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 元旦-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一十七章 元旦

    三天后,元月一日,中国的节日,同样也是世界上多数国家通称的“新年”,是一年开始的第一天。

    难得晴朗的天空上泛着丝丝红霞,久违的阳光透过寒气编织的迷雾给这片霜雪弥漫的大地带来了暖暖的生机。

    别墅的幸存者们大都早早的起来聚集在庭院里,享受着这难得的冬日阳光。

    老赵将一只木制圆桌在庭院的中央支展开来,正在和罗保春捞着咳的温泉鑫见状,好奇的凑上前招呼道:“嘿,老赵,早啊,你这是要干嘛?”

    老赵这边正愁没人帮忙干活,见温泉鑫自动送上门来,他岂有不用之理,乐不可支的从羽绒服的插袋里拽出塑料保鲜膜,他抽出一头递交到前者的手上道:“来的正好,和我一起把这个铺桌上吧。”

    没有丝毫准备的温泉鑫就这么被抓了壮丁,或许是阳关的暖意使得他的思维变的迟钝,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配合起了老赵的工作,他俩一接连铺了3层,直到将整个木桌表面全都铺满后老赵才拍手喊停。

    “唉,不,老赵,你还告诉我你这到底是唱的哪出戏呢?

    “小温,今天要唱的戏就是这个。”

    尉泱身着淡粉色的棉布围裙,轻快的从别墅里走了出来,她的-c,..手上端着一个不锈钢菜盆,待她将菜盆朝至于庭院中央的木桌上一搁后,温泉鑫赶紧伸头确认道:“面!”

    “呵呵,对啊,这是小王昨晚就和好的,怎么样小温,醒发的还不错吧!”对于80后的一代孩子来说,会做面食的已经不是太多了。尤其还是像小王这样生在南方长在南方的年轻人。

    温泉鑫仔细端详了一番,毫不吝啬的竖起大拇指赞叹道:“不错,小王,好手艺啊。但是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

    “包饺子啊!”

    包饺子温泉鑫倒不觉的奇怪,毕竟和面无非就是干这些活的,可是你包饺子就包饺子。为何要弄张桌子跑到庭院来包,是看这里人多,打算展示下手艺吗?带着心理的疑问,温泉鑫开口问道:“这包饺子干嘛不在客厅包,跑这里干嘛?”

    “呵呵,我问你今天什么日子?”尉泱一边问,一边将一次性手套带在了手上。

    说实话,末世里浑浑噩噩,不似过往那般循规蹈矩。每天要上班干活,所以现在很少有人会刻意的去记什么日期年月,对眼下的幸存者来说过一天就是赚一天,保不齐哪天就去上帝那里报道去了,所以与其浪费脑子去记那些没用的东西,还不如蒙头睡上一觉来的实际。

    毕竟消耗脑细胞就等于在消耗自身的体力,而这个世道最珍贵的莫过于就是物资了,所以如此性价比低下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

    “今天是元旦!”见温泉鑫哭着个脸仰头思索了半天也没个答案。在他一旁而立的罗保春干脆替他做了回复。

    “哦,对哦。不说我都忘了,今个是元旦。不过这元旦跟你搞这……有关系?”温泉鑫还是一副不理解的表情指着木桌道。

    “元旦要吃饺子,元旦同样也要大家团团圆圆嘛,那这个饺子只有大家一起动手包出来的,吃起来才有意义嘛。”说罢,尉泱就拿出一沓子一次性手套交到了温泉鑫的手里:“小温同志。招呼大家的任务我可就摆脱你了,我进屋去端饺馅去。”

    “唉……不……”

    “好好干,我去给小王搭把手!”老赵见温泉鑫将目光望向了自己,他赶忙拍了下对方的肩膀,鼓励了句。变闪身消失不见。

    “我……”望着手里的一次性手套,温泉鑫无奈的摇头憨笑了两声。

    很快原本还安静的别墅庭院就变成了众人的嬉笑忙碌的场所,兴奋之余温泉鑫还不忘调侃两下王,唐二人的杰作:“啊哟我的妈耶,我说啥来着。尉泱啊,这个包饺子的活就不是谁都能干的嘛,你瞅瞅有些人包的,那玩意还有点饺子型不?就这先天不足的玩意,回头那你咋下锅哦,同志们我有预感,今个大家伙估计能喝上白煮面肉圆子汤。”

    “白煮面肉圆子汤……哈哈哈哈!”王忠瑜是越琢磨这几个字,越觉得精辟好笑,在他放肆笑声的影响下,其他人也终于忍耐不住,跟随着大笑起来。

    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大家伙笑的乐不可支,开心之际,可唐小权和王强两人却是尴尬不以,虽然温泉鑫没有点名道姓的指出他话说所涉及的人物是谁,但望着出自自己手里的畸形之作,他俩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行了,小温,快别这么说了,我们今天聚一起包饺子,重要的是感受团聚的气氛嘛,至于包的如何并不重要。”

    唐小权感激的瞄了眼自己的心爱之人,不过尉泱此番言论倒并非是单单为了帮他和王强解围。

    她更多的是一种美好的期望吧,这一路上他们这支幸存者小队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生死存亡,聚散离合。

    她也早已将这里的所有人当成了自己的家人,她很害怕在未来的求生日子里,眼前人会一个个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离开自己。

    所以她非常珍惜现在和大家伙在一起的时间,值此元旦团员之际,把大家伙聚在一起包饺子,她就是单纯的想用这种方式为众人祈祷,希望上苍能够让她和所有的家人能够一直像此刻这般快快乐乐,幸幸福福的生活下去。

    温泉鑫的本意只是想搞搞气氛,并非是要唐王二人难堪,现在给尉泱这么一说,更是让他找到了恶搞的把柄,他阴阳怪气的戳了下身旁的王忠瑜道:“唉,忠瑜,瞧见没啊,啥叫爱,这就叫爱,这还没过门,小两口就紧密的团结在同一条战线上了!”

    “哎呀……小温……你……你别胡说了。”尉泱小脸羞臊的泛起两片红晕,虽然嘴上娇滇的有些不悦,但心理可是乐开了花。

    “小尉,别怕小温大嘴巴,他要是再敢拿你开涮,听我的,扣他伙食,看他还敢乱讲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