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 再审姚如意(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一十五章 再审姚如意(五)

    “时间太久了,好些个事情我也记得不太清了,不过最初的一个星期,避难所里倒是风平浪静,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大家刚刚从死亡的逃难中安定下来,各自都在调试心情,适应行的环境。可是不知道从何时起体育管理开始传递气一些流言。”

    “流言?什么流言?”姚如意环环相扣的叙事方式,真的很难将他和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人联系起来,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已经成功的吊起来眼前几人的胃口。

    “说是基地莫名的有人口失踪,而且都是发生在夜间。”姚如意特意的停顿了一下,以供老徐他们消化和提问。

    果然,做为部队出身的老徐就觉得这则流言完全是扯谈,除非姚如意说谎,否则一个在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地方,怎么可能会出现失踪人口。

    如果说因为打斗出现死伤倒还能够说的过去,可平白无辜的从一个四面封闭的体育馆内无缘无故的消失,那这不是扯谈还能是什么?

    所以关于此点他不得不再次追问道:”那结果呢,这个流言是真是假?“

    “哼!“姚如意冷哼了一声,干脆道:”真的!“

    “真的?“这回连一直都淡定的唐小权也感到此事的不可思议,1分钟前他还只当这就是个流言,可眼下姚如意如此肯定此事的真实性,让他不由眉头打紧,皱了起来。

    “避难所人很多没错,但是最初的时候也就百来人,所以少个人见不到还是很容易核实的,毕竟大多数人来的时候都是拖儿带女的,不像我就孤家寡人一个。“姚如意落寞的摇了摇头。

    “那部队没有就此事调查吗?“

    “调查?这个我怎么能知道。反正找了几个人去谈话倒是真的。“

    “那最后有结果吗?总不能让这事不了了之了吧。“

    “嗯,贴了布告,结果很简单,说是失踪的人是凿开基地与外界的一处通道偷跑出去的。“

    “扯淡!“老徐大手朝桌上一拍:”这tmd什么逻辑,凿开通道,这可能嘛?部队的人是干什么吃的?“

    望着气呼呼的老徐。姚如意无奈的笑了:“呵呵,徐连长也觉得这事不靠谱是吧,可这就是事实,这就是体育馆上头给出的调查结果。不仅如此,此事结束之后,他们实行了更加严格的管理,收缴了我们几乎所有的工具和刀具,而且还开始抓所谓的从党和嫌疑犯。但是结果,失踪事件却并没有任何改观。几乎隔几天就会有人失踪。“

    “啥?还有?“如果说刚才姚如意所言。老徐他们还能勉强接受的话,那现在……

    “这回部队的解释不会又是有人凿墙出去吧。“

    面对老徐的疑问,姚如意双手一摊苦笑道:“这回倒是没这么说!“

    “那他们如何说的?“

    “呵呵。“姚如意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不是吧,连解释都没有吗?“老林不知为何的将这样的场景与之之前所在戴煞所掌管的体育馆所经历的种种联系了起来。

    “没有,什么也没有,而且因为上次事件多人被抓的缘故,幸存者们对失踪这事都避之不谈。生怕引火上身。“

    “好吧,没有解释。那部队总归得采取点措施来预防吧?“老林不甘心的继续追问。

    “嗯,是采取了,夜间加强了巡逻,但是……“

    “没效果吗?“

    “变本加厉!“姚如意简单的四个字,却说的在场3人心惊不已。

    “这事是不是很蹊跷啊?不过终究没落到我的头上,所以我也只是有些害怕。也并未放在心上。

    直到某天夜里,我准备出去小解,却发现同帐篷的2位兄弟魂不守舍的瘫坐在第,待他们颤抖的和我说完其半小时前的所见所闻之后,我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

    “发生什么了?你的两位兄弟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唐小权紧张的发问。他感觉到迷雾即将拨开,事情的真相也即将揭晓。

    “他俩原本也是起夜去上厕所的,可是途至半道,却发现黑暗中身着部队服装的几个人影拖着一个白色的大麻袋,快速的朝球员休息室走去,重要的是他们看到大麻袋里有东西在剧烈的挣扎,他俩怀疑可能是人。之后黑影似乎是察觉到了他们的动静,大喝了一声“谁!”,见没反应后,便有匆匆的赶路了。“

    姚如意的这席话一经结束,唐小权便敏感的将此事与之前的失踪人口联系到了一起,只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敢下此定论,因为一旦此番推论成真的话,那就意味着自己的双亲可能正处在巨大的危险之中。

    不过希望虽好,现实却很残酷,姚如意未做停顿的继续说道:“听了两位兄弟的话,我就意识到失踪的人闹不好就是部队本身所为,再联想先前他们对此事敷衍的处理态度,我就愈发坚信此点。可是知道归知道,我们现在就是有心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是绝无可能的事情,别说是这四周高耸的城墙我们几个无法穿越,光是事发之后加强的层层守卫就更是让我们无可奈何。逃跑显然是不可能的了,不过庆幸的是我们几个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所以帐子里的7位兄弟一合计,此事暂时不要声张,还和平常一样,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不过我们的想法显然是太过天真了,仅仅过了1天,我的那两位兄弟就被部队的人传唤了去,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们帐篷里剩下的几个弟兄就惶惶不可终日,大家连帐子都不敢出,就担心哪天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这样心惊胆颤忧虑的日子持续了大概有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吧,或许是部队的人没有从我的两位兄弟嘴里翘出什么,他们之后也未再派人来帐篷抓人。可我们几人的精神状态却真的是快要崩溃了,我们那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离开这个该死的体育馆。”姚如意懈怠的双肩向下一耷拉,虽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依然可以从其神态表现看出此事对他的影响之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