在与姚如意等人相遇被问及此事时,他也仅仅是编篡了一个理由来搪塞对方,他说是自己在逃跑时与春修手下搏斗时不小心被对方刺伤的。

    说白了,他这么做的目的,一来是因为自尊心作祟,毕竟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弄伤终究是不上脸的事情,他可不想因此被人笑话,抬不起头。

    二来也是为了掩饰他与李慧如之间没有瓜葛,否则这事一旦捣捅,难免不会让人怀疑联想李慧如当初的离开与他是否有直接的干系。

    尤其此事刘福贵还一再交待,万万不可泄漏半分。

    现在可好,本以为可以借着这次工厂之劫将李慧如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永远深埋的,哪曾想又被这该死的姚如意给揪出来讨论。

    或许此事刘福贵可以不去在意,但作为主要操办人的黄勇就没法不放在心上,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使他早就明白一个道理,很多时候这个黑锅都是得有人去背的。

    就像老大犯了事杀了人,自己得去顶包一样,李慧如这件事若是曝露,那等待他的还不知道会是怎样一个结果。

    “少爷,你说什么?李小姐死了?怎么会这样?是tmd谁干的!”先发制人,黄勇满脸震惊的将身子朝后一仰,巨大的背靠力压的椅凳发出了一声扎耳的“咔嚓”声。

    刘云鹏形同走肉般的扬起了自己的脑袋,似笑非笑的闷哼了两声,便不再言语。

    黄勇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向了窗口,刚巧刘福贵转身回望,二人四目相交,后者眉头微皱的摇了摇头,示意其不要多言。

    之后就见刘福贵踱步至儿子所坐的床头,缓缓坐了下来,将刘云鹏揽入怀中,一边抚摸后者的背脊,一边道:“云鹏啊,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男子汉大丈夫要学会向前看,永远不要被所谓的儿女情长绊住了自己的脚步,老祖宗无数的历史教训告诉我们红颜祸水,知道吗?这次的事情你应该把他当作一个教训,儿子,你要记住,一个男人只有足够的强大,才能有能力和实力去保护和驾驭女人,否则一切都是扯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