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 不能承受之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不能承受之痛

    杨雪口中的“王强”二字一经出口,刘云鹏的脑袋就“嗡”的变成了一片空白,他愚钝的缓缓扭过头:“王……”

    “啊!”没有任何废话,冲近屋内的王强在瞧见刘,扬二人紧密姿势后,立马明白了一切。∑,

    当即发了疯般一个鱼跃扑向了还伏在杨雪身上的刘云鹏,两人因为惯性双双滚落至床下,王强顺势骑在了后者的上方。

    或许是背脊撞击后产生的痛感让恍惚状态的刘云鹏恢复了些许神志,他望着暴怒到要吃了他的王强,惊颤的解释道:“误会……这都是误会,王……王强,不,不是你看到的……那……”

    “去你md!”

    “砰,砰!”王强双拳并用,打的刘云鹏哀嚎连连,子哇乱叫。

    “救命啊,救命啊,别打啦!”

    王强的耳朵此刻根本就听不见任何的声响,数秒前他的所见所闻对他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他的心在那一刻破裂了,暴虐的情绪瞬间充斥着他的全身。

    仇恨的火种驱使着他不停的挥动着自己的拳头,他现在就像一只失去了理智的公牛,身下的刘云鹏就是激怒他的那件红衣,他若是不能把这件红衣彻底撕破,那他将永远活着这股狂躁之中。

    “啊!呃!”刘云鹏死死的护着自己的脑袋,尽管感到双臂几欲碎裂,但他根本不敢移动分毫,他不是没想过反抗,只是其瘦弱的身躯在满腔怒火状态的王强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他除了通过撕心裂肺的吼叫来减轻自己的疼痛之外,只能祈祷早点有人能听到他的呼救来把他身上的这尊煞神给弄走。

    “王强,你快住手!”床上的杨雪终于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了神,她心理很清楚自己和刘云鹏刚才在床上的那一幕在王强看来意味着什么。

    不过现在也她顾不得其他了。如果自己不能阻止后者的继续施暴的话,那照此下去,很有可能会闹出人命来。一旦事态发展到死人的地步,她不敢朝下去想。

    杨雪的呼喊显然没起到多大的作用,王强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的意思,倒是被他压在身下的刘云鹏在听到了杨雪的劝阻身后。似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死命的呼喊求救道:“小雪,快……快去叫人把这只疯狗从我身上挪开。不然我……我就要被打死了。”

    刘云鹏的这席话吼得杨雪心乱如麻,见前男友被人像死猪般的捶打,她心疼了。

    可是让她出去搬救兵,她是万万不能去做的,要知道刚才在她屋里发生的事情,终究是见不得光的。

    说白了,理亏的是她和刘云鹏。虽然她也清楚这事最终是纸包不住火要被真相大白,但现在让她这般出去,她实在没这个勇气和脸面去做。

    “雪雪啊,你还在等什么啊?我tmd快要被打死了啊,快点想点办法啊!”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随着王强力道的不断加大,刘云鹏每承受一次锤击之后,喊话的气息就弱了几分。

    他的吼声的变化。杨雪听的真切,可心痛之余的她束手无策。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杨雪试图通过自己的力量将王强从刘云鹏的身上挪开,可是暴怒状态下的王强岂是她一届女子能撼动的了的。

    万般无奈之下的她,在房间里四下张望了一番,最终将目标锁定在来自己摆放在床头的玻璃杯上。

    “你个混蛋,我叫你停下来啊!”

    “住手!”

    老徐来迟了,他的喝止并没能阻止掉杨雪这满含力量的一击。

    “次啦!”清脆的玻璃破碎声。王强只觉得自己的眉脚凉嗖嗖的,他漠然的伸手摸了一下,拿至眼前一看,是血。

    趁着王强愣神的功夫,刘云鹏如泥鳅一般脱离了前者的束缚,朝后方滑去。

    杨雪望着血流如注的王强。铮铮的说不出话来,她怕了,长这么大,像男孩子般坚强的她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感到了寒意。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王强的咆哮震慑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你……你冲我嚷什么?你……你私闯我的房间经过我的允许了吗?”杨雪强打精神应付着,毕竟这关乎她的脸面,她可不想自己的苟且之事被别人知道,不然往后她还如何在别墅过活。

    王强只觉胸口一阵剧痛,他本能的抬手捂住,吓的老徐三两步冲上前关切的问道;”强子,你没事吧?”

    王强置若罔闻的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杨雪身上,他眼里擎着泪水,伸着红肿的手颤巍巍的指向躲在床边的刘云鹏质问道:“你……你说我私闯你的房间?那……那个混球他想对你做什么?他想要强暴你啊!”

    “你胡说什么,谁说云鹏要强暴我了,你怎么能这样乱扣帽子!“

    刘云鹏知道此事事大,一旦捅破恐怕自己的老爸都难包自己,所以他铁了心的要撇清与此事的关系,他不要脸的撒谎道:“小……小王,我……我知道你不怎么喜欢我,但你……你不能这么侮辱我啊,我和小雪是清白的。“

    “你……你们!”王强胸口起伏犹若鼓风机,最后竟是惨嚎一声“啊!”,随即溢血栽倒在地上。

    “小章!快过来看看,小王这是怎么了。“

    “连长,强子这是气血攻心,在加上失血过多,晕过去了。”小章快速做出诊断,并招呼刚刚感到的雷瞳和胡玉:”赶紧把小王抬到我屋里,我需要马上给他做治疗。”

    “连长,强子这是怎么了?”

    “别问这么多了,赶紧按小章说的做,把强子抬下去治疗!”

    刘福贵一进屋子,就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再扫了一眼屋子后,他心理便对发生了什么有了个大概的推断,自己的宝贝儿子又惹祸了,而且从到场的人物来判断,他所闯下的这次的祸端还绝对不是随便就能应付的过去的。

    他故作镇定的问道:“徐连长,这……这里是怎么了?”(未完待续。。)